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金銮旧客记凤凰

第三十四章 攻城怎计卿安好

金銮旧客记凤凰 言庭之叶 1574 2019-03-02 10:26:00

  太子和翰王的博弈乃是南诏与东周关系的博弈,南诏重臣自是不赞同自家太子如此行事的,可是这里除了太子便无第二人有这等决断力了。

  皇甫羽真自是清楚这些臣子不敢枉自僭越来阻挠他,至于这面前的翰王他到还放不进眼里去,只是他也从翰王的举止中看出一些蹊跷,显然他这翰王竟也不希望凤云溪活着,看来这凤云溪可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在各国间关于她的传闻到是真不少,但绝大多数谈论起她的事时都带着贬低言辞,毕竟女强又可以堂而皇之的站在朝堂上与男儿一起议论国事的,这人别说在东周是第一份,便是在它国也是绝无仅有的人物。

  只是这样厉害的女子同样是招人嫉妒的,自然便是那些男子看到她的美貌也难对她有任何好感。

  他是在南诏后宫长大的,所经历的自是比她要多,他对她到是很好奇,好奇她如何能让自己脱离劫难化险为夷。

  这些人的较量对于昏迷的凤云溪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要知道她此刻连自己的小命都未必能保住,当初若她知道多管闲事当好人是这个下场,她估计会有多远躲多远。

  可如今后悔药是吃不了啦,只能在昏迷中迷迷糊糊的揣测着自己未来的命运。

  凤云溪在会中感觉到自己被抬上了一辆马车,她听见自家的侍女一直小说的在她耳边嘀咕着“女公子……这可怎么办才好啊,连翰王都撒手放咱们跟哪南诏太子走了。”

  笑话,虽然这南诏太子未必是个好东西,但留在翰王身边绝对不如跟着这太子走来的好。

  虽然她知道这太子皇甫羽真很是有问题,可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国家压着,他是不会让自己出意外的。

  “既然太子殿下已然这般说,那本王也无话可说,本王便在南诏都城等候太子殿下完璧归赵了?”赫连绝微眯着眼睛笑对皇甫羽真,眸光淡淡扫了一眼已经放下帘子的马车。

  “自当如此,时间不早本殿下便带人上路了。”皇甫羽真十分淡然的回了一句,脸上的笑容始终如一的得体却疏离。

  转了身,皇甫羽真便上了另一辆马车,一声低低的“出发”后,马车队伍便缓缓离开了孤城。

  燕华山在南诏腹地,与南诏都城甚是遥远,离着这孤城也是千里的路程。其实皇甫羽真大可以放出闪卫让魁在中途相会减少时间,可他却偏偏不想太快让那另一辆马车上的人那么早就生龙活虎起来。

  他抬起手撩起衣袖,看了眼手上的伤,有他的血在她便是多糟一些罪也是无性命之碍的。

  马车晃晃悠悠一路走走停停,因顾及着凤云溪的身体也不敢太赶路。

  起初小翠跟着凤云溪一起乘坐一辆马车方便照顾,可是也不知怎地她总是多数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无法太子便提议让她换了个马车去休息调整,而她家女公子便不知被太子安排了什么人在照顾。

  小翠想反对,可她虚弱的简直站立都困难,跟本没有可能照顾自己女公子,于是她只能听天由命的与她家小姐隔了好几辆车遥遥相随。

  而小翠不知道的是这照顾她家女公子的人根本不是别人,就是那南诏的堂堂太子爷。

  “殿下……还是让奴婢来吧,您……您这样为时不合时宜。”寰玉跟在凤云溪的马车边走着,交集且小声的提醒着车内座进去的太子爷。

  “她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不能离我遥远,病者而已这一路也无杂人,便如此吧!”他自是知道自己这般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却有为不妥,可当他把凤云溪柔软的身体半倚在自己怀中后,便生了一丝不舍。

  他自然不是一个没有开蒙的少年郎,便是他的侧妃也是已有三位了,可就是那么奇怪,那么多女人的身体好像都抵不过她的身体那般柔软,他将自己的血通过她的唇一点点喂进她的身体时,他竟有着莫名的兴奋,好像此时此刻她的身体中自此有了一个自己一般。

  他动了私信……那又如何?他从来不是一个扭捏的人,从小到大他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他必须承认面前这个女人不论是身家背景、个人地位、材智头脑,还是那不输任何女子的外貌,她对他来说都十分适合他的东宫之内的那个主位。

  对于自己欣赏且看中的人,他欣喜他狂热,他甚至觉得她了解了真正的自己也会投入到他的怀里。

  只是他们还需要时间,她还需要适应自己,他们之间还有国与国的鸿沟,但那都无所谓,因为他相信她……就应该是与自己并肩之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