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情谋未央

第六十三章 回忆入梦

情谋未央 翊妉 1889 2018-12-06 23:55:50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将银筝惊了一惊,她慌忙抽出被慕涯离握紧的手,后退了几步,摆好了预防的姿势后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都不认识你,为什么要跟你走?你到底是谁啊?”

  “筝儿!”慕涯离有些失控的上前扣住了她的双肩,“我是慕涯离啊!你怎么会不认识我了呢?!对了,青鲲胆!你不记得我总记得青鲲胆吧?!”

  银筝听着他激动的语无伦次,更是摸不着头脑了。直到他突然失控似的问出了有关青鲲胆的问题,她才反应过来,反握住了他的双臂,凝眉正色道:

  “你知道青鲲胆在我这里?你从哪里得知的?究竟是谁给你的消息?”

  见银筝终于记得一件和他有联系的物什,慕涯离开心极了,连唇角都不由勾起了一些笑意。看着面前的人那探究的眼神,他忙道:

  “我当然知道啊,青鲲胆是家族至宝,若不是我,你怎么可能……”

  “阿筝——!”

  慕涯离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身后传来的呼唤声打断了。银筝闻声转头,便看到了苏且黎踏着月光而来。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似乎看到了苏且黎脸上带着那么一丝慌乱。

  苏且黎其实一刻之前便追上了银筝,他本是打算立即上前去的,却在慕涯离转过身的那一刻生生顿住。那一刻,他的感觉几乎无法言喻。他从没想过这个男人居然还活着,而且居然又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了他的阿筝的身边。

  当苏且黎看着慕涯离对着银筝露出熟悉的、一样令他讨厌的微笑时,他的心都提了起来,他真怕银筝下一刻便也会笑着喊出他的名字。他几乎是想立马去到她的身边,将这个令他觉得的危险的男人赶走。可是他没有,因为银筝根本不记得他,还问他是谁。

  那一刻,苏且黎才算是松了口气,看来“忘尘”的效果果然是极不错的。曾给阿筝留下那样深刻记忆的人,如今竟然被她忘的分毫不剩。

  于是苏且黎默默隐在了树后,一来为了听听忘记慕涯离以后的银筝再次面对他究竟会是何反应,二来为了看看忘尘的效力到底多么强劲。当然了,若是有任何不合适的地方,他也会立即出现,防止事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可他没想到慕涯离会心急至此,居然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带走银筝,还会和她提起青鲲胆。他若是想告诉银筝青鲲胆的来历,那便少不了要提起三年前的事。这是他绝对不能允许的,所以他走了出去,装作刚刚追来的样子。

  银筝见到他,本能的向他走了过去。慕涯离看着她的动作,眸内的伤痛似乎深了几分。但看着苏且黎不断逼近的脚步,他咬了咬牙转身离去。苏且黎看着他转身离去,眸色沉了沉,刚想动身去追,却看到冲着他走来的银筝,于是顿住了动作。

  继续追下去绝对会引得银筝好奇,与其到时候节外生枝,又让银筝与慕涯离有了机会接触,纠缠不清,不如先放他离去。反正只要银筝还在自己这里,他必然会想办法回来,到时候再从长计议也可以。

  “且黎,你怎么追出来啦?”银筝迎了上去,顺从的让他揽进怀中,仰头问到。

  “你还好意思问?”苏且黎嗔怪的点了点她的额头,“我刚才回到内室便看到床上被褥凌乱,窗户大开,吓都快吓死了,生怕你会有什么意外,自然得追出来啊。”

  瞧着苏且黎眼瞳中的担忧,银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

  “我不是故意的嘛。我方才被窗框的响动惊醒,醒来便看到他站在窗外。可我稍稍一动他就走了,我急着去追他,便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哦,对了!他似乎知道青鲲胆的……哎?人呢?”

  银筝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却发现身后的人早已经不知所踪了。她有些奇怪的挠了挠头,本来还想问问苏且黎认不认识这个说话奇奇怪怪的人呢。也不知道这人这样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去到底是想做什么,于是自顾自的道:

  “他好像认识我,知道我的名字不说,居然还知道青鲲胆在我身上。我正想仔细询问清楚,你便来了。他怕是心虚吧,居然这样就被你吓跑了。”

  苏且黎闻言,神色冷了冷。在银筝面前,他和慕涯离两个人究竟谁心虚还真不好说。可是他要保证三年前的事不能再次上演,所以他拉过银筝,正色道:

  “阿筝,你身怀青鲲胆的事根本算不得秘密。只要下了功夫去找,必然能够有所发现。你看,我不也知道它可以吸引尺素的事么?所以你以后必得警醒一些,不要让什么人都有机会近你的身。青鲲胆被那么多人追寻,万一他们是图谋你体内的青鲲胆,想要伤害你怎么办?”

  “也对。”银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当心的,你别紧张了。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瞧着银筝认真的应允了他,苏且黎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拥着她回了卧房就寝。可就在当晚,银筝做了一个奇怪至极的梦。

  梦里她身处一处装修极其气派的庄园之中,那庄园到处张灯结彩,洋溢着一片喜庆的红色,俨然是在筹备着一桩喜事。

  画面一转,她身着一套绣工精美绝伦的喜服,正心事重重的坐在梳妆镜前,这表情同她身后那些满脸喜色的侍女和喜娘格格不入。

  就在天色慢慢由明转暗之时,喜娘激动的说着时辰快到了,而后就将凤冠戴在了她挽成了凤尾髻的青丝之上,然后又用鲜红的盖头遮去了她的目光。而后她便被众人簇拥着出了房门,通过盖头下的余光,她朦胧看到一个和她一样穿着喜服的男子,他递给了她一截红绸。

  银筝顺从的接过了那截红绸,任由他牵着走向了庄园的正堂。一路上,众人的欢声笑语,喧闹的丝竹之声不断的穿透她的耳膜。

  可她却能清晰的感觉到,梦里的那个她,丝毫没有作为一个新嫁娘的喜悦和幸福。

  

翊妉

新郎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