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琉璃薄带尘

良配

琉璃薄带尘 咕七 1909 2018-09-15 01:00:00

  台上的青年优雅自如的谈着一些正常的开学问题,偶尔带有几句幽默的玩笑,谈笑间有一抹羽扇纶巾翩翩少年的气质。

  会场内无不屏气凝神,随着穆初带的抑扬顿挫之意,心思也跟着起伏。

  阿然注视着曾有一面之缘的他,唇角带着微微淡然的笑意。

  或许这才是他应有的模样,自信,似是带着一层光环,在人群中极为耀眼。

  宋茗之将手搭在阿然肩上,指间玩弄着阿然的发丝,翘个二郎腿,很轻的弧度抖着。

  “呆子,怎么样?”

  阿然有些疑惑的望着她,宋茗之用下巴轻点主席台上说话的穆初。“我小姐夫呀!”

  “他就是你说的小姐夫?”阿然进场时注意力并没有太过集中,精神也有些恍惚,并未将宋茗之想要表达的意思深刻理解,待到转过头回想起来有些震惊。

  宋茗之皱了皱眉:“老一辈订下的娃娃亲,小一辈也没有太多异议,所以就算是正大光明的恋爱了,两人感情蛮不错,算是良配,在南溪也算是关注度最高的情侣了,你刚来,还不太懂。”

  “娃娃亲?”阿然眨了眨眼睛,“未免有些草率。”若是两人并不算太过相识,直接定亲对二人都算是一种束缚,两情相悦倒还好,若是互相看不惯,日后的日子定不会美满,算是互相折磨。

  “得,也是,时代变了,娃娃亲都是一些老古董订下来的,顽固不化。”宋茗之撇了撇嘴,“我打初也不看好,可是穆初自小到大便挺照顾我姐姐,恰好两人都较同龄人优秀,我姐姐挺稀罕穆初,便慢慢转变思想了。”

  阿然有些沉默,“难道世家大族都有娃娃亲这个说法?”

  “也并不全,倒也不罕见。这与政治联姻是一个道理,只是两个家族强强合并,内部关系和谐一些,对公司或者政务有发展意义。再怎么也不能拂了亲家的面儿吧?一个道理。”宋茗之耐心解释。

  阿然理解了其中含义,微微颔首。心中却想着自己的小舅舅也有一个早已订下娃娃亲的小舅母,有些纠结,内心似麻絮般乱。

  “快结束了。”宋茗之看了眼手上的腕表,淡淡的说。“穆初是个守时的人。”还有五分钟近六点,也就是放学时间,他定会提前结束而让孩子们按时回家。

  阿然抬眸凝视住台上带有一圈光环的身影,他在讲自己的学习方法,并且用十分自谦的态度避口不提此前曾获得过的荣誉,但是台下的孩子们却心照不宣的知晓穆初的高度是自己无法企及的。

  在南溪存在着三类学生,一类是成绩并不优异的世家子弟,混沌度日,比如叶瑾。另一类是作风优良成绩优良的平凡人,并不招风,甚至于有些自卑到尘埃里。第三类,便是成绩斐然背景恐怖的神级人物,比如穆初,此类人,既惹人尊崇,又招人恨嫉。

  “最后,希望同学们不负初心,日夜兼济,终有归程。”穆初以平淡的尾音结束演讲,却换来轰鸣般的掌声。

  耳机里传来叶瑾的调侃声:“靠,你小子可真能扯,融古贯今,孔子老子都要被你说活了,什么挑灯夜读,晨起三更,老子还真不信,每天睡的比猪早起的比猪晚的人说出这些勤奋苦读的话,还面不红心不跳。得,老子在场外等你。”

  穆初嘴角略带一抹笑意,一丝不苟的整理手上的文件,叶瑾虽是纨绔,整日老子大爷的自称,心性却似小孩儿一般,对于抢风头这件事甚是不满。轻声言:“聒噪。”随即精致纯白的面孔上,红唇隐不去的玩味笑容。

  果不其然,耳机另一端传来一阵阵咆哮:“你!竟!嫌!老子!聒噪?!”突然咆哮声戛然而止:“等等等,先等一会,老子先避避,我居然碰着宋茗之那个人妖,啊呸,妖人,完犊子了,遇着她准没好事,等会啊,喂?喂,信号不好,我换个地儿,啊?你听不见?好嘞,我去找个信号好一些的地方。”

  穆初笑着听电话另一端自娱自乐的演着的一场情景剧,拙平了已收拾好的文件,迈开长腿,向会场外走去。

  宋茗之领着阿然顺着人流走出嘈杂喧闹的会场,细心的将阿然圈在自己怀抱一尺之内,不让拥挤的人流怆到瘦弱的阿然,阿然有些脸红。

  宋茗之利落的短发与张扬的气质在人群中极为显目,此刻眉目间换上“老子十分不爽”的冷色,无人敢近前,以宋茗之为圆心三米半径画圆,圆内仅有宋茗之与阿然两人。

  “咦?”阿然听见宋茗之兴致盎然的轻咦声,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个举着手机的青年背对着她们,举着手机“找信号”,步子却移的飞快,背影带有些许的…狼狈…

  宋茗之笑了,朗声而唤:“叶瑾!”

  背影微滞,略带尴尬的转过身。

  阿然见一个星眉朗目的男生缓慢的转过了身子,笑了,倒也是个美男,不似奚尘般令人惊艳,也没有穆初一般精致,却是恰到好处带有男子阳刚之气的魅力,天生的纨绔气息,与宋茗之相比又是另一种张扬。

  叶瑾转过身时看见宋茗之身边的阿然时,眸子呆了呆,生平之内,第一次见到气质如此空灵的女子,尤其是秋水般的眸子,彷佛将万物包容其中。

  “看什么看,老子的人!”宋茗之将阿然向身后护了护。

  “呵,眼睛长在老子身上,宋二小姐管的笑忒宽了罢。”

  “跟谁老子老子呢?”

  “老子就爱自称老子,你管老子?”

  “啊呸,蠢材。”

  “啊呸,妖人。”

  阿然笑了,二人良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