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十二章 仇父(下)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16 2018-07-28 22:41:31

  老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宋灿心里一痛,想立马杀掉他的念头更深。

  他一直沉默,看见出现在宋林身后的人后,才说道:“你变得可真快!”

  不知是在说季貊还是宋林,他嘴角微扬。

  “宋灿,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要杀我?”宋林已经决定好,如果他儿子真的要这么做,那自己也就不必心软。

  他放不掉自己一直以来经营的一切,也不想放弃,所以当生命受到威胁时,虎毒会食子!

  宋灿突然大笑,那样子仿佛是听见了一个极其滑稽可笑的问题。

  “你就算问一千遍一万遍又有什么用呢?无论发生什么,亲手杀死你是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既然如此,对你我也不必心怀父子之情!”

  说完,两人竟都向对方冲撞而去,宋灿的力量本就不如宋林,再加上此前失血过多,很快便处于下方之势。

  季貊就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不上去援救,直到宋灿再次被宋林掐住脖子,他才拿出藏在怀里的羊皮卷。

  “等等,伯父。”他走到宋林面前,双手放在背后。

  “季貊,这本不关你的事,还是少管为妙!”宋林心里很不爽,要不是对这小子的爷爷有所忌惮,他才不会在这紧要关头跟他废话!

  “您不是要羊皮卷吗?”说着,他便把羊皮卷展现在他面前,上面的尘埃还没完全清理干净。

  宋林转眼一看,眼里满是想要得到羊皮卷的欲望。

  他掐着宋灿脖子的力道轻了些,但也不敢松懈。

  宋灿艰难的对季貊破口大骂:“季貊!你这个小人!枉我拿你当兄弟,你却背叛我?你敢给他我跟你拼命!”

  宋林半信半疑的打探:“我怎么知道这张羊皮卷是真的?”

  “是不是真的,您用血就可以验证。”

  “那好,用你的血。”

  季貊毫不犹豫地咬开自己的手臂,口里含的血吐在羊皮卷的左上角,不一会,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季”字。

  宋林此时完全相信了这是张他想要的羊皮卷,据他所知,这世界上只有这么一张羊皮卷。他抑制不住心里的躁动,想要立马夺过羊皮卷,却被季貊躲开。

  他明白,放了宋灿,才可以把羊皮卷给他。

  犹豫许久,没了这东西,无论宋灿做什么都是杀不了他的,所以,还是拿到羊皮卷才是上上策。

  “一手交货,一手拿人。”

  季貊只能点头,将羊皮卷递给他的同时,趁机给宋灿使了眼色。

  “季貊,你不能给他!你给他我杀了你!”收到了小动作的宋灿配合着吼叫道。

  宋林见自己的儿子这般讨厌自己,将人推出去的力道也加重了几分。

  此刻,他再也忍不住,直接从季貊手里将羊皮卷夺了过来。

  见宋林的奸计得逞,宋灿作势就要对季貊动手,可他受了重伤,连季貊的皮毛都没有碰着,就被季貊给制服了。

  季貊动了动嘴皮子,对他这个兄弟很是苦口婆心:“灿,我不能让你成为弑父的不孝之子,就算你要杀我,我也不能答应你,本来今天来这也不会把东西给你,不过是因为你要看看季澜我才陪你来这。你就放弃那个念头吧,灿。”

  宋林见宋灿都要出手打季貊,两人翻脸看着也不假,便道:“孩子,现在唯一能杀死我的东西你也得不到了,就像季貊说的,放弃吧。说到底,我是你的父亲,你向我认个错,我们之间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宋灿“呸”了一声,嘴里还残留着一丝血迹,对他的恨之入骨完全表现在脸上。

  “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可说了。”宋林看着这般讨厌自己的儿子,心灰意冷,说下这句话就闪身消失了。

  过后。

  宋灿趴在季貊肩上,他受了些伤,身体有些虚弱。

  “你怎么样?”季貊任由着他,刚才为了让宋林相信,对宋灿下手算是重了些。

  他喘了口气:“还好,没到想要吸血的地步。”

  季貊的食指上戴有一枚骷髅戒指,他将另一只手往上面重重一画,手上便有血渗了出来。

  趁着血还未滴落在地上,他赶紧在宋灿身上的伤口处轻轻一抹。

  很快地,伤口愈合了。

  “貊,看来,你的功力又增强了。”

  季貊收回了手,手上已完全不见被戒指划破了的痕迹:“你本来也能让伤口自愈,可你受伤太重,能力大大削弱,最多,也只能使出瞬间转移的能力。”

  宋灿深知自己不能愈合的缘由,懊恼道:“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偷懒练习。”

  季貊揉了揉眉心,懒得在这方面搭理他。

  “这段时间,你消停点,免得又让你父亲起疑心。”

  “诶,是宋林。”

  “……”

  “你把真的羊皮卷藏在哪了?”

  “在那个孩子手上。”

  “哪个?”宋灿在这方面很敏感,他很快便想到了,“该不会是那个扫墓的小女孩吧?”

  季貊鼻尖发出了一个字:“恩。”

  “不会吧,你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她手上?!”

  “你说的对,那个东西很重要,所以更加不能放在我和你身上,她那里暂时是最安全的地方。”

  “是吗?我怎么觉得……”

  “你再乱说我割了你的舌!”

  “……”

  “宋林会很快发现那个东西是假的,所以羊皮卷不能藏在我们熟悉的地方。他不知道王宋静,自然不会想到我们会把这么重要的羊皮卷放在一个不熟悉的小姑娘手上。”

  “哦,原来那个小姑娘叫王宋静啊。”

  “……”

  “不用解释,我明白。”

  “……”

  “你怎么有另外一张羊皮卷?我听说这世界上只有一张。”

  “祖父在我生日的时候偷偷为我做的,他说有会有我用上这东西的一天。”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竟然浪费在我身上!这可怎么办才好?!要不我以身相许?!”

  “我不喜欢男人。”

  “可我看你也不喜欢女人啊。”

  “……”

  “难道你喜欢变性人?”

  “闭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