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三十章 出走(下)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02 2018-09-01 21:29:40

  我从未觉得,他的这般模样竟然比平常帅气许多。

  “不知道宋叔找我有何贵干?”

  “别装傻了,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

  两人之间刀光不见影的打斗悄然开始。

  季貊动了动食指上的骷髅戒,道:“恕季貊太笨,想不出您找我的理由。”

  “你还是交出真的羊皮卷吧,不然,你和宋灿都得死!”

  他的耐心已被消耗完了。

  “季叔忘了么?羊皮卷我早就给您了,您也是当场验证真假的。”

  季貃看向我们这边,使了个眼神,阿彪二话不说就要把我带走。

  那个吸血鬼也不是个好糊弄的家伙,瞬间挡在了我们的面前,阿彪被他甩到十几米远,而我的脖子正被他尖尖的獠牙抵着。

  死亡,死亡……

  此刻,这种感觉又开始强烈起来。

  我尖叫,害怕的望着季陌向他求助:“季貃!”

  他站在原地,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喊,但是他脚下的步伐踏出了一半却又收了回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要放弃我了么?

  “这小姑娘的血可真香,季貃你为什么就不尝尝呢?”他挑衅般的看着季貊,手在我脖子到处游走,我不敢动,怕他手一捏,我就完了。

  我远远便看见季貊露出了一抹笑意,随即说出的话却让我掉入十层寒冰。

  “把她养好一点,血会更美味。”

  当头一棒,我整个人在听到这丧心病狂的话后像被抽走了灵魂,思想和身体分了来来。

  刚才我还有点想要活命的想法,现在已经放弃了。

  我自己放弃了自己。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到这个时候了,我竟然还能做着季贤教给我的大义凛然。

  我再一次闭上了眼,这次,是真的等待着死亡。

  那个吸血鬼的目的并不是我,见我要自己放弃,又开始对季貊好言相劝了。

  “季貊,你要是把羊皮卷给我,我可以放了她,以后你们任何一个我都不会杀的。”

  我睁开了眼,冷笑:“大叔,你还是杀了我吧,他才不会为了我而去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你呢。”

  他以为,我是可以拿来威胁季貊的东西。

  可我知道,我对于他来说,可有可无。

  可他为什么是那样的表情呢?

  季貊终于不笑了。

  他眼里的神情我实在是琢磨不透,我从未看清过他。

  他时而温柔,时而冷漠。

  他时而微笑,时而沉脸。

  他时而高兴,时而生气。

  他时而对我好得超乎常理,时而不闻不问不管不顾。

  就连现在,我还是看不懂他任何的神情。

  他没有使用自己瞬间转移的能力,一步一步,在这深夜里,皮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

  终于,他站定在我面前,道:“你错了,我会救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救你。”

  我不可置信的抬头望进他的眼睛里,泪水再一次在眼眶里打转。

  模糊不清,可我终于看清,此刻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满眼的保护之欲,我在他眼里那个季貊,才是真的季貊!

  我毫无理由的信了他,无论现在情况怎么样,无论他多么恶劣的话语,我选择相信他!

  那个吸血鬼使了点力在掐着我的脖子,恶狠狠地:“你再靠近一步,我就杀了她。”

  “宋叔,你该知道我季貃的个性。她和羊皮卷,我一样都不会给你。”

  待他话音一落,我就被那个吸血鬼扔在一旁,季貃和他已经开始了打斗。

  那个吸血鬼用了很大的力气,我感觉自己落在地上时,体内的内脏也跟着荡了荡,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这一跤摔得还真不轻。

  季貃有些力不从心,总是被那个吸血鬼攻击到实处,我见势头不对,要去找阿彪帮忙,可一转头,哪里还有他的影子,他刚才也受了伤,估计是扔下他们先跑路了,早知道在家里就不帮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也就不会发生这些鬼事了。

  季貃节节败退,他身上已经见血了,可还在坚持着,我该做些什么?

  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别人打死。

  可是,我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真是没有的东西!

  他吐血了,被那个吸血鬼踩在脚底下。

  季貃是个自负的吸血鬼,他怎么忍受得了这般侮辱!

  王宋静,你怎么忍心让为了救你的他陷入危险?!

  我不能,我不愿意,就算是他为了还我的恩情,我也不要看到这样的他!

  我小心翼翼地爬到树林里,四处漆黑不见任何东西,我到处摸索着,到处寻着。断了的树枝,破碎的玻璃渣划伤了我的手,刮破了我的衣服,我终于找到比较满意的武器了。

  一根尖尖的木棍……

  即使我知道会失败,即使已经失败过一次,我还是要这样做。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沿着原路小心翼翼地爬了出来,躺在地上的季貃还在吐血,从他口里,身上的伤口,血流了出来,像是不会流光一样。

  这是他最惨的一次,因为王宋静。

  他看到了我,就像上次那样,他的眼神是如此坚定地在告诉我:“走。”

  “小子,你太得意。”

  “不让你尝尝苦头,你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说,真的羊皮卷你藏哪了?!”

  那个可恶的吸血鬼每说一句,脚上就会加大力气,我的心也像是被人抓住了,一点一点地凌迟着。

  快了,靠近了,我加深了手上的伤口……

  刺进去了!

  那根木棍插在了他的背上。

  趁他要将我碎尸万段之前,我捏紧拳头,放在了季貃嘴边,那是血。

  我知道,季貃此刻最需要的就是血,只要喝了血,他便能快速恢复。

  我又被那个老鬼扔在了树上,又从树上掉下来滚了几圈,又伤到了内脏。

  这一次,我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隐隐约约听到有很多人打斗和说话的声音,最后,我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围,有些发冷的身体落入了温暖中。

  是季貊身上唯一的体香,阿彪说,那是皮鞭草。

  我最终,安心地陷入了昏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