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林妹妹和傻蛋

甜言蜜语

林妹妹和傻蛋 神三笔 5624 2018-08-10 17:45:21

  第二章柔情蜜语

  天刚蒙蒙亮,林颖就提着礼物来到了傻蛋家,门还没有开,里面已经有了动静。她很了解傻蛋一家的习惯,不管晴天雨天都一样的早睡早起。林颖敲了敲大门冲里面喊道:“哥,帮我把门开开。”林颖是一个很有分寸的女孩子,在没人的时候,她会叫他傻蛋哥哥,在村里人面前她会亲昵地叫他一声哥。“林妹妹,你来啦!”话音刚落,大门已经慢慢地打开了。只见他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拿着牙刷,嘴上还有满满的泡泡。林颖看到他忍不住噗呲一笑,问道:“哥,干妈起来没有?”起了.起了,在厨房做早饭呢?”因为嘴里有东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林颖没有再理会他,劲直走向厨房,边走边喊道:“干妈,我回来了。”然后把礼物放到了桌上。“哎哟!是我们家影子回来了.“傻蛋妈听到林颖的声音甭提有多高兴了,噔噔地走过来挽着她的手叫她坐下,嘴里还佯装责怪地说道:“你看你,回自己家还带什么礼物。”林颖笑嘻嘻地说:“干妈,您把我当亲闺女养着,孝敬您是应该的。”“哟—!我家影子嘴巴就是甜。”干妈乐呵呵地笑道:“干妈爱听,人也越长越好看了。”干妈拍了拍林颖的手说道:“早饭已经做好了,你快去叫你干爹他们过来一起吃早饭吧!”“干妈,我来帮您。”“不用不用”,干妈立刻拦住她,然后站了起来说道:“别弄脏了你的衣服,快去叫他们过来吧!”“好嘞,我这就去”。林颖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因为走得急,刚好和傻蛋撞了个满怀,林颖娇羞地,爹声爹气地惊叫了一声“啊——,”她的心瞬间砰砰乱跳,像是快要从心口蹦出来一样,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傻蛋情意浓浓地看着她,情不自禁地被她的倩影迷住了。

  “干爹,吃早饭啦!”林颖边走边喊着。只见干爹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一手拿着有些年头的水烟筒,一手拿着烟袋子对林颖说:“影子,我以为你把干爹给忘了,还是女儿好!女儿就是贴心。”“干爹,瞧您说的,我就是把自己忘了,也不敢忘了您老啊!对不对?”林颖微微笑道:“干妈已经做好早饭了,正等着我们呢?”干爹频频点头道:“好,好,吃早饭,吃早饭。“

  当林颖和干爹走进厨房的时候,干妈早就为他们盛好了米粥。林颖看了看满满一桌的菜,惊呼道;“干妈,我好幸福啊!这些全都是我最爱吃的。”说完亲了干妈一口。这一下,干妈心里可乐开了花,笑呵呵地说:“那你可要多吃点,难得回一趟家,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干妈心疼地看着林颖。林颖笑了笑说:“干妈你不懂,这叫时尚,现在的女孩都爱瘦,干爹干妈你们应该多吃点才对。”干妈打量了她好久才说道:“是啊!干妈是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了,不过有一点干妈还是懂的,肥一点以后才好生个大胖小子。”说完又乐呵呵地笑开了。“干妈——!“林颖羞涩地偷瞄了傻蛋一眼道:“人家还没有喜欢的人呢!”傻蛋这时候也在一旁打趣道:“妈说得对,生孩子就要肥一点好,孩子大大个的,像我一样壮,像我一样能背得动林妹妹,”傻蛋边说边比划着,憨憨地笑了。“干妈——!”林颖把头埋进了干妈的怀抱,一脸娇羞地说:“傻蛋哥哥他欺负我,我才不生呢!”“好.好.好,’不生.不生,”傻蛋妈笑得合不拢嘴,过了一会才说道:“傻丫头,哪有女孩子不生娃的。”说完用手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头发。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干爹说话了:“世国啊!以后不许这样说话了,影子还小,”顿了顿又说道:“女人的话题,你一个大老爷们以后少参合”“爸说的对,我听您的。”说完又憨憨一笑,诡异地瞄了林颖一眼道:“还是等林妹妹想生的时候再说吧!”他说话慢吞吞的样子就是让人觉得好笑。“你这臭小子。”爸爸白了儿子一眼,接着大家又都笑开了,林颖的脸却红到发烫。

