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安董的极品女秘书

第27章、真相大白

安董的极品女秘书 秋月明朗 2202 2018-08-10 17:52:00

  蒋菲菲找着了安国靖?

  安博瑞简直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喜过望、异常激动的他对着话筒可着嗓门囔了起来:“什么什么,我没听清楚,菲菲,你,你再重复一遍!”

  蒋菲菲明白,安博瑞并非没听清楚,只不过是这个消息完全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已。因此,她字正腔圆、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安国靖找到啦。我们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好好好!谢谢,谢谢,菲菲,太谢谢你了!”安博瑞激动和兴奋的情绪溢于言表。随即,他又关切地问道:“孩子他,他怎么样,没事儿吧?”

  “您放心,咱小帅哥好着啦。”

  说完,蒋菲菲就摘了机。

  “慧珠,告诉老姚多弄俩菜,晚上我得喝两盅。”撂下电话,安博瑞兴致勃勃地嘱咐杨慧珠。

  车子总算回来了。

  打开车门,看见从车里出来的安国靖,一直陪着安博瑞在院子外面等候的杨慧珠絮絮叨叨地连声念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菩萨保佑。阿弥陀佛!谢谢菩萨保佑……”

  “爸爸,”憋得满脸通红的安国靖缩头缩脑的来到父亲跟前,耳语般的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欺骗了你们……”

  安博瑞望着低眉顺眼的儿子,有点莫名奇妙:“欺骗?你是说……”

  “杨妈,晚餐准备好了对吧?”蒋菲菲赶紧打断了安博瑞,她对满头雾水的杨慧珠说:“快带孩子吃饭去吧。”

  看着紧随杨慧珠走进宅子里的儿子背影,安博瑞转脸问道:“菲菲,快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蒋菲菲撇撇嘴,笑了笑,说:“刚才,安国靖不是向您道歉了嘛。”

  安博瑞邹起眉头说:“你是说,安国靖被绑架是个骗局?”

  蒋菲菲点点头,没吭声。

  “为什么?”

  “不为什么。孩子淘呗!”

  “哦,啥事儿没有,闹得惊天动地、鸡飞狗跳的就为着涮咱玩儿?”安博瑞懊恼地自言自语:“这叫什么事儿,吃饱了撑的!”

  蒋菲菲不无怨艾地埋怨说:“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孩子。若不是你们家的管家婆杨妈沉不住气儿,事情也不会发展到惊动您老人家的地步。”

  “你倒说得轻巧。现在社会上这么乱,听说孩子被绑架了,谁还沉得住气儿。”安博瑞为杨慧珠开脱说:“就别说她一个老实巴交的女人,刚才我都吓得心里直打鼓。”

  听安博瑞这么一说,蒋菲菲也就附和道:“也是哦,乍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是六神无主,脚都吓软了。”

  “对不起啊,让你跟着虚惊了一场。”安博瑞略带歉意地说道。

  蒋菲菲微微一笑,说:“没事儿。虚惊一场还不好哇?谁也不希望真的出事儿,对吧?”

  “说的也是。”蒋菲菲的善解人意让安博瑞感到很宽慰。想了想,他又说:“这臭小子也太不像话了。等会儿吃完了饭,真的好好修理修理他!”

  “别!”蒋菲菲斩钉截铁地阻止说:“瑞哥,您千万别!刚才在西单商场那儿上车时我向孩子保证过,好好的跟我回家,老老实实向爸爸道个歉就一定不会有事儿。”

  既然蒋菲菲如此说了,安博瑞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随即,他似乎想起什么,于是问道:“你刚才说安国靖在西单那儿上的车?”

  “对呀。”

  “你怎么就知道他在那里的?”

  蒋菲菲神秘地一笑,说:“您随我来。”

  进了屋子,蒋菲菲按下了电话录音键,说:“瑞哥您听听。”

  安博瑞说:“这不就是刚才那臭小子骗人的对话嘛。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蒋菲菲再放了一遍,说:“您是不是还听到旁边的杂音?”

  安博瑞仔细听了一遍,说:“好像是公交车到了西单商场报站的声音。”

  “这不就对了嘛!您想,他们京城实验中学离西单就那么几步路,小孩子爱凑热闹,他不去那儿去哪儿?”蒋菲菲兴奋地说:“其实,在您接到安国靖的电话之后,我就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合常理。”

  “哦?”安博瑞好奇地问道:“怎么个不合常理呢?”

  蒋菲菲得意地微微一笑,说:“你没发现这起所谓的绑架案,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丁点儿绑匪的身影?”

  “对呀,从一开始的电话就都是安国靖这臭小子打的。嘿,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还有,为什么这孩子老是跟他姑姑打电话呢?按道理绑匪肯定是要让当爹的拿钱赎人,可是他偏偏一听见父亲的声音就把电话给挂了,这不都有疑问吗?”

  安博瑞听蒋菲菲说得头头是道,忍不住感叹起来:“嘿,都说头发长,见识短,怎么到你这儿就满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呢?”

  “嘿嘿,我聪明呗!”蒋菲菲自负地嘿嘿一笑,随即又补上一句:“开个玩笑噢,我再聪明也比不上瑞哥您呐。当时您不是着急上火嘛,观察和分析问题肯定就很难抓到要点。其实,这就叫做当事者迷,旁观者……”

  “喂,蒋菲菲同志!”安博瑞瞪着蒋菲菲,佯怒说:“身为董事长秘书,董事长家里出了事儿你居然敢说自己是旁观者,该打不该打?”说着,他抬手高高地举起巴掌。

  蒋菲菲调皮地吐吐舌头,嬉皮笑脸地说道:“该打。但是,该打的不是我,而是您!”

  “打我?你错了还要打我,这不就没有天理了嘛!”

  “我跟您说,谁让您雇了个什么不负责任的生活车司机,接个孩子都会不准时。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出这事儿。”蒋菲菲埋怨说。

  就在这时,杨慧珠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客厅,她恭恭敬敬地说道:“先生,您和菲菲小姐的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本来,蒋菲菲的话已经让安博瑞将满肚子的不满和气恼都转移到了倒霉的胡郭华身上。按照他的脾气,绝对不可能容忍如此玩忽职守的员工继续留任的,可是杨慧珠的到来让安博瑞内心正在升腾的火气顿然熄灭了。他暗自叹了一口气,以十分冷峻的口吻轻言漫语的对杨慧珠说道:“慧珠哇,回头告诉你那个亲戚,以后做事情必须丁是丁卯是卯。行不?”

  了解安博瑞秉性为人的杨慧珠知道自己的东家是一位有理不在声高的人,听见如此严肃的说话情知他已经很生气了。同时,她也明白,这回东家是给足了自己面子,要不然的话,直接就得将胡郭华给炒了鱿鱼。因此,她赶紧陪着笑脸,毕恭毕敬地应声回答说:“先生,实在是对不起,慧珠给您添麻烦了。回头我一定狠狠的教训不争气的侄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