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木棉花的露珠

第一章:重回故土

木棉花的露珠 夜猫爱越 2038 2018-09-15 00:44:37

  时间是可以淡忘一切回忆的的最好的武器,可在这短短的七年里,有一个名字深深地可在了乔露的脑海里——白木棉。

  乔露在这长达七年的黑暗中生活,每个夜晚都能梦见他,直到那种痛苦慢慢的消失,慢慢的淡忘,七年她终于敢一个人在黑夜里走路,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也不开着灯了,可是噩梦毕竟是噩梦又如何能醒过来。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年爱哭的女孩了,对她来说哭泣是软弱的表现,因为现在没有人挡在她的前面了。

  本想在国外多待几年的她,提前回国了,妈妈给他打电话说爸爸在工作时把腿摔断了,进了医院,她也想父母都老了,也该回来多照顾他们一下了。而他可能也离开了这座城市,去了北京和学姐开始了新的生活。

  刚下飞机的乔露就接到了左烨华的电话;“小露珠,我今天可能不能去接你了,这面临时有工作要谈。”

  “没关系,工作别太忙要早点休息!”

  乔露用手机叫了一辆车,去到了租好的公寓,放下行李,就往医院赶去,多年没有回来的她,进到医院完全不记得路怎么走,她连忙道护士台,“请问骨科住院部怎么走?”

  护士往一个方向指去,乔露连忙说声谢谢,就向骨科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满脸失去生机的男的,脸上布满了胡渣,看来好久没有整理自己了,全身上下死气沉沉,有些太瘦了,身上还有一股酒味伴随着烟味。那种味道让乔露有些不舒服。

  这个男人一步步的走向她,然后突然抱住乔露,还没反应过来的乔露,就听见了这个男人开口了,“露露,你终于回来了。”

  白木棉,这是白木棉的声音,怎么变成现在的模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力那个爱笑,阳光,帅气,总爱逞能的少年,好像已经在他身上再也看不见了。

  乔露试图去推开他却发现他是倒在自己身上的,身体还有些发烫,嘴里不停地叫着“妈妈,妈妈。”是阿姨出什么事了么。

  乔露叫来护士帮她把白木棉抬到病床上,然后病房门口打了个电话:“妈,我刚才在医院看见白木棉了,他发烧了,我会晚点去看爸。”

  只听见对面深深地叹气声:“露露不是我说你,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白木棉在你走后他找了你很久。”

  “妈我知道,但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回到病床边,乔露看着床上的那个已经长大的少年,情不自禁的想要伸手去抚摸他,可手还没除摸到他的脸就收了回来,她不能再多想了,她答应过左烨华等他30岁时就和他结婚。何况过了这么多年白木棉早就把她给忘了吧。

  睡了5个小时的白木棉终于醒了,活动活动身体,想要坐起来的她却看见旁边正在睡觉的乔露,白木棉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手刚想去触碰她的头,女孩就醒了。

  看见直直盯着她的白木棉,他的眼神之中还能看见当年的光彩与自信。“需要喝水么?”

  白木棉默默的点了点头。

  乔露拿着旁边的暖壶往杯子中倒了些水,“有些烫慢点喝。”

  白木棉完全不在意烫不烫,咕噜咕噜一杯水就下肚了。舔了舔嘴角边的水。

  乔露看着他好像几天没喝水的样子笑了笑。然后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退烧了,没什么大碍了。”随后就拿起身边的包,“你好的差不多了。我就先走了。”

  “我和你一起走。”白木棉掀开被子,下了床拉着乔露,示意要一起走。

  乔露想要甩开他的手,发现他的手就如狗皮膏药黏在了上面。没辙的乔露,只好任由白木棉抓着她的手。在白木棉睡觉的这期间乔露去看过了爸爸,还知道了白阿姨去世的消息,一切都太突然了。

  白阿姨对于白木棉来说是世上唯一的亲人,现在连阿姨都走了,他的身边什么人也没有了。

  看着旁边的白木棉莫名有些心疼,以后他的生活就剩他一个人了,没有一个亲人可以陪他走过剩下的年华。

  乔露深深的记得当年白木棉的爸爸当年来到家门口想要看他的场景,她知道他有多痛恨背叛,多么害怕分离,更何况是他最亲的人。

  白木棉一直拉着乔露的手,怎么都不放开,还跟她一起上了她叫的的士。他知道他的乔露回来了,这次怎么样他也不能放手了,无论她的身边有什么人都不能阻止她留在他身边。

  “白木棉,我要回家,你跟上来干什么。”

  “我也要回家。”白木棉一种看穿乔露的眼神。

  “我家和你家,不在同一个方向。”

  “你怎么你怎么知道不在一个方向,我和你家就在一个方向。”

  实在拗不过的乔露,就不说话了,想着等会儿下车了,他就会离开了。

  结果刚一下车,白木棉也下了车,跟了上来。乔露有些生气,看着他,“我到家了,你可以走了。”

  “我家也在这儿。”白木棉坚决不撒手就是跟在了后面,乔露走到哪,他就跟到哪。

  直到到了乔露家门口,白木棉也没有离开,这回乔露真的生气了,“白木棉。”

  白木棉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望着乔露,“我妈妈刚去世,我想要人陪陪。”

  白木棉的声音就如针似的直直刺入他的心,声音中透露着疲惫与痛苦。乔露的心一下就软了,拉开了房门,让他进来坐坐。

  坐在沙发上的白木棉看着门口放着的银色的行李箱,看着无比干净的房子,他感觉这是乔露要离开了么?他没敢问出这话。

  家里没有喝的,乔露只好烧了些水。倒好半杯水递给了白木棉,“我刚回来,家里什么没什么喝的。”

  白木棉松了一口气,还好她不是要离开。

  乔露坐在了白木棉的旁边,中间隔了一些空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乔露想说说阿姨的事,可怕白木棉伤心,就没开口,白木棉想问她离开的事,可觉得这件事不说出来跟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