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

第二十一章 受伤,血有毒

新世界的大门能关吗 顾无花 3148 2018-09-15 01:46:30

  女儿出了这样的事,肯定不能上学,也不舍得送精神病院,就一直被夫妻俩关在卧室里。

  卧室很暗,窗帘都是紧紧拉上的,就像是为了关闭恶魔。

  越恐怖的东西,就越想藏起来。

  但还是能看清床上躺着一个约十五六岁的少女,双腿双脚都被绑着,五官清秀,要不是此刻正以一种“好吃,想吃!”的表情打量着他们。

  或许还要更漂亮一点。

  邵子笛扯了扯梁九八的衣袖,说:“有,有东西……”

  而且是,很恐怖的东西……

  梁九八眸光微亮,却还是眼神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等一下。”

  然后转身问夫妻俩,“我能靠近一点吗?”

  丈夫点头,“嗯,当然可以,不过……小心一点。”

  发起狂来的女儿可是连两个护工都按不住,现在虽然是被绑着,但就怕会出什么意外。

  梁九八点点头,拉着眼睛乱飘,就是不敢再看那女儿一眼的邵子笛一起靠近。

  “你好啊,我叫梁九八,是来救你的。”

  靠近后,梁九八却不如邵子笛以为的发什么大招,而是笑吟吟的问候了一句,直接说明自己来意。

  女儿嘿嘿嘿笑,说:“我饿了,你旁边拉着的那个好像很好吃啊!是给我吃的吗?”

  邵子笛抖了一下。

  梁九八一手搭上了邵子笛的肩膀,搂住,笑道:“不好意思啊,他是我的,你不能吃。”

  女儿吸溜了一下口水,眼睛里已经发着幽幽绿光,如饿了三天的野狼,对猎物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婪,和欲望!

  “我饿了!给我吃!快给我吃!”

  很难想象一个才十几的少女会发出这么刺耳又难听的叫声,凄厉如地狱的恶鬼嚎叫,令人背脊发寒!

  但邵子笛却能看见,根本不是那个女生在叫。

  是就躺在她体内,每一声喊叫都像要冲破身体,却又拼命想要融入的一,一团东西!

  虽然长着人形,却青面獠牙,伸着长长的青黑色舌头,在空中不断的扭动着,口涎就像雨水一样滴滴嗒嗒的落下。

  腥臭恶心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着,好像已经无处不在。

  跟断头女鬼相比,除了直面的恐怖外,这个东西更多了一分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诡异。

  邵子笛又默默的转开了视线。

  “饿!快点给我吃的啊!我饿啊!你们两个老东西是不是想饿死我,饿死你们唯一的女儿!”

  对于夫妻两人,甚至梁九八,只能看见一个黑发的少女在床上不断的打滚,嘴里骂骂咧咧,像是被虐待许久!

  “我要吃东西!”

  “你今天已经吃了十几个馒头,一斤面条了!你还要吃什么!你还要吃什么啊?!”

  邵子笛没有先疯,妻子先崩溃了,抓着头又哭又喊,“你还要吃什么啊!你快滚出去啊,滚啊……”

  丈夫抱住快哭晕过去的妻子,为难的看向梁九八和邵子笛,说:“不好意思啊两位,我老婆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我得……”

  梁九八很谅解的点头,“没事,你先扶夫人去休息,这里只我们就行。”

  “但是……”

  “文先生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女儿做什么的,毕竟你们都还在不是吗?”

  文先生尴尬的笑了笑,说:“不是的。其实我倒不是担心我女,它,我是担心你们两个有事,总之你们一定要小心,它,力气很大的!”

  还咬人。

  梁九八点头,“嗯,您放心。”

  文先生扶着他老婆去外面了,但门还是没关,以防发生什么意外时不能及时赶来帮忙。

  人一走,梁九八就问,“勺子,你看见什么了?”

  邵子笛说:“鬼。”

  梁九八,“……我也知道是鬼,形容一下。”

  邵子笛随便形容了一下,又问:“跟你解决这玩意儿有关吗?”

  “没有。”

  “…….那你问屁啊!”

  梁九八笑了一下,“让你多看几眼,提高你的心理素质而已。”

  邵子笛冷漠脸,“呵呵。”

  “女生”好像被两人忽视而激怒,尖嚎道:“饿了!我要吃东西!你!我要吃了你!”

  这个“你”,应该是指的邵子笛。

  因为那“女生”伸出的舌头突然变长,直直的往邵子笛站的方向飞去,甚至有口水差点没甩在邵子笛脸上。

  虽然口水不是实体,但邵子笛能看见,真碰上的话也很恶心的。

  “我靠!”邵子笛跳到了梁九八的身后。

  梁九八,“……”

  虽然梁九八看不见,但如此凌厉的杀气,和鬼物独有的阴气也足以让他知道对方在攻击他们。

  更别说邵子笛还跳到他身后,拿他当了挡箭牌。

  因为紧急,梁九八就只能先甩了血鬼符过去,黄纸打在那条舌头上很快咕噜咕噜冒起血泡,另舌头都虚幻了不少。

  “啊!”

