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十三章 交易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991 2018-07-29 20:42:36

  我看着那张布满了灰尘的羊皮卷,发起了呆。

  我正在收拾餐桌时,季貊又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丢下这个东西,他只说了一句话。

  “帮我保管。”

  然后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不等我问一句话。

  我对一切有趣的东西都有点好奇心,这张布满灰尘却没有一个字的羊皮卷吸引了我。

  也或许,它有一种魔力,引导着我。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想要去抚摸它。

  敲门声响起,我吓了一跳,将羊皮卷放在枕头下面。

  开门,竟又是季貊。

  还有那位宋灿宋先生。

  当我的视线落在宋灿身上时,不由得眉头一皱。

  宋灿衣领处那一片红色是血,他的脸色十分苍白,是受伤了吗?

  可是我没敢问,我心里有种不安的预兆,却不知道那种预兆到底是什么。

  正当我反应过来是否要倒杯水给他们喝的时候,却发现宋灿正在用我的杯子喝水。

  那可是我喝过的!这样不就是……间接接吻?!

  我没有多想,夺过水杯,水从里面荡出来,正好落在宋灿的裤裆处。

  然后,三人都愣住了。

  最先开口的倒是满身是伤的宋灿。

  “孩子,要我脱裤子也不用这样的方式吧。”说着,还正准备站起身解自己的皮带,那样子真像是要脱裤子。

  我立刻遮住自己的眼睛转过身,羞愤地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逗你的,我没脱。”

  听他这样说,我才慢慢转过身,手却还是遮着自己的眼睛。

  “他没脱。”季貊开口了,语气有些急切。

  相对于宋灿,我是信任季貊的,安心的放下手。

  “孩子,那个杯子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宋灿突然问道。

  我把杯子放下:“没有。”

  仔细想了想,又道:“那是我刚刚喝过的杯子。”

  什么意思?说的这么明白,何况那么聪明的两个人,立马就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了。

  我感觉脸上有些发烫,去厨房拿了个干净的杯子,倒上水,递给宋灿,又拿出藏在枕头下面的羊皮卷,递给季貊。

  他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我突然起了心思,在他接触到羊皮卷的那一刻,我又收了回来。

  他没想到我会这样做,一怔,随后脸色一沉:“你在干什么?!”

  我做了个大胆地提议:“季先生,我和您做个交易怎么样?”

  他讽刺般地看着我,带着一丝怒火。

  我其实很害怕,怕他不再顾及会暴露他自己的身份将我一杀了之。

  谁也不知道,我有多么想要接近他。

  有多么地想要替我阿爸阿妈报仇。

  “小姑娘,你胆子不小呵,貊可不是你可以跟他做交易的人。”宋灿笑着,似劝诫,更似警戒。

  我手里捏成的拳头松了开,满是湿冷的汗。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哽咽道:“我无父无母,一个人在村里生活,难免会被人欺负,前几日我差点被别人……他们都讨厌我,我不想在这里待这了。

  季先生,我知道您是有钱人,可不可以带着我离开,或者我可以给你做事,钱少点没关系,只要能带我离开这。

  我会扫地,做饭,洗衣服,还会很多的……”

  我已经觉得泪眼婆娑,可是季貊竟然没有一点动摇。

  这个吸血鬼,果真是冷血的。

  倒是宋灿有些动容:“小姑娘,你多大年龄。”

  我擦擦脸,鼻子一耸:“十六。”

  宋灿很诧异:“你这么小就在扫墓?你不怕?”

  我点头:“不怕。”

  要是我怕的,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季貊终于开了口:“你和我不过只见了两次面,为什么相信我可以带你离开?”

  哪里只是见了两次,明明就是六次,你还欠我两次救命之恩,你要是有点良心,恐怕要答应我才好。

  这是我的心里话,可不能说给他听。

  我反问:“季先生说的是,我和您只见过两次面,可您刚刚为什么把这张羊皮卷放在我这呢?”

