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金銮旧客记凤凰

第三十五章攻城怎计卿安好2

金銮旧客记凤凰 言庭之叶 1568 2019-03-02 12:29:00

  既然心里有了算计,这路上的时辰便浪费不得,又怎肯嫁他人之手照顾自己心念之人。

  只是他这番的计较却是苦了已然并入膏肓的凤云溪。

  皇甫羽真的血时不时便喂给她,可那不是解药甚至对她来说比吃毒药还要难过。

  他的血每每进入她的身体都会有种灼烧般的疼痛,她恨不得起身杀了那个让自己这般痛苦的人。

  而一旦血液的力量消退,她又跟坠入冰河一般寒冷,便是每个骨头缝里都像是能生出冰碴儿一样。

  这般反复的折磨一连几日,她几乎已经要脱像了,起初她还能感知周身的总总厌恶甚至是憎恨那堂而皇之当小人的皇甫羽真,可回来,她已然被折磨的失了无感,为了让自己好过一些她甚至放任自己陷入深度昏迷。

  当皇甫羽真发现她越发不好后便也急了。

  “离燕华山还有多久路程?”皇甫羽真挑了帘子,只是挑起一点不敢让外面的邪风钻了进来伤了怀中之人。

  “回殿下话,若以这样的脚程走怕是还有两日才能到。”侍卫长上前答话。

  “还需两日……”皇甫羽真眯了眯眼,将怀中的人又抱紧了几分。

  以此时她的情况怕是很难再坚持那么久。

  “放闪羽给魁带话,让他半日之内准备好救人。”说完一阵银色身影从马车内越出,飞身腾跃而去!

  “殿下……”寰玉愣神了半晌才觉察发生了什么。

  那样深藏不露得殿下,为了那样一个女子竟然动了真力?难道那个女人比江山还要重要吗?

  她来不急唤她的殿下,因为他早已带着凤云溪不知所踪了,而马车上的小翠自是更无从得知。

  凤云溪被皇甫羽真护在怀中疾风而行,在他们走后一只闪羽便直冲云霄不知所踪。

  当皇甫羽真带着凤云溪站在燕华山颠的一棵梧桐树上时已是小半日之后的事了。

  “这般招摇的作风可不想你。”

  树下坐着一人正在乘凉,对于头顶站着的人,连眼皮都懒的抬一下,自顾自的喝着手边的酒。

  “可准备好了!”不是问,而是肯定。

  “你比要求我的可早了半个时辰,怎知我就准备妥了!”看着那人从树上跃下连一片叶子都没沾染,便是那怀中人都无一点移动。

  “夕子该为南诏国百姓的福康再多祈福些时日,你说三年五载的可够?”皇甫羽真头也不回的想着面前的木屋而去,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一阵清风拂过后魁已然在屋内催促了。

  “什么黎民百姓,你还是先顾好眼前人得了。说好了,人我给你救,夕子下月初我必须见着。”每个人都有弱点,魁的弱点什么都不是,而是对一个女子的那一眼。而那个女子偏偏不是常人,而是南诏国的圣女,名为墨风兮子的南诏苦夏人。

  苦夏人是南诏极为罕见的族人,族内多为男性,女子便是有也百病缠身活不过十二,若有活过十二的便会被尊为福女,而这些福女中每隔百年才会出一位开了天眼预知未来祸福的圣女。

  苦夏族的圣女因其特殊也便成了南诏国的圣女,这墨风兮子便是这样传奇的存在。

  魁在圣女即位那年看了她一眼,自此眼中便再无她人,他费尽心机接近她成了她的药师尊,他日日盼着见她,甚至觉得她兮子的兮不好而私下唤她夕子。

  她在魁的眼中便是那最美的夕阳之光,华美而着人眼眸。

  而帮他接近夕子的人便是这太子,因看那人的一眼,愿将自己永生永世囚禁在只有她的世界里。为了她他什么都愿意!

  “在你眼中黎民百姓怕是连你那手边的酒壶都比不得!”皇甫羽真讽刺的一笑。

  “你笑话我……?皇甫羽真咱俩是彼此彼此,你我可都不是什么翩翩君子,又何必非装的清新脱俗哪?”魁邪魅一笑,要知道世间万物自有它的命数,他就是他自己做不来拯救苍生的大业,当然他的夕子喜欢那样的救苦救难,他就帮衬着……只是他从来不在乎别人的死活。

  “你救她我还你人情……你我互不相欠!”当年他帮他当少圣女身边的药师尊,他答应护他性命无忧。

  如今他要他救凤云溪一命,自然也要付出代价。

  “算你通透,这份人情欠着,总是要还的,只是你要知道我的人情向来不好还!”当年为了一个药师尊的位子,他可是清楚皇甫羽真动了怎样的手段,既不能让他这个药师尊手上沾满鲜血,又不能让人跨越了去……想想当年魁诡异一笑,看了眼皇甫羽真怀里的女子。

  她,或许都不知道这身边人是个什么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