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李氏族谱

第二十四章 萧氏三娘

李氏族谱 刚刚就好 1106 2018-09-14 17:57:48

  陆炳见李昶看着棋盘出神,和李昶说了一句话,“士衡,前段时间永康县发生了一件事吧。”

  李昶骤一听陆炳的话,马上便想到了那件巫蛊之事。

  “陆大人,您……”

  陆炳喝了一口茶,看着李昶说:“莫要多想,想来那件事情最后是不了了之吧。”

  李昶顿了顿,陆炳既然知道这么多事,也不在乎多点。

  “是。”

  陆炳看着李昶笑了笑,说:“说起巫蛊,我和那位还有过几面之缘呢。”

  李昶听陆炳的话,诧异道:“大人,您难道认识这幕后之人?”

  陆炳并没有直接回答李昶,而是问道:“你可听过西南苗疆一族?”

  李昶以前也曾听过关于苗疆的故事,但是这一切根本不知是真是假。永康县的事根本不能下论断,“我以前听过,但苗疆一族究竟是否存在,这根本无从知晓。”

  “苗疆确是存在,说来你父亲和我都与那苗疆圣女关系关系匪浅。”

  李昶听到此话,心里的疑惑更深了,难不成这件事还和什么苗疆圣女有关?原本他们只是猜测有人通习巫蛊,在永康县兴风作浪是出于一些政治原因,可现在,这位根本不了解的陆炳还牵扯到自己的父亲,这件事越来越不清楚了。

  “苗疆圣女?”

  陆炳见李昶茫然不解的样子,继续说道:“确切的说来,应该是前圣女。苗疆一族历代会挑选一名的幼女培养,担任圣女一职,修习巫蛊术。”

  “当初,那女子逃离苗疆,辗转多途来到京师,遇到了我和你父亲,后来那女子便离开了京师。”

  李昶听陆炳说完,并不明白陆炳究竟为何要说这些。

  “陆大人,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陆炳笑着回李昶“那时你还未出生呢。”

  陆炳的话听起来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李昶总觉得有点怪怪的,这一切都怪怪的。

  “陆大人,这事可与那苗疆圣女有关?”

  陆炳听到李昶的话,不徐不疾的说道:“这巫蛊不是谁想学就学的,我可以和你说那件事的确非常人所为,但至于究竟是谁,我并不知晓。这件事先就此揭过,我知你们一行几人来到了京师,又被那刘知县吩咐去调查白莲教的事。那你可知我为什么将你带到这儿?”

  李昶听陆炳将这件事揭了过去,也不好再问。至于陆炳说的,李昶并不觉得他只会是将他带到这里来聊聊自己的父亲还有自己的事。

  “大人,我并不知晓。”

  陆炳并没有打算真的问出些什么,在李昶说完后,说道:“白莲教的事我会和刘知县说的,你先带着和你同行的人来着吧,我要你们做一些事。”

  李昶听完没有马上答话。

  陆炳见李昶不语,笑着说:“怎么,不想来?”

  李昶听陆炳的话,说道:“大人说笑了,我哪有拒绝的机会。”

  陆炳听此,看着李昶的双眼说:“你有这个机会。”

  李昶被陆炳弄得一愣,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既然是他父亲的旧友,还帮了他,现在让他们一行人来做一些事。但看着陆炳的样子,这件事完全由自己来决定。

  李昶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拒绝。不论什么原因,白莲教的事早点甩掉是件好事,毕竟这件事有坏无好。

  李昶在拜别陆炳之后便离开前往衙门,与步贽和路西亚等人会和。

  陆炳在李昶走后,唤了侍从过来。

  “告诉步贽,跟着李昶,接下来少则一年半载。告诉他,以他们家的那点能力,要想从中做点文章,容易的很,让他安分点。”

  “是,大人。”

  陆炳屏退仆人,独自对弈那盘棋。

  “李兄,你想退离这些争斗,可是你一直都没明白,李家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不知道,李昶会不会步你的后尘。”

  李昶在回到衙门时,路西亚在门外等着。

  路西亚一瞧见李昶,就迎了上去。

  “你没事吧,我就不应该让你一个人留哪儿的,那个宋南笙最后也没说服如月。”

  李昶见路西亚一脸担心的样子,安抚道:“好了,难不成要你留那。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这件事就过去了。步贽和阮坤他们是不是在里面。”

  路西亚的放下心来,就想起来里面的人,“还有一个人,那个刘知县。”

  李昶听完路西亚的话,问道:“刘知县有什么事?”

  路西亚顿了顿,说道:“…嗯,那刘知县过来说是白莲教的事情不用我们了,他那边有眉目了。说我们可以离开了。”

  李昶听此也反应过来了,合着这陆炳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答什么都无所谓,老狐狸。

  李昶摇摇头,把那些想法抛到脑后,同路西亚说:“我知道了,我们先进去吧。”

  李昶和路西亚二人进入堂内,冲刘知县行了礼。

  刘知县见人到了,冲着众人说:“行了,现在人也到了,白莲教的事情就与你们无关了,你们今天晚上前就离开吧,那玉佩走之前交给高主簿就行。”

  刘知县说完也没久呆,离开了房间。

  步贽看着李昶说道:“还好吧。”

  阮坤也接着步贽的话说了句,“李公子回来就好。”

  泫雅也跟着众人问了句,李昶同三人示意无事。

  李昶看着房间里的四人,路西亚和步贽他倒是没怀疑过,这阮坤在永康平素里也是个不爱言谈的人,进来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对。这泫雅,这几天来,也很平常。

  也不知道是不是平常过头了,李昶反而觉着最近的这些事太巧合了。但现在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其余的事情只能往后在说。

  李昶把陆炳的事同众人说了说。

  步贽听完李昶的话,心里不解,这陆大人怎么会让他们过去,就算李昶提前去了那,又何苦把他们这些累赘算进去。

  步贽当下问道:“士衡,那陆大人可说有何事?”

  李昶摇摇头,一时间也没人再说什么。

  李昶看着泫雅,突然想起来她家人的事。

  “泫雅姑娘,你可找到了你的亲人?”

  泫雅见李昶问到自己,回道:“公子,小女子尚未找到自己家人,就让小女子先跟着各位公子吧,绝对不会给各位公子添乱的。”

  李昶也没坚持让泫雅离开,她想跟着就跟着吧。是人是鬼,迟早会看出来的。

  “那行,泫雅姑娘照顾好自己。”

  泫雅见李昶同意,其他人也没反对,同四人行了一礼,“多谢各位公子。”

  几人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过去,看情况行事。

  决定后好,众人便各自回房收拾行李。

  阮坤和泫雅后面离开的,等其他人走后,阮坤同泫雅问道“你打算留到什么时候?”

  泫雅瞧阮坤板着一张脸,明明是一个白嫩小生,活脱脱的整的像个千年老妖一样。笑道:“怎么?我又没碍着你,管好你自己吧。你觉着你从那儿逃出来,他们会放过你吗?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泫雅说完,便离开了。

  阮坤留在房间内,看着门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呆了一会,阮坤起身离开,路上碰到了折回来的步贽。

  步贽看见阮坤,说道:“阿坤,我知道你是听着沈逸的吩咐跟我过来的,在永康县的时候,你解了巫蛊,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一般人,你肯定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告诉我?那泫雅究竟是什么人,她是不是和苗疆有关系?”

  阮坤听完步贽的话,有些惊讶,步贽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