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十一章 仇父(上)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96 2018-07-27 19:58:06

  季貊再次来到季澜的墓前时,宋灿已经不在。

  然而,这并不代表他离开这个地方。

  他的鼻子非常敏感,特别是对于血。那诱人的气味从九点钟方向飘来,刺激着他的嗅觉,神色一凛,瞬间他的身影已处在宋灿身旁。

  看着气息奄奄的宋灿,再看看嘴唇上满是血的人,他明白是发生了什么事。

  “季貊,你可不能像这个混小子一样啊!”说这话的正是宋灿的父亲,宋林。

  “伯父,您这是要杀掉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将宋灿掩在身后,想着要如何才能把他带走。

  如果单凭硬斗,他们俩都不会是宋林的对手,不然宋灿怎么还会不顾兄弟情义从他这儿拿走羊皮卷?

  “亲生儿子?他有把我当做亲生父亲吗?他要是安分点,也就不会让我动摇杀了他的念头。”

  “伯父,灿这几年怎么样我想您应该很清楚,他并没有做什么动作。”

  “是吗?那他来找你干嘛?我也相信,你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季貊没想到宋林的消息竟然这么灵通,他们来这见面的事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他却知道并在第一时间赶过来,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伯父,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个东西,今天我们来这是为了见季澜。”他拖延着时间,偷偷在背后割伤自己的手,血从伤口流出,正好滴落在宋灿的嘴上。

  宋林是何等人物,他当然也闻到了血的味道,面色一沉,走过去要拖过宋灿。

  季貊当然不能让他得逞,神色变得凌厉起来,藏在怀里的木刀在宋林低身时快速插进他的背后,随后一声低吼,宋林忍着背后的灼痛,转身掐住季貊的脖颈,这时,恢复过来的宋灿起身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宋林立马放开季貊,反手一拳打在宋灿的腹部,宋灿摔在几米以外,可见力量之大!

  还没等他起身,宋林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骂道:“畜生,连我你也敢杀?!”

  宋灿的脑袋上流出了血,他正想骂回去,却看见季貊对他做着手势,他明白后,闭上眼睛,示意他知道了。

  季貊点了点头,瞬间又不见他的身影。

  宋林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狼狈的模样真是第一次见,他心有些心软,但又想着这次再放过他,说不定哪天自己还真的被自己的儿子给杀了,心里再次硬起来。

  “我再问你,你真的要杀了我?”

  他想说,他连做梦都想杀了他,可是现在还不能,如果把他惹毛,还不等季貊回来他就死了。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

  “不,我并不想的,爸。”

  宋林在听到这声“爸”的时候,身体一颤,他有多久没喊过自己“爸”了?

  “那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脚上的力明显轻了。

  “爸,我来这是为了看季澜。”

  “季澜?他不是季貊的妻子吗?你跟她什么关系要来看她?!”

  “我曾喜欢过她。她死了,我来见见她也不行?妈妈和妹妹当年死的时候就没见着!”

  宋林一阵沉默,随后放开脚步:“小子,死人有什么好看的!”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的悔恨和愧疚之深。

  宋灿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脸:“你去过妈和妹妹的墓前吗?你看过他们吗?”

  他眼睛猩红,手已捏成拳。十多年前的那种场面再次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妹妹被他压在床上,他的爸爸正低着头吸着她的血。

  他躲在衣柜里,从缝隙里看着这种血腥的场面,被吓得一动不动,浑身流着冷汗。

  妹妹张着嘴,一张一合,没有声音,可他知道她在对他说不要出来。

  他懦弱的性格在这个时候体现得淋漓尽致,只敢捂着自己的嘴不让哭声被人听到。

  接着他又听到妈妈的一声尖叫,宋林立刻抓过她一口咬在脖子的动脉……时间过得很慢,他呆在衣柜里,都快要窒息。

  直到宋林出去,他才敢从衣柜里爬出来,一步一步,他怕接近妹妹和妈妈,她们的领子上已被血弄脏,妹妹看着