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无名之璞

第十六章

无名之璞 咸可颂 876 2018-10-11 19:53:16

  夏夜如凉秋,少年伫立在风中,眸光晃动,恍如世界都映在他的眼里。

  他简单的回眸,足以拂动她心里的那盏明灯。

  “真慢。”他的嗓音如同一履薄冰,在微凉的夏夜中增添了一份寒意,却不渗人。

  钟璞真的很想把自己的脑袋敲碎,明明说好不下来的,结果——

  秦琰没有注意到她内心的挣扎,蹲下身把喝完的啤酒罐放回塑料袋中,又拿出新的一罐,顺便问了一句:“要喝吗?”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怎么突然要喝酒?”

  他重新站起来,小喝了一口,仰头看向路灯,上面还聚集着几个小飞蛾。

  “喝酒还需要挑良辰吉日吗?”

  “……”无法反驳。

  她和他隔着几十公分的距离,和他一起靠在墙上,只要稍微转过脸,就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夏央和你提出分手了?

  这句话哽在喉咙,她不敢说出来。

  她有什么资格问呢。

  “开心的时候是一群人喝酒,不开心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喝酒。”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说完连他自己都笑了。

  她觉得他多少都是喝醉了。

  “少喝点吧。”

  “你管得住我?”他朝她一瞟,笑得讽刺。

  她真是有气发不出,明明是为他好,他就当粪土了。

  反正他眼里都是夏央,夏央说什么都是对的。

  “那你自便。”她无心再和他闲扯,作势要回家。

  思及至此,她很不客气地又回了一句“你喝死了也不关我事”,就略过他要回家。

  “她和我说分手了。”

  这句话从身后传进耳朵的时候,原本要拉开门把手的手就顿住了。

  他的声音不再是缥缈而无处捕捉的风,犹如绵密的细雨洒下,却没有狂风暴雨的激狂,压抑不已。

  “她和我说分手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不知道是怕她听不见,还是他只是想给自己强调一遍?

  这个结果对钟璞来说并不惊讶,最后一次和夏央的聊天里她已经隐约感觉到夏央要做出什么选择,至于她用什么方式向他提出分手,其实也无所谓了。

  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钟璞不想回头看秦琰现在是什么样子。

  对她来说,秦琰就是意气风发的,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会以风轻云淡的态度去应对。

  内心深处告诉自己:她不想看到颓废无力的秦琰。

  打开了铁门,她只是留下了四个字:“与我无关。”

  没有谈过恋爱的钟璞怎么都想不明白,失恋就一定要喝酒?难道失恋了,酒就变得好喝?

  在没有她的世界里,一味作践自己,她也不会知道啊。

  聪明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咸可颂

之所以会写这篇文,多少都因为他吧。昨天,他拒绝我了,我还没看他发过来的原话就开始哭得哗啦哗啦的,明知道结果就是NO,但在得到明确回复之前都抱着侥幸的心态,直到最后还是输了。他跟我说对不起,那一刻的心拔凉拔凉的,我不要你的谢谢和对不起,我只是表达自己想说的,我们都没有错,为什么你要道歉呢?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他真的不喜欢我,之前的举动虽然亲密暧昧,但我始终感觉不到其中的温度,我还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现在说起来有些可笑,现实中的阿璞还要继续寻找真正属于她的秦琰,但我也要感谢他,没有他我就不会写这篇文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