  我这个问题似乎有点难倒他了,他思索许久,道:“我不愿意做伤害你的事,你最好立刻把羊皮卷给我。”

  听到这句话,我的手一抖。

  我知道他这句话不是开玩笑的,这张羊皮卷对于他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那么,我更加不能轻易地给他了。

  我把手藏到背后,尽管我知道以他的能力,肯定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我手里夺走,可我此刻敢笃定,他不敢再一次在我面前泄露他的真实身份。

  他的确没有用他的特殊能力,而是想用暴力直接从我背后夺走,我一惊,往旁边躲开了,手背一阵一阵的痛。

  羊皮卷还在我手中,他的指甲划伤了我的手背,血一点一点渗了出来,我怕他们会闻到,赶紧用羊皮卷捂住。

  一切的动作都看在季貊和宋灿的眼里,本来就受了伤的他们正好是需要食物的时候。

  季貊不再对我客气了,直接拉过我,把我的小身板禁锢在他怀里,从我背在后面的手里拿到了那张羊皮卷,然后立刻推开我。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柔可言,可我觉得一丝不可言喻的异样从脚底涌上来,直击我的心脏。

  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我不敢看他,脑子里一直闪现他刚刚拥我入怀的场景。

  “这是?!”宋灿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

  我看见那张羊皮卷正在慢慢出现清晰可见的黑字,然后结束。

  有血迹的地方,就有黑字;而没有血的地方,却是干干净净的!

  不止我一个人觉得不可思议,季貊和宋灿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我。

  那模样,像是要把我整个人看穿。

  “你是什么人?”季貊将羊皮卷递到自己的鼻息间,闻了闻,是血的味道,还有别的味道。

  我看着他们,季貊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戾气,而宋灿也收起了他的玩世不恭,变得一脸严肃。

  他们对我,有了防备。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尽量保持着镇静。

  说不定,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

  “这张羊皮卷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出现过字了。”他渐渐接近我,一股无形的魄力让我有些害怕了,我越往后退,他越会接近我,直到我身后碰上了一堵墙,无路可退,他才停住。

  “你不是人,说,你到底是谁?!”他厉声道,像是封了十层寒冰。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我……”我要不要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

  “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

  “我怎么相信你?你是吸血……”鬼。

  “吸血?吸血鬼么?”他突然抬起我的下巴,然后手顺着下来,移到了我的脖子,“果然,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些催眠对你无效。”

  先前我以为他不会真的要杀我,此刻他的手就放在我的脖子上,如果我说的话要是不是他想要的,我必死无疑!

  可他那般深沉的人,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

  一搏生死,只能赌了。

  “没错,我记得所有。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到现在,所有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你对我催眠是没有用的,那些不过是我装的。我知道你是吸血鬼,也相信。因为……”

  我直视他的眼睛,一字一句:“我是一个尸人,四分之一尸,四分之三人。”

  半刻,他放开了我,半信半疑:“尸人?”

  “是。”

  我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他,唯一没有告诉他的,是阿爸阿妈如何死去,而我是要接近他为阿爸阿妈报仇的。

  “貊,这世界上,只有尸的血才能让这块羊皮卷上的所有字显现出来。”宋灿在一旁说的这句话,似乎更加让季貊相信了我说的话的可信度。

  季貊不再说什么,似乎是放过了我。

  我提着的整个心也慢慢放了下来。

  “你刚刚说的……交易,我可以答应你。”他收起羊皮卷,小心翼翼地揣入怀里。

  我原本以为他不会提起这件事,现在他主动说,我虽然对刚才的事释怀,却不能因为自己的脾气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谢谢,我什么都会做的。”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旁的宋灿突然拉起我的手,笑道:“我这要,你来不来?”

  我觉得他的笑是不怀好意的。

  季貊淡淡道:“你那个地方不行,不适合她。”

  宋灿放开我:“哪不好了,全是些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孩,赚钱又来得快,又有人疼。”

  季貊抛了个白眼给他:“你别毁了她。”

  我从不觉得,总是一个表情的他还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宋灿似乎不爱听这话:“好啊,那你有种以后别来我的地盘了!”

  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工作,可总觉得不是什么好工作。

  季貊没理他,看着我:“你会打扫房间吗?”

  我点头。

  这可是我最在行的。

  他递给我一张名片,简洁明了:“明天你就搬过去,打扫这栋房子就是你的工作职责。包住,一个月一万。明天我会安排人告诉你具体事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