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金銮旧客记凤凰

第三章 心生退意

金銮旧客记凤凰 言庭之叶 1523 2018-07-29 01:18:25

  凤云溪与魏晟光之间的感情回旋太子治自然是不晓得的,只因眼前的风光而开心的拉扯着风云溪。

  “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太傅,治会一辈子都记得与你这般凭栏而立的时刻。”太子治抬头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无尽光芒。眼前的人是他的向往,是这国家除了他父皇、母后最亲近的人。

  “景色便是景色,你要明白将来你就是这国家的太阳,每日都需勤勉自律就如太阳每天都会日升夜落普照众生而无一例外一样,你要懂得在你的子民心中你就是哪天是那个能给他们光明的太阳。”凤云溪太手指向远处的太阳,淡淡而又肃穆的告诉他。将来终有一日他要君临天下,终有一日要成为这个国家的君主,他必须学会普惠子民、恩威并重方能座的住那把龙椅。

  看着她说话的样子,魏晟光不免有些移不开眼睛,就是那样特例独行决然立于天地的女子才是他所要的,才是他愿意付出一生相携相伴之人。

  三人在山巅之处又站了片刻才动身下山,一路上太子治始被宫人拥护着走在前面,风云溪便有意走的慢几步跟着魏晟光并肩而行,两人小声的交谈着。

  “什么事让陛下这么急着把你召唤回来?”风云溪不解的问,像他这样的大将军驻守边陲无召不得进京,想见他一面都见不到。

  “具体合适陛下还未和我说,想来是要等春祭结束后才会知道。不过……回来便能见到你我很欢喜。”是的,这便是他快马加鞭返回京都最大的幸福。

  “我……我那里值得你这般。”我们的太傅大人风云溪难得面红耳赤,显出小女子般的娇憨。

  “若他日你我成婚你可愿陪我一起驻守边陲?”魏晟光有些不确定的问她,他爱慕她便想时时刻刻有她在身边,可他也知道边陲艰苦,便是再好也比不得这京都,事事再好也比不得那丞相府的十分之一。他怕她……。

  “魏大将军如何就这般思虑良多了?若你肯带着我四海为家,他日你我成家我自会四海跟随。”她是谁?她是当朝的太子太傅,是太学祭酒大人,并不是那庭院闺阁中的少女,一个人为了等她荒废了大好流年,而她自是要生死相随,不负郎情。

  “真的……”魏晟光一激动便忘了应有的礼数,一把扯住了风云溪的手,那样温和细腻的触感恍若羽毛划过他的心尖。

  被魏晟光握住手,凤云溪低头看着笑了笑,却没有抽出也没有责怪,那双手因为成日里握着兵器早已生了厚厚的老茧粗糙的如铁錯划在她手中也划在她心头。

  两个人便这般望着,忘了身处和地,直到太子治的一声太傅才让他们有些尴尬的松开彼此。

  “太子!”风云溪低垂着头掩饰着自己面色中的红晕。

  “太傅到治身边来吧,治有些书中不懂得有些要讨教。”太子强迫自己看上去无常,可心内却如排山倒海一般翻涌,她们二人说的话,他隐约听到,他一直都知道他们关系甚好,却不肯承认那和那女之情有何干系,如今隐约听到婚嫁之词内心甚是慌凉。

  她是他的老师,也是他心上认定的良人,是他太子妃的不二之选,也会是未来的东周国皇后,她……她怎么可以爱上别人怎么可以想着嫁于别人。

  太子所想风云溪自不知,与魏晟光点头示意过,便快走了几步来到太子身边。

  太子二话不说扯了她的手拉着。“太傅着台阶染了露水滑的很你且拉着我一些,切莫让我滑倒了。”他是太子自是不会有人让他滑倒的,可他这么说了她又不好当着众人面浮了他的意,只得无奈由着他。

  一路下山太子都不肯再松手,絮絮叨叨问了一些书本的学问也不过是平日里都讲过的。风云溪耐着性子又一一回了,便这一路下了山到了皇家设的春祭围场。

  见太子一众而来,早早等在哪里的太监总管马上迎了上来。

  “哎呦!殿下、太傅您二位可算回来了皇上让老奴在这等着,可是急坏老奴了!呦……魏大将军老奴眼拙没注意到您失礼失礼。”皇宫内廷大总管黄忠诚一脸谄媚笑着。

  “总管大人不必多礼!”魏晟光对这京都的官场甚是不太感兴趣,自然这人情也是懒得应对,而风云溪这大不相同,她在朝堂之上,倒是没人敢招惹她,便是这内廷大总管黄忠诚也得给她几分颜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