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金銮旧客记凤凰

第三十章 总是相逢应不识(二)

金銮旧客记凤凰 言庭之叶 1542 2018-10-04 10:16:00

  所来医者和前面几个皆有不同,小翠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茶盏,一脸茫然。

  “你家大人所中之毒乃是奇毒,她此刻醒了便会异常干渴却不可真的喝水解渴,只能用棉花蘸水一点一点在她唇角渗透,以缓解她的干渴之症,万不能让她饮了水去。”医者蹲在凤云溪跟前为她施针,让吐血不止的凤云溪得以缓解。

  听见医者之言,小翠忙上前细细询问“我家大人现在如何,可有办法解毒?”面前这人是今日唯一一个知道她家女公子是因何而病的人.

  “此毒老朽解不了,但……老朽知道有一人能解!”医者看着小翠说着,眼眸中一闪而过的锐利被做小幅低的姿态掩盖了过去.

  小翠心急自家主子的性命哪里还顾得上眼前人的种种,忙上前问了个详细。“敢问先生能否告知是何人,我好拆人去请,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自家主子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便是今日落在了凤家家主哪里,想来也是此等说辞绝无二话的。

  “姑娘稍安勿躁,并非老朽有心隐瞒,只是那人确不在这孤城,此人名魁是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老朽也只知此人与我南诏太子有些联系,至于他在哪?老朽确是不知了。”说完词话医者甚是无奈的一叹,确在低下头后漏出一丝无人察觉的笑意。

  小翠听了便愣住了,一旁跟着的南诏官员也是一愣,随后便恼怒的叱责了医者。“胡说什么,太子身边的事你一个乡野村夫如何知道。”太子身边的人那里是一般人可知晓的,这样看来此人便是在说谎。

  “小老儿哪里该胡乱说,听闻太子殿下也来了孤城是与不是且问了太子便是了。”医者因官员的话而瑟缩了下,确依旧坚持自己所说的,并要求求证于太子。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啊!问过你们太子不就知道是真是假了吗!”魁是什么人小翠不清楚,她只知道那个人或许可以救自己主子的命。

  “……”

  小翠的话说完却没人敢妄自回答她,大家都低着头像是没听见一般,开玩笑谁会那么大胆子跑到太子面前去询问,便是真有此事也万不能由他们这些人去问。

  小翠看着这些人默默无语的样子,急的直跺脚。可是不论她如何着急,也说不动这些眼前。

  “是何事要问本太子?”就在大家都十分尴尬时,一声清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大家齐齐看向门外,不敢置信的发现门外走来之人正是他们的太子皇甫羽真。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众人纷纷对着皇甫羽真见礼。

  皇甫羽真淡淡的点颌算是见过了众人,跨步走进凤云溪的塌前。

  “刚刚本殿下身边的女官来看过,说是凤大人这里并不好,想着凤大人是因为救本太子才受的如此重伤,便想着应该过来看看奈何本殿下也是身体欠佳,竟拖到现在才来,不知凤大人如今怎么样,刚刚又是又什么要问本殿下的。”皇甫羽真此刻站着,众人见他的面色依旧十分灰白,也不知是因为体虚还是身体还病着的缘故,额头上竟然还微微透着汗气。

  “南诏太子殿下,小婢子待我家大人求您,这位医者说只有您知道魁的小落,而我家大人种的毒也只能这位魁先生才能解,请太子殿下看在我家大人救您一命的份上,告知此人身在何处,好让婢子着人去求了来救我家大人。”小翠想也不想的便跪在了皇甫羽真面前,在她看来面前人是她家主子唯一的救命稻草,此时此刻她也只能借着自家主子这点救命之恩求了这太子的一份人情。

  皇甫羽真见着小翠如此,嘴角不经意的向上扬了扬,只是这一丝丝的变化却因为他微微低下头而被人忽略了。“小翠姑娘不必如此,就你家大人本也是我该做的。你口中所说的魁可是哪位来自齐鸣谷的神医魁?”皇甫羽真有些不确定的问了句。

  小翠自然不知到底是哪位魁的,只得转了头看向一侧的医者。

  医者见人探寻的目光,便忙跪下低颌谦卑的答着。“小的所说的魁,真是太子殿下所说的哪位来自齐鸣谷的神医魁。”

  医者诚惶诚恐的匍匐于地,让自己看起来谦卑到不能再谦卑。

  “果然如此吗?那真是巧了,魁却是与我有些焦急也是因着这位本殿下这身体才得以支撑到如今这般,只是……!”皇甫羽真的话没说完,便停了下来,这让本来欣喜的小翠着急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