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十七章 算计(上)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66 2018-08-02 21:39:52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可接下来的日子并不美好。

  刘佳佳经常耍我,会把我为她做的饭菜扔在垃圾桶里,会把我的鞋子扔到花园里去,甚至还会将我的衣服用剪刀一点一点地剪掉,然后说什么反正这些衣服穿不了,剪掉了还可以当抹布......

  这一几天下来,我心里是有火无处发,真是身心疲惫,被她耍来耍去,却又完完全全拿捏好了分寸,没有伤及到我的性命,我也没有理由去跟季貊说。

  可我也不是什么好受气的人,触及到我的底线,我是不会忍耐的,就像吴婶的男人对我做过的事,就像这次刘佳佳诬陷我的事。

  刘佳佳今日不知怎么了,不再捉弄我,反而好好吃完我做的饭菜,拉着我的手,微笑道:“这几天花园又开出了新品种种出的花,不如我们去看看?”

  我看着她的手,心里闪过一丝不安。

  她的那股笑意,让我的脊椎骨发凉

  还没等我收拾收拾,她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去了花园,那模样像是迫不及待地要将我推入陷阱中,更加深了我的忐忑。

  这栋别墅后的花园景色确是怡人,不过我每天从这个地方走上个四遍,也就顺带着欣赏个它四遍,所以此刻我并没有很高的兴致去观赏,反而对刘佳佳带我来这的目的兴致十分。

  刘佳佳就近折了朵新种的品种,看了我一眼,戴在我的头上,还夸奖了一番:“这朵白玫瑰还真适合你,好看。瞧你这脸蛋,不施粉黛的模样的确和我们这群围绕在貊身边的女人有所不同,难道貊就喜欢你这一款的?”

  我的脸“唰”地一下就白了,这句话听起来是在夸我,可我觉得她是把我当成了她的情敌之一。

  刘佳佳又继续牵起我的手,沿着石路走着:“你可知你头上戴的花有什么意义?”

  我摇头,一脸茫然。

  只见她捂嘴一笑,带着许些轻蔑和无辜:“这是貊的前妻亲自栽培的,此前从未开过,今日开了,却被你当做头饰戴在头上!你说若是被貊知道了,他会怎么对你?”

  我不敢相信,她竟然睁眼说瞎话,心里顿时感觉委屈和气愤,取下头上的白玫瑰,这还是我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刘佳佳,这朵花明明就是你戴在我头上的,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

  她的脸色沉了沉,接着又作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貊。”

  我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貊正朝着我走过来,他的视线落在我手里的白玫瑰上,一双剑眉轻皱,看着我的眼睛里竟也满是怒火。

  我正想解释,刘佳佳先我一步,跑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胳膊,委屈道:“貊,我想阻止她的,可是她不听,非要摘下来戴在我头上。”

  “喂!明明是你戴在我头上的!”我想把花扔在她那张恶心的脸上,可是也许是天意,那朵花落在季貊的身上,最后才掉落在地上。

  季貊弯身,捡起那支花瓣已脱落的白玫瑰,我似乎又看见那天现在妻子目前的他,心疼,愧疚……

  “刘佳佳。”他突然叫着她的名字。

  刘佳佳一愣。

  “你们在那个地方学来的伎俩最好不要在我面前使用,否则,我会让你离开。”

  他把花砸在刘佳佳的脸蛋上,玫瑰上的刺划开了她的脸。

  血迹清晰。

  她捂着自己的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委屈急了。

  她不敢和季貊对抗,因为,她拿了他的钱。如果季貊一个不高兴,那她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就会消失。

  我不可怜她,因为是她欺负我在先,这些罪是她该受的。

  季貊看了我一眼,招手:“过来。”

  那模样,像是主人在召唤着自家的忠犬。

  而我,还鬼使神差地照着他的话做了。

  “你住哪个房间?”他问。

  我抬起手,指着远远地那间小屋:“那。”

  “你今天晚上搬到前面去吧,那里太小。”

  搬到前面去?是让我去住大房子么?

  “季先生,我住在那挺好的。”

  我可不想和刘佳佳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地方。

  她本来就不待见我,今天又发生这样的事,以后指不定她会用更加恶毒的手段对付我。

  可是季先生并不如我的愿,竟然不在乎刘佳佳是否需要他的安慰什么的,二话不说地直接拉着我就走了。

  我能感受到身后凉嗖嗖地阴风在“嚎叫”。

  很奇怪,自从他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后对我的态度再也不想之前那么冷淡,反而对我多有照顾。

  比如现在。

  他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吩咐阿彪把我的行李搬了过来。

  打电话让人送来了许多好看的衣物和化妆品。

  还说,以后我就不用打扫这栋别墅了,他会再找一位阿姨。

  对于他做的这些事情,我实在是想不通。

  “季先生,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季貊,心里满是疑问。

  他把玩着手指上的骷髅戒指,许久,对我温柔一笑:“你是我救命恩人,这些是对你的回报。”

  如沐春风。

  他的笑让我想到了这个词。

  明明知道他的真实面目,我的心跳动着,竟然是从未有过的强烈。

  “这里不是刘佳佳的别墅么?”

  “不是。”

  哦。原来是季貊的。

  那我以后可不用看她的脸色了。

  听刘佳佳说,自从她住进来后,季貊就从未在这里过过夜,然而今天,他留了下来。

  我不会自恋的以为,他是为了我。

  可是从刘佳佳看我的眼神中,我觉得这个锅又得是我背了。

  我们坐在沙发上,三个方向,沉默着。

  这样的气氛我实在是不喜欢。

  “季先生,我去帮帮刘阿姨的忙吧?”

  刘阿姨是他刚请来打扫卫生和做饭的,说实话,让我坐着什么也不做,我反倒有点不习惯,也许我是天生的劳累命,享受不了那些富贵人家的东西。

  季先生放下阿彪给他的报表,扭了扭脖子,有些疲惫:“不用,这些事有阿姨做就行。”

  刘佳佳脸上上了药,贴了创可贴,许是在花园发生的事情让她泄了气,此刻安安静静地坐着,一句话也不说,耷拉着那张精致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