  这个早餐吃得很愉快,傻蛋挺直了腰板,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说道:“爸,妈,我有一件很重要,很、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商量。”“说吧!傻小子,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妈妈似乎已经猜到了几分,但还是笑着问。“这事和、林妹妹有关。”傻蛋正想往下说的时候,林颖一个箭步走了过去,用她纤细嫩白的小手捂住了他的嘴,说道:“这事不能说。”“诶”干妈一把拉过林颖坐到自己身旁,和蔼地说:“傻丫头,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干妈想听听。”其实傻蛋妈心里已经有数了,该说的终究是要说出来的,她也知道林颖这时候很难为情,所以把她的手攥在了自己的手中。

  林颖把头搭在了干妈的肩膀上,心里有几分羞涩,还有几分不安。毕竟她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面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听了妈妈的话,傻蛋像得了圣旨一样看了看林颖,接过话茬道:“是这样的,林妹妹她说啦!她想要我们整个果园,我们给不给呀!”“给、给、给——,当然给了。”傻蛋妈乐呵呵地笑出声来:“我的傻儿子呀!这可是天大的好事,你的果园你做主,影子要是能回来帮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哦哦!”傻蛋好像听懂了什么一样?又好像什么也没听懂,只一个劲地点着头。爸爸这时候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林颖慢慢地把目光移到傻蛋的脸上,爱的火花迅速在两人身上蔓延,抹红了她幸福而美丽的小脸,而他的眼里也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柔情蜜意。

  这时候,窗外传来了喜鹊的欢叫声,像是在为这对有情人送上最美好的祝福,也像是给他们永恒不变的爱情谱写一首浪漫的,温暖的诗文。这情景是那么的感人,那么的惬意.温馨。

  今天是个好日子,傻蛋的爸爸妈妈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这几天太累了想要休息,吩咐傻蛋带上林颖一起去果园看看,顺便喂喂鸡。这样做当然是想让他们有更多的相处空间,加深彼此间的感情。俩个年轻人也知道他们的用意,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罢了。

  傻蛋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出门的时候也不敢牵林颖的手,生怕村里人见到会说闲话。反而是林颖主动上前来牵了他的手,这让傻蛋心里很不自在,目光有些躲躲闪闪,还时不时地环顾四周。林颖一脸幸福地看着他,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他是一个好男人,跟他过日子心里踏实。

  有些事越是想藏着掖着,就越容易让人看出破绽。这不,迎面走来了一个人,这人摇头晃脑袋的,有些二流子的作派,看到林颖和傻蛋在一起心里就很不爽,心生歹念地朝他们走来。林颖见到他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躲到了傻蛋哥哥后面。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李大叔家的独苗李仁好,从小就被他妈妈惯着,养成一身的坏毛病,流里流气的,让人见了就恶心。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欺负人,特别是像林颖这样长得好看的姑娘。

  本以为躲在傻蛋哥的后面就安全了,可李仁哪有那么好心轻易就放过她,他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嬉皮笑脸地说:“颖妹妹,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见你上我家去玩,我可真想你了。”二流子就是二流子,什么话都敢说。林颖吓得不敢吭声,而傻蛋这时候已经板起了脸,厉声地呵斥道:“李仁好,你想干嘛?”李仁好依然是嬉皮笑脸的样子,拍了拍傻蛋的肩膀说:“兄弟,你看林妹妹长得那么好看,我又是大帅哥一个,你做哥哥的应该成人之美是不是?”“给我闪开”傻蛋根本就不打算跟他多说话。李仁好是个欺软怕硬的主,见傻蛋没给他好脸色,只好闪过一边,耸了耸肩膀说:“你们过去,你们过去。”林颖看到路已经让开了,急忙推着傻蛋哥哥往前走,就在林颖放松了警惕的时候。李仁好露出了奸诈的鬼笑,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皮笑肉不笑地说:“林妹妹,聊一会呗!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没话跟你说。”林颖拼命地想挣脱却怎么也挣不脱。这时候傻蛋回过头来,怒目圆睁地抓住了李仁好的手,使劲地向后掰,弄得他嗷嗷直叫,立刻松开了林颖的手。傻蛋又再使了一把劲顺势一推,李仁好不偏不倚的坐到了一坨牛粪上。林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不远处的一群孩子,也跟着欢呼起来,调皮的狗娃大声喊道:“仁好哥哥,我家的屎凳子好坐吗?软不软,暖不暖啊!”接着又是一阵的哄堂大笑。李仁好颜面扫地,哭丧着脸,连滚带爬地灰溜溜地逃走了。那群孩子还跟在后面叫着喊着,还不停的嘲笑着。