  躺着的“女生”也痛苦的嚎了一声。

  梁九八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一手拿了符咒防备,人慢慢的靠前,似乎想要更仔细的观察女生。

  “眼睛瞳仁变大,不聚光,眼圈发黑,脸发白……确实是鬼上身了,不过这鬼,好像挺厉害的啊……”

  一般鬼上了人身后,就很难再凝聚这么浓的鬼气伤人,更别说被他的血鬼符打中后好像也只是受了些轻伤,根本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这可是他费了一个多小时才画好的!

  一般鬼物可是沾之,即灭!

  想着,梁九八又跟玩儿似的,至少在邵子笛看来,这动作很像随便扔着玩。

  一道符被扔在了“女生”身上。

  很奇怪,邵子笛似乎能看懂这些符的厉害程度,光芒越盛,就越危险,自然,这个危险是对于鬼物来说。

  这道就没有第一道符强。

  似乎只是试探,所以那团鬼气除了扭曲了一下,好像什么伤都没有。

  但好在这鬼应该是被梁九八震慑住,也知道对方有对付他的手段,所以干脆嘴巴也紧紧闭着,不敢再伸出舌头出来。

  再加上女生是被绑着,就是想干些什么,也干不了。

  邵子笛便走了过来,问:“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鬼物太凶,不像是一般有怨气的鬼,倒像是盘旋人间几十上百年的鬼物,看来我们只用一般的手段对付不了它,得去找它的根。”

  “根?”

  邵子笛不由自主的将视线移向了……罪过!罪过!非礼勿视!人家一个小女孩,那里哪里来的根啊?

  梁九八接收到邵子笛的谴责视线,委屈道:“是你自己误会了好不好,我说的根是根源,我们得搞清楚这鬼物是什么来历。”

  邵子笛,“……下次麻烦说清楚一点,我不懂你们行业的术语。”

  梁九八无奈,“什么术语,我就是简省了好不好。”

  邵子笛冷漠脸,“哦。”

  就在两人打情骂俏,咳,吵吵闹闹时,他们没发现本安安静静的“女生”,正以一种十分狡诈又饥饿的眼神盯着邵子笛。

  像是看见了极好吃的东西。

  想吃。

  想一口吞掉!

  也不知道邵子笛是有多好吃,足以让“女生”力气大得挣开了绑得紧紧的手脚,也在下一秒,就恶狠狠地扑向了邵子笛!

  “咚!”

  恶鬼压着邵子笛倒下,干瘦的手指抓住他的肩,整个人压在对方身上,头一低,就狠狠地咬上了邵子笛的肩膀!

  “嘶——”

  “啊!”

  疼得倒吸凉气的是邵子笛,对方这一口带着势在必得,是直接咬进肉里,出了血的。

  而痛的大叫的却是恶鬼!

  刚下口,不过一瞬的时间,甚至连梁九八都来不及救人,就扬起头,痛苦的嚎叫。

  就像是吞了火炭,双手紧紧的捂住喉咙,发出“喀咯喀”的声音!

  梁九八毫不怜惜的将“女生”踹开,拉起邵子笛,问:“没事吧?”

  邵子笛下意识的摸了下肩膀,一手血,又吸了一口气,道:“被咬了,你说呢?”

  说完,他又看着已经在地上各种痛苦打滚的“女生”,问:“它怎么了,刚不是还咬我吗,你拍符了?”

  梁九八摇头,“没。”

  然后看向邵子笛,再移向还冒着血的肩膀,眼睛里闪烁着什么,有些看不清,“好像是你……是你的血,伤了它。”

  “我的血?”

  邵子笛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讲认真的,你别开玩笑。”

  又不是演电影电视剧,哪里来的血还能伤鬼的特殊体质?现在都不搞这种人设了好吗?!

  只是在与梁九八的对视中,邵子笛的表情也逐渐凝重起来。

  靠,是真的啊……

  而又哭又嚎还打滚的“女生”总算吸引来两夫妻,虽然知道现在这东西不是他们女儿,但到底是他们女儿的身体,还是有担心的。

  梁九八连忙解释,“两位放心,现在伤的是这鬼物,对你们的女儿并没有什么伤害。”

  文先生看着嘴角带血的女儿,半信半疑,“可那血……”

  梁九八指了指邵子笛,“它刚刚咬了我助手。”

  然后又看向床上和地上被绷断的绳子,道:“它力量很强,这种绳子恐怕并不能真正困住它。”

  这下解释清楚了,嘴角有血是因为咬了人,而能咬人也不是梁九八他们松的绑,无论从哪方面看,他们都是受害者。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会负责医药费的,酬劳方面也会加上一层!”

  梁九八很开心,道:“文先生你放心,你女儿的事虽然棘手,但我一定会解决!不过我得知道她玩的那碟仙,到底是在哪里玩?又是跟谁玩的?”

  要解决,还是得找根。

顾无花

这章,只能算勉勉强强的,恐怖?好吧,并不......不过为了找感觉,最近码字都特地移到凌晨前后,写得自己都怕了,嘤嘤嘤......对了,读本文时,听《bear hides and buffalo》,食用更佳哦!(我是在网易云听的,其他有没有就不清楚了......慎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