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金銮旧客记凤凰

第二十六章 夜~孤城(四)

金銮旧客记凤凰 言庭之叶 1608 2018-09-03 10:45:00

  这边请了医生给太子皇甫羽真看病,被送回自己院子的凤云溪自然也不会被怠慢了,毕竟东周国使臣刚入南诏便死于非命那两国战争便真是一处继发了,虽然南诏向来强横但也绝不会允许这等错事发生。

  自然这救治的人便早早的请来了看,只是就像孤城城主说的一样请来的人一个个都摇头请罪。

  这等情景让小翠更加焦急不以,哭的更是越发收敛不住,而跟着小翠还有一众东周国的随行人在屋里院外的有莫有样的哭泣着,仿佛这里面趟这着的已然是个死人一般。

  哭泣声吵的原本就失了神智的凤云溪越发难受,甚至这等难受已然超过了身体伤毒所带来的痛处。即便是在意识弥留之际也咬牙切齿的喊了句闭嘴。

  “……”

  小翠被凤云溪这句闭嘴噎着闭了嘴,因着小翠和屋内众人都听见了这句话,谁也不敢再出半点动静,哭泣声便成了低低的啜泣声。

  便是如此凤云溪也紧皱着眉头,浑身难受的劲,意识也越发的模糊了。

  “姑娘,这孤城怕是没人再能医治你家大人,现在我们太子也病着怕是也无法照拂你家大人,我看还是要做好打算才是。”孤城城主一脸为难的说到。按理说这等事情有太子在有朝廷的大官在是轮不到他这小小的一城之主来处理的,偏偏太子病了,大家又都知道这东周国使臣之事是个棘手的,便互相推诿着硬把他推到了前面,他也是很无奈。

  “大人,你这样说让我如何是好?我家大人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不信你们南诏的人能脱了关系。”小翠听了孤城城主的话也是气的不行,她家女公子这样他们说不能治便不治了吗?总要想想办法才是啊!

  “姑娘……姑娘莫急莫急,让我再去想想办法……想想办法!”见东周国的人急了,城主也是急的一头冷汗。

  城主出了屋去前厅再另寻他法,凤云溪院子里便只剩东周国的人了。

  “小翠姐大人现在如今这样,咱们该怎么办啊!”随侍的婢女哭丧着脸问小翠。

  “你问我我问谁去!”小翠被问的心烦没好气的怼了回去,转身回了屋,刚一进门便愣住了。

  屋内因凤云溪病着怕烦,医者和城主等人离开后便没留人近身伺候只在门外留了听音的。

  她想着进来看看自家女公子,却不想此刻内屋竟站了一男子。

  男子背对着她她看不见脸,来人身上又罩着黑色斗篷根本看不清穿着身段,小翠不知此人是谁又是如何进来的。

  “来者何人,怎么进来的。”小翠因着估计凤云溪的安慰,便想也不想上前便要拉那人。

  却不想还没碰到那人衣角便被一股子力量给扯了出去,连带的封了周身血道如一滩软泥倒在了地上。

  “少君……”一抹黑影隐匿于男子的身影中,仿佛一缕幽魂守护着某人。

  “她中的毒为何可有解?”男子站在凤云溪的床塌前,像喃喃自语般问着身后人。

  “影子刚刚探过,此毒甚是诡异,虽非无解影子却无能为力,但少君身边的魁会有办法。”黑影传来极轻的声音,小心翼翼的答着,生吧说错一句便会要了自己性命般。

  “魁……非他不可吗?”男子再问,语气中透着失望于薄怒。

  “影子不敢欺骗少君,唯魁可救此人。”影子的声音不敢有半分迟疑,果决的回答到。

  “她还能撑多久?”男子此刻的语气依然有了冰寒之气。

  “最多七日……便会毒气入心,药石枉然。”影子的语气越发的低沉,生怕下一秒面前之人便会脾气发作。

  “七日?魁在燕华山,七日……”男子喃喃自语着,若是正常人可不眠不休赶到七日到达,可此刻的人已然命悬一线如何能不眠不休骑马奔驰。

  男子抬手揉了揉眼睛,“有什么办法可以拖延她的毒发作!”

  “……”影子静默了。

  “说”

  无奈与眼前男子的逼问,影子只得开口如实回答。“少君的血百毒不侵,随救不了此人,却可维持她的性命月余。”这是他身为影子最不愿意回答的,可在男子的威压下又不得不说。

  “下去吧!”男子淡淡的开口。

  “……”

  影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看着他的背影便也什么也没开口,悄然的消失在黑影之中。

  “我就说总有办法能救你,看来我与你终归还是有缘,你救我一命,如今我便也要用自己的血帮你续命。我会带你去燕华山见能救你的人去,此刻便只能让你拿我的血将就片刻了。”他不是别人,乃是南诏太子皇甫羽真,他避过了众人不惜动用了影军团的力量也要救她性命奈何此刻他却只能用自己的血为她续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