  林颖用崇拜的目光看了一眼傻蛋,然后牵着他的手,轻轻地把脸贴在了他的肩膀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此时此刻他就是她心里名副其实的大英雄,在一起真好。两个年轻人都不再吱声,就这样静静地走着,享受着这份恬静的幸福,感受着对方身体的温度,感受着来自内心深处那种酥酥的,麻麻的,血液的涌动。

  走着走着,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小溪边,溪水很浅但很清澈,能看见水底的鱼儿和小虾在游来游去。有成群的,也有成对的,就像幸福的小夫妻,又或者像傻蛋和林颖一样,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人。看得懂的,你会觉得这是一幅很美的画,懂得欣赏的林颖已经融入到了这幅画当中,沉侵在鱼儿自由自在的无忧世界里。

  “林妹妹,我们该走了,去晚了我们的***们可要生气了,它们还会哭呢!”傻蛋说得有板有眼的。林颖有些不舍地站了起来说:“你又不是鸡,你怎么知道鸡儿在说什么?”“我.我当然知道了,它们要是生气了,会跑过来啄你,啄你的脚的。”“那它们哭的时候呢?”林颖好奇地问。“呃——”傻蛋想了想说道:“它们哭的时候啊!就哭罗,就哭罗,那声音尖尖的,有点刺耳,有点凄凉。”林颖听后哈哈大笑起来,看来养鸡的还真是听得懂鸡话,挺有趣的。笑着笑着,林颖刻意地停了下来噘着嘴说:“背我”。好像将军在发号施令一样。傻蛋有点不解地说:“林妹妹,水很浅的,脱了鞋子就可以过去了。”林颖假装生气又带有几分撒娇地又说了一声:“背我——!”。

  这一次,傻蛋不敢怠慢了,连裤脚都来不及收起就蹲了下去,看得出他很在意林颖。林颖娴熟地一跃而起,轻松登陆。傻蛋身上背着林颖,脚下依然显得很轻松,也许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不过他长得还真是壮实,要不也不会把李仁好弄得嗷嗷直叫。他背着她走过了小溪,上了岸。背上的公主还没有发话,他也不敢问,就这样一直背着,要不也不会说他在她面前更像是一头牛,她一直是爸妈的掌上明珠,凡事都得悠着点。

  走了没多久,已经看得见前方密密麻麻的果树了,现在正是挂果的季节,树上就像是挂满了小小的绿球一样,可爱极了。难怪傻蛋每次来到果园心情就特别的舒畅,所有的疲惫,所有的不快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在他心里,早已把果树和小鸡当作自己的孩子,给它们讲讲故事说说心里话,有时也和它们一起嬉戏玩耍,果园更像是人间天堂一样给他带来无穷无尽的快乐。

  傻蛋走进了果园,对着身后的林颖说:“林妹妹,我们到了,你下来吧!”可身后的林颖一点动静也没有,难不成是睡着了,他又试探了一下,还是没有反应。他在心里直呼糟糕,又不能把她放下来。这时候,果园里的鸡儿们都发现了自己的主人,像缺碮的水一样涌了过来。一边是饿得发慌的小鸡,一边是自己最疼爱的林妹妹,放下她又于心不忍。其实他并不觉得她是一个累赘,相反的,有她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有使不完的劲,这就是爱情的魔力,他很乐意背着她一起干活,有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心里美滋滋的。

