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初心:穿越中世纪丹麦当神女

航班穿越了2

  “为何此物会发光?”初庆真被拒绝了请求却丝毫不觉尴尬,依旧靠近初梓儿,哈拉尔国王也靠过来,惊讶地指着初梓儿的手机说:“What is this?It is bright!它会…发光,还有小小黑色方块的,是什么?绛兄,你知道吗?”

  “不知。敢问姑娘手中为何物?”

  “不是说了吗?手机。”初梓儿别开脸,对于这个长着初勉杰的脸却不是初勉杰的人,她实在提不起一丝好感,却又不能真正厌恶。

  “那敢问,手机为何物?”

  这要怎么解释……初梓儿了解了大概哈拉尔的历史,为了省电,把手机关了。

  关机响起的一阵乐铃声把当场的人都吓了个遍,看到他们惊吓又敬畏的神色,她忽然生出一个念头。

  既然解释了他们也不懂,那就不解释。古代的人不都这样嘛,落后的知识水平解释不了大自然,就自己编一堆神话来解释,对大自然的惧怕转化为敬畏。

  干脆就利用他们的愚昧,让他们敬畏自己,那起码能暂时保全性命。

  初梓儿握着手机举高,提高音量对着大殿里的所有人说:“The smart phone holded in my hand was given by the god Odin,when I was treated in Mr Hall.”

  “The god Odin!!!”

  “Mr Hall?!!Really?”

  “Really?My god!!”

  “Goddess?”

  一群大臣炸开了锅,哈拉尔也带着半信半疑的神色审视着初梓儿,初庆真则神色不明地注视着她,看不出在想什么。

  “I am not goddess.Maybe you can call me god officer.”

  “你是神官?”初庆真走到初梓儿旁边微笑着询问。

  初梓儿躲开他的视线,“是又如何?”

  “这位姑娘,真的是吗?是神官?”哈拉尔有些焦急地询问初庆真,迫切地想得到回答。

  但他自己似乎早已确定了那个答案,询问,只是他求得肯定的想法。

  “从天上降落的,果然是奥丁神的宾客,听闻只有军功显著的勇敢战士阵亡才能到达瓦尔大厅,不知此事是否确切?”

  “不错。”

  “那神女此番前来是有什么事?”

  “奉命前来丹麦,体察民情,助你统天下。”

  “真的吗?特地来帮我,谢谢神女。”哈拉尔转身对着下面重新列好队站着的大臣说:“As we all heard,the goddess is a god officer sent by the god Odin,we should follow her command.”

  “神女,请问,现在有什么,我可以做的吗?”哈拉尔恭敬地在初梓儿身前屈膝行礼,其余人亦跟着他行礼。初庆真则神色不明地看着初梓儿,一言不发。

  初梓儿扫视了大殿一圈,说:“现在帮我准备一个房间,把这些行李搬到房间里。”

  “是。”在那群侍女忙里忙外时,初梓儿走出大殿,外面一片金黄色,夕阳在秋风中缓缓落下,两排冬青树绕着宫殿呈八字形展开,常绿的椭圆形小叶在风中摇摇晃晃。

  这里大部分还是未开发的草原,只有除了这座大宫殿,四周只是零星地散落民居,形成小聚落。

  初梓儿回头,身后已站满了以哈拉尔为首的一群人,神色恭敬地等待初梓儿的发话。

  初梓儿的注意力完全不受控制地落到人群后的初庆真身上,她指了指哈拉尔说:“你跟我过来,其他人都散了。”

  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哈拉尔,只见他躬身上前,跟在初梓儿身后。其他人也都照着初梓儿的话做,各自离去。只剩下初庆真一人,在原地看着空空的远方,不知想什么。

  初梓儿不知道自己往何处走,哈拉尔身边的侍卫也被他赶回去了,现在只剩他们两人往着城堡的反方向移动。

  确定周围没人,初梓儿才停下脚步。其实她知道,这个“人”,只是特指的一个人。

  “初庆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神女说绛兄吗?他很早以前,就来过,丹麦,两次,他们家里,会带一些他们国家的好特别,漂亮的东西,到这里卖。对了!神女你也会说他们的话,你去瓦尔大厅之前,是他们国家的人吗?”

