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二十八章 出走(上)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04 2018-08-14 20:43:50

  “王宋静,你以为我是瞎子么?”阿彪看着我俩眉来眼去的,终于开了口。

  我腰一插,头一昂:“咋啦?!吃醋了?!”

  阿彪无语的看着我,那模样,像是在说:“你们两个女性,能让我吃啥醋?”

  一个小时后。

  我把老师批改的试题拿到了阿彪面前,下巴又一昂:“怎么样?!”

  阿彪看着卷子上的分数,眉头一拧:“不错,就是分数难看了点。”

  我点头对他的话表示赞同:“是难看了点,61分刚过及格线,不过,我以前可从未及格过的,这次算进步很大的好不!”

  空气安静了下来,我似乎看见老师和阿彪头上飞过三只乌鸦……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信誓旦旦道:“不要看分数这么难看,我可是提前写完了卷子好不。放心,我下次一定考的比这次好!”

  自从我开始跟着季贤老师学习,阿彪跟我的关系也近了不少,不知为何,他总是在我学习的时候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有时候我觉得他在透过我看另外一个人。

  这个时候我就会调侃他一番,套着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对我爱搭不理的,这一来二去的,我两就熟络起来。

  此刻,他也是有些恍惚地看着我:“好,我信你,等会哥去请你吃饭。”

  这话说的,怎么就一股别扭劲儿呢。

  不过我也没怎么在意,原本是想叫着季贤一起去吃的,毕竟人家也尽心尽力地教了我些知识,可谁知她一口给回绝了,收拾着自己的书籍要走。

  说实话,请她吃饭其实也有点小私心的,我怕她留下来会碰见季貊,此刻见她要走,我也没多说些什么,仅说了些客套话就拉着阿彪哥出去了。

  吃完饭,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一进门,我就被眼前的情况给震惊到了。

  实在是刺眼得很!

  季贤抱着季貃,季貃似乎在安抚她。

  隔得太远,我只看得见他们在说这话,听不到内容,可我的脚步再也不想往前一步。

  阿彪挡在了我的面前,他在安慰我:“别看了,我们再出去吃一顿,刚刚我没吃饱。”

  他比我高出一个个头,我看着他胸前的纽扣,笑道:“为什么不能看,少儿不宜么?”

  我不懂,他为什么不让我看,我就是要看,就是想要看他会怎么对待季贤。

  阿彪没有说话,只要在这个别墅,他没有权利替我和季貃做主。

  我越过他身边,故意提高音量:“阿彪,谢谢你今天请我吃饭。”

  季貃终于注意到我,我想从他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慌张,可是没有,他总是这般波澜不惊。

  倒是季贤,她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小孩被人逮到了,紧张,尴尬,无地自容。

  我走过去,当做没有看到刚才令人作呕的一幕。

  “季先生,您什么时候去看您妻子?”我不经意地问道。

  季貃没想到我会主动提起那个人,脸色有些难看。

  他不喜欢别人提及那个人,我知道这一点。

  但是谁叫他让我刚才的好心情瞬间就没了呢?所以,我偏偏就是要这样做。

  他没说话,倒是季贤先跟我搭了话:“你知道我的姐姐?”

  你还知道她是你姐姐啊?那你该清楚,你刚刚投怀送抱的人……是你姐夫!

  我满肚子的话想要说出口,可我没有。

  我怕说出来,季貊会把我扔出去。

  “知道啊,我去过她的墓地。”

  季贤又是一脸诧异:“你去过姐姐的墓地?!”

  我突然感觉一股凉飕飕的风从我身边刮过,只见季貊正沉着脸色,薄唇微张:“她帮季澜扫了墓。”

  季贤的脸上又添加了一种叫做疑惑的表情。

  这个时候,若按平常来说的话,季貊肯定是不会继续说下去的。

  可是,他解释了:“她是那个墓地的扫墓人。”

  我心里更加不爽快了。

  季贤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不少。

  “阿彪,明天罚你面壁思过一天。”季貊突然对着我身后的阿彪下达了命令。

  “是,少主。”阿彪从未反抗,无论他说的是对是错。

  我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为什么罚他?!他又没做错什么?!”

  季貊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罚他自然有我的道理。”

  我本来心情就不好,他这句毫不把别人看在眼里的话刺激了我。

  我较了真。

  “你没人性,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罚他面壁思过?”

  “你说什么?”季貊向我逼了过来,自带的气场让我瞬间就有些怂了。

  “我说,你…没人性,现在……”

  “人性?”他听到这个词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我是吸血鬼,哪来的人性?”

  是的,我总是容易忘掉他的身份。

  他是能随时置人于死地的吸血鬼,他没有人性。

  我平复自己的心,刚要苦苦哀求他不要罚阿彪面壁思过,倒是阿彪自己主动送上了门。

  “小姐,我愿意接受处罚。”

  “你!”我气得都不知怎么说他才好。

  “小姐,阿彪的确犯了错,没能在十一点钟前把您带回来。”

  “什么意思?”

  阿彪欲言又止,他看了眼季貃,征求着他的同意。

  “季先生,阿彪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在十二点前带我回来就要被罚?难道是在限制我?还是说……监禁?

  他又沉默了,每当我问道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时,他不是沉默就是一笑而过。

  “小姐,您不要怪少主,是我的问题。”

  可是现在不是惩不惩罚的问题,而是,我觉得季貃在监禁我!

  我盯着他,盯着他的眼睛,我今天一定要个答案!

  他闪躲了,第一次输在了我的执着下。

  “阿彪,你先出去。”他吩咐道。

  阿彪有些犹豫的退了出去。

  我看了眼季贤,她并没有打算离开。

  这个女人倒是一点也不识趣。

  “小贤,我让人送你回去,有时间我们再谈。”季貃非常合我意的主动下了逐客令。

  季贤有些不情愿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好,我会等你的。”

  我笑着送走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