  傻蛋背着林颖走进了一间砖瓦房,里面堆放着像一座座小山似的饲料。他从角落里拉出一辆手推车,揭开饲料袋,用铁瓢舀着饲料。一瓢一瓢地把车装满,然后拉了出去。他拉着车在前面走,鸡儿们拼命地在后面追,生怕晚了就没有东西吃一样,个个争着抢着,有了小鸡的陪伴,本来枯燥无味的工作变得有趣起来。要是在平日里,傻蛋可能还会哼上一两首歌曲,可今儿不行,因为他背后还有个林妹妹,弯着腰喂鸡已经很吃力了,更何况还要拉满满一车饲料。今天是他在果园最累的一天,也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最浪漫的一天。因为他收获了爱情,收获了林颖的一颗心,这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要珍贵。他这样想着,心里无比的舒坦,嘴里还自言自语道:“林妹妹呀林妹妹!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累赘,我愿意背你,是因为我爱你。我乐意疼你,那是因为你住在我的心里已经很多年了,你要是不开心,我心里也会难过。你要是愿意嫁给我,我还要疼你一辈子,宠你一辈子,惯你一辈子,让你永远做我的公主。你要是委屈了你就骂我,你要是难受了你就打我,实在不忍心的话,你就扯我耳朵,掐我一下也行。”说到这,他小心地回过头来看了看,生怕她已经醒来,只见她双眼紧闭还在熟睡,又接着说道:“我要好好经营我们的果园,好好对你,让你过最幸福的生活,给你盖大大的房子,还要给你买电视上经常看见的车子,外国佬管它作‘笨死’,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叫‘笨死’,但车子很好看,你一定喜欢。”顿了顿他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说:“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要帮我生一大堆的孩子,这样我们的果园就热闹了。”停了一会,撒了几把饲料后又说道:“你知道吗?我在果园里除了想你就只有和鸡儿们说说话了,有时候真是无聊透了。现在你回来了,我心里高兴,可你是大学生,大把大把的好工作在等着你,大把大把的有钱男人看到你都会流口水,城里比我们乡下好太多了,我又不能自私的把你留下来,怕委屈了你,我昨晚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一整晚都没有睡好。”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些话本来是要当着林颖的面说出来的,可他做不到,一看到她心里就砰砰乱跳,心乱如麻,所有的情话都鬼使神差般当了逃兵,所有的思绪都变得杂乱无章,无从说起。‘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尽情地释放吧!’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虽然她听不到,但至少是在她面前说了’。傻蛋心里非常渴望林颖能听到自己说的话,但又觉得这样很尴尬。所以他现在就像是做贼心虚一样时不时回过头来看她,还好她还没醒,心里有几分放心又有几分失落。不过他又希望她不要那么快醒来,至少现在别醒,因为他还有很多话没有讲完。于是又着急地补充道:“林妹妹,你知道吗?你上学的这些年,我就一直心神不宁,食不甘味,就怕你上了大学会嫌弃我这个乡巴佬,跟那些有钱的城里人跑了,那样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一定难过到哭、难过到不想活,可是你没有。”说到了自己的痛楚,他稍稍做了停顿,撒了几把饲料后又接着说:“有些时候真的好想和你一起去学校,可惜我已经错过了最美好的时光。所以只能在家里自学,学认字,学拼音,还学了一些种植和养殖的知识,虽然书里面有很多我看不懂,不过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终于把活干完了,身子也快累得不行,全身都湿透了,林颖还在熟睡,不知道她的梦里会不会梦到他。他岔开两腿坐在了一张长凳上,这样既可以休息,又不会惊扰到林妹妹。“睡吧!多睡一会,我还有一句很重要的话没有讲呢!”他回过头来深情而温柔地看着她说:“林妹妹,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也爱你”这时候耳边传来了林颖轻轻地,柔柔的声音,她从他的身后滑落下来,然后岔开双腿坐在他的腿上,含情脉脉地说:“我也爱你,傻瓜”。感动的泪水已经湿润了她的双眼,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跳,用自己的胸口紧紧地贴在他的心口上,两个人情不自禁地相拥在一起。此时此刻,他们的身体已经融化到一起,他们的心也融化到了一起,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两颗心变成了一颗心。剩下的,就是放從的抚摸,拥吻,还有天昏地暗的陶醉和呻吟,全身的毛孔都在放肆地张开,让人全身酥软无力,棉柔如水。汗水又再一次湿透了全身,这次不只是身体,而是两个灵魂都湿透了。除了汗水,还有脱框而出的泪水和内心深处喷涌而出的汩汩洪流。只有拼命的撕咬才能慰藉心中那份长长的相思之痛,才能满足蠢蠢欲动的灵魂和如火的欲望。

  小鸡们歪着脑袋,用好奇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主人,不知道他们嘴对着嘴是在干嘛?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喘着粗气?为什么会发出那么奇怪的呻吟声?

神三笔

她撒娇,他从她,她任性,他惯着,她要他背,他二话不说。她为了试出他的的真心,她假装睡着,最后她哭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