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相信吗,我喜欢的是你

第二章

相信吗,我喜欢的是你 愿长颜 2104 2018-10-12 21:36:37

  不知道是该说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还说是剧本没有,一切未知。反正云檀是没赶上本该在年末回来的将军一家,反而是等来了父王请求离京的消息,而不过一个月,她就彻底离开了故事的中心城市,来了八竿子打不着的韩城。

  韩城较之京都更冷,父王在母亲死后就对权利没了兴趣,离开京都是迟早的事,就是没想到会这么早。离开那天赶上休沐,孟霄一直送到了城外,还叮嘱着一定要书信联系,还说等阿叔回来,将小猫送过来。小孩子泪腺发达,云檀记得当时眼泪鼻涕止不住的流了孟霄一袖子,也不知道他那副仪态,怎么回家。后来实在忍不住,就想起了自己的金手指,在马车上看着孟霄一边嫌弃的脱外套,一边和自己一样,哭的稀里哗啦,和自己面前时的小大人一点也不一样,搞得自己又是哭又是笑,像个疯子一样。

  刚到韩城便下了一场大雪,雪大得将膝盖都没过了。父王听了管家的建议,请了教书先生来府里,怎的也不让她再出去鬼混了。先生还没到,云檀闲得无聊,便一边开着上帝视角,一边和小木堆雪人。子安哥哥倒真的同孟霄那小子说的一样,已经同阿叔一同在回京的路上了。

  帮着小木将做好的头安上去,小木将准备好的萝卜鼻子,山楂眼睛按了上去,云檀看了看,将自己头上戴着的毛茸茸的小帽子戴在了雪人头上,小木劝了劝看不管用,只好回去找帽子。

  屏幕里正缩在子安哥哥怀里,一双蓝眼睛正闭着,睡得正香。这头的情形倒是同剧本中的相同,云檀边想着看看现在的太子殿下。剧本里,太子出现,便是在孟家家破人亡的时候,之前的事情全然没有,但在自己记忆力,似乎有这样一个人,不过并不在皇城。

  心神一动,屏幕便转到了太子殿下那边,只是看镜头里,云檀愣住了。那个粉衣服的小娃娃,那个丑丑的雪人,还有远处跑来的小木,额。一抬头,果然人就在自家墙头上,吓得她直接坐在了地上。

  墙上的少年,一身戎装,长枪还在手上,这才像刚看到云檀一样,直接跳到她面前,还顺便踩坏的雪人。长发漆黑,偏偏梳得乱糟糟的,还有一缕在外面飘荡,这下直接甩到她脸上。

  “那个,你知道王爷在哪儿不?”少年问的真诚,眼中流露出的更多的是焦急。

  ”知道。“神儿还没回来,答案已经出口了。远处的小木终于赶到了,看着眼前的场景,”你是······“后面的话还没讲完,就被利落的一枪打倒,不省人事。少年却是把云檀摔在了背上,”你指路,我有急事,也不是坏人。“

  少年跑的飞快,才一会就到了父王的议事厅,这才将云檀放下。该是被十岁孩子影响的太大,什么也没管,身后的人刚想敲门,云檀就直接推开门,找准人,扑到了父王怀里,呜呜的哭出了声。门外的少年手里握着长枪,看着云檀,一脸不知所措。

  云檀后来也没想过,她第一次遇见太子哥哥回事现在这样的情形。她只记得后来是管事带她回的房,父王的脸色不太好。回房时,也不知是因为被吓到了,还是玩雪受了风寒,云檀发了烧,晕晕乎乎的,一直很难受。

  再见到父王已经是晚上了。父王应该是才回来,风尘仆仆的,带了股冷死。但那手却是热的,想是前不久自己做的手炉排上了用场,心里美滋滋的,身上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了。

  “父王,今天那个人是谁啊?”明知到是太子,却还要问,云檀知道,父王绝对明白自己问的是来人有什么事。

  不同于古代家庭对女子的束缚,云檀记忆里,打从记事起,父王便对她的教育便与其他女子不同。诗书,礼乐,骑射,账目,甚至家中事务往来,父王的门客好友,她都接触过,培养一个家族继承人都不为过。

  “那是你太子哥哥,小时候檀儿是见过的,你屋子里书架上那把剑,还是他送你的百岁贺礼。”收到这儿,父王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说:“是今年的粮草一直未到,将士们的棉衣也老旧不堪,那孩子是来向我求援的。”

  云檀明白这短短几句话,代表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东西。想想北方将士冬天饥寒交迫,而现在皇城应该正在为冬宴铺张浪费,真是,难受。不自觉的皱起眉,就被父王按在了床上。

  “管家还提说要你去帮忙,你得先养好身体。给你皇上阿叔的信我已经写好了,后面的事情也会处理好的,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养好身体。你太子哥哥还说要带你去滑雪,给你赔礼道歉呢。先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什么都好了。“厚厚的被子压在身上,云檀仅露在外面的头,就被抚了又抚。无奈只能点头答应,想着晚上再开个金手指,看看到底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结果没想到一觉睡到了明天晌午。

  小木昨天伤了肩膀,还在养伤,在床边的就变成了小瑞。小瑞一点也不小,现代来说185的个头,还有一个穿上衣服都能看得出肌肉的身材,正小心翼翼的端着热水进来,要来服侍她,云檀表示她有点承受不住。想着起床,可刚撑起半个身子,就直接摔了回去。

  古人说病去如抽丝,在现代各种药剂保卫下生活的云檀这次是真的体会到了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小感冒,她就整整吃了半个月的药。有件好事情,就是子安哥哥说要带着孟霄来看她。消息出现的时候,连消失了很久的系统都再次冒了头,不过只是一个【主角即将见面】的提醒。主角提前见面,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后面剧情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士兵的事情在父王的检举下有了眉目,边境的物资应该是已经在路上了。这次的事,皇上动了怒,户部尚书被革了职,户部尚书是谁的人,皇上自然知晓,什么也没说,也不知是什么意思,猜不透。

  还有一个猜不透的,就是现在在她面前,被两只雪橇犬撞倒在地的当今太子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