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二十三章 试探(上)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103 2018-08-08 22:13:32

  他一定看出了我的抵触,只是视而不见。

  我不明白,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刘佳佳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继续:“小静,我很抱歉那天离开季家时没跟你道别,你别生气了好么?”

  我懒得理她这种自编自演的狗血剧,对着宋灿道:“我想睡觉,你可以把你的情人带走么?”

  宋灿一声嗤笑,好像是对“情人”这个词有些赞同:“我还以为你们关系还不错,毕竟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过,但是现在这个情形看来,是我想错了。”

  他让刘佳佳站起来,嘴一撇:“宝贝,我们回去吧。”

  刘佳佳不愿意,抱着他的胳膊撒娇:“灿,你就让我陪她会儿嘛,她肯定是在生我的气。”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她这么拙劣的表演,看着阿彪:“你能把他们请出去么?”

  阿彪点头,对着他们做了个请出去的动作。

  宋灿是个讲面子的人,我这么赶他们,他肯定是不会强留下的。

  “好吧,你先休息,等你气消了,我和佳佳再来找你玩。”

  我摆出一副慢走不送的气势,他比刘佳佳识趣,转身就拉着刘佳佳走了。

  和他们这群人打交道,需要有很高的智商,而我的智商还不够,我不如直接拒绝。

  “您现在需要出院么?”阿彪看着我叹了口气,问着。

  我点头:“好吧,那你先出去一下,我换身衣服。”

  只见他站着一动不动,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问:“怎么了?”

  他一本正经:“少主吩咐过,我不能让您离开我的视线。”

  我有些哭笑不得:“那我换衣服,你也要看着吗?”

  他愣了愣,脸有些红:“少主吩咐过,您……”。

  “停!”我不想再听下去,他这个吸血鬼只听季貃的,这个道理我早该懂,“我们回去吧。”

  他上下看了我一眼:“您不换衣服了?”

  “不换。”

  我做足了心理准备等着季貊回來,毕竟被我這個小姑娘吃了點豆腐,像他這樣高贵的吸血鬼心里肯定開始嫌弃我了,这可是个不好的事情。

  一個钟头,兩個钟头,我的瞌睡虫來了也沒见着季貊。

  阿彪告訴我,他爷爷有事,召他回季家大宅了。

  我咬了口苹果,随口问了句:“他們一家人都是吸血鬼么?”

  阿彪冷漠地点头,带着一丝我看不懂的憎恨。

  “他們都會吸人血?”

  “不,他們不吸人血,但是,喝人血,或者,喝动物的血。”

  我又啃了口苹果,点头:“嗯,我见过季貊喝血,那時他受伤了,我捉了只鸡給他,他直接咬断了鸡的脖子。”

  他不說話,眉头皱着,从我开始这个话题就没放松过。

  我继续道:“可是,自从我搬过来后,就沒有見过他喝血了,也沒见过他身边的人喝血。”

  他眉头一挑,终于换了个站姿:“我们血族不会随便吸人血的,这是个人类主导的世界。”

  我想了想:“难道是因为你们怕人类杀了你们?”

  “对,毕竟,我们是异类,”他满含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你也是,如果你的真实身份被人类知道,你也会死。”

  我放下苹果,淡然无味。

  他说的话确实有些残酷。

  阿爸阿妈想要像平凡人那样生活,所以才会默默无闻地在那个村子里。

  可是,他们还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那个吸了他们血的吸血鬼会是季貊么?吸血鬼为什么要杀了阿爸阿妈?那个吸血鬼从阿爸怀里拿出来的是什么?

  也许,我真的要开始认真的去想了。

  阿彪见我不说话,突然转变态度,安慰道:“不过,您不用怕,有少主在,您不会死的。”

  我不相信他说的话,:“季先生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阿彪想了许久,眼神有些恍惚:“这是您该得的。”

  后来我再问阿彪,什么叫做我该得的,他却躲躲闪闪,再也不与我当话。

  其实他对我这么好,我知道原因。可是我心里却期盼着,在医院里听到的话是我的一个梦,睁开眼就忘了。

  我苦笑,带着一丝讽刺。:“是不是无论我怎么放肆,他都不会生我的气,也不会赶我走,更加不会吸我的血?”

  阿彪有些慎重,似乎也不敢确定地点下了头。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笑:“那好,那我就来试一试。”

  还不等阿彪反应过来,我上了楼,在房间换了件非常暴露的衣服。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阿彪看着我,我知道她很不可思议,也想不明白,我接下来将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似乎在那一刻,真的很想试一试它的底线。

  寂寞的房间就在隔壁,我越过阿彪,推开了那扇门。

  房间很暗,我摸索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房间里的灯光开关。

  跟在我身后的阿彪说到:“不用找了,少主的房间是没有灯的。”

  我开了句玩笑:“你们眼睛还有夜视的功能?”

  良久,阿彪才道:“没有,少主在清明后撤掉了房间里所有的灯光开关。”

  又是清明。

  那肯定是因为那位躺在地下的人儿了。

  我不爽地“呼”了口气,摸索着爬上了床。

  阿彪听到了我的动作,提醒着:“少主不喜欢别人乱动他房间的东西,您最好现在离开。”

  床上有一股特别的清香,沁人心脾,从鼻尖顺着身体下去,整个人瞬间舒坦了许多,有了许睡意。

  真香,一个大男人,真是矫情。

  我掀开被子,躺进去:“你先出去吧,我等他。”

  夜里,安静极了。

  我以为阿彪听话地走了,可是,他却开了手机的灯光,有些刺眼。

  “还有一点,少主不允许任何女人进他的房间,更加不能容忍你们睡在他的床上。”灯的反光根本让我看不清阿彪的表情,可他加重了“女人”“你们”这两个有点轻蔑意思的词儿,我知道,他生气了。

  可他再生气,除非季貃吩咐,他也不敢把我怎么样。

  我打了个哈欠,不在意地摆摆手:“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的,就在这等他,你出去吧,出了事,到时候季貃责怪你的话,我会帮你的。”

  阿彪没走,灯光一直刺着我的眼睛,我直直地盯着他,像是要争出个胜负似的。

  最后我实在是熬不住睡意,陷入了美梦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