  “算是吧。他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吗?有没有什么奇怪的行为,还有他一个人来吗,都带了什么过来,在哪里卖……”

  “等等……等…等一下,神女,我,你太快了,我听不了清,这么多话。”

  “算了,看你也不会知道什么,回去吧。”初梓儿冷静下来,思考着还从哪找线索回去。

  几分钟过去了……初梓儿回头看了一眼乖顺地立在一旁的哈拉尔,“你为什么不走?”

  “我在等,神女你先走。”

  初梓儿抬头看了一圈,“我不记得路。”

  “哦!神女肯定是,刚刚在思考重要的事情,所以,才没有看清路,没关系,我记得,能给神女带路,是我哈拉尔的荣幸。”哈拉尔恭敬说完一串话才开始带路,一直为初梓儿开路,连一块无辜小石子他都会狠狠地把它踢开。

  城堡的大门越来越大,两个侍卫为他们开门,进去。

  大门关闭的“轰隆”一声,让初梓儿脑子一个灵光,好奇地问:“你除了叫哈拉尔,还有没有什么称号?”

  “什么称号?”

  “比如蓝牙王之类的称号,有吗?”初梓儿仔细地注意他的神色,她之前就一直听时释尊称他“蓝牙王”,有传言说他有一颗蓝色的牙齿,要是让时释亲眼见到他的偶像对自己俯首称臣,他会很生气。

  可是……他生气,我应该处于什么表情位置呢?为什么感觉少了点什么?

  哈拉尔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说:“蓝牙王?这是我的称号吗?谢谢,神女赐名,我以后的称号,就是蓝牙王。”

  “什么?”蓝牙王这个称号真的是这样来的吗?感觉太草率了。

  但初梓儿还是很好奇,只得又问:“你可不可以把嘴巴张开?我看看。”

  “当然可以。”哈拉尔马上照做,想开了嘴巴,初梓儿侧着头把他两排牙齿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有些失望地转身道:“没有。”

  “神女,我可以合上嘴巴,了吗?”听到询问,初梓儿才回过头,看到跟在自己身后边张开嘴巴走路的哈拉尔。真想让时释亲眼看看他的偶像,怎么这么傻?

  刚刚怎么会突然有那种想法?突然的这种感觉?好像很奇特。

  初梓儿无奈地点点头,他才把嘴巴合上,一合上却又开始发问:“神女为什么要我张开嘴巴?你要在我嘴巴里找东西吗?”

  “不是,还有你不要再叫我神女了,我名字叫初梓儿。”

  “初、梓、儿,神女你跟绛兄同一个姓,你们是一家人吗?可是绛兄说不认识你,你刚开始好像把绛兄认成另一个人了,那个人是谁啊?跟绛兄长得一样吗……”

  “不一样。”初梓儿加快脚步走近宫殿,发现建筑物旁边停着几辆马车,车上都绑着大包小包用灰布盖起来的东西。

  初梓儿走近坐在车轼守着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看装扮不俗,应该是初庆真带来的人。

  从刚刚初梓儿走进来时,他便一直盯着初梓儿,看到一个长相像东方人,头发却像西方人的姑娘肯定会好奇,加上她的服装,实在很特别。便不由自主地多看两眼,谁知却引来了姑娘的注意,还主动走近自己。少年慌张地从车轼跳到地上,左看右看,始终不知该把眼睛放在何处为好。

  “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初梓儿的声音,他才快速地把眼睛转到前方扫了一眼,似乎在确认她是在跟自己说话,然后又立刻把视线放在左侧,支支吾吾地回答:“在下初碧松。”

  姓初,服饰虽不俗,但与初庆真的真丝外袍却是有很明显的差距,而且只能在外面等候,肯定不是初庆真的兄弟或朋友,所以只能是初家买来的手下。

  看样子初庆真待他不薄。

  “初碧松……”初梓儿故意停顿了一会才继续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在初庆真身边的?”

  “啊?这个……我从小就在初家长大,一直待在公子身边,公子待我极好,亏得公子我才……”

  初梓儿不耐烦地打断他:“行了,其他废话我不想听,你确定他是你们初家夫人亲生的?他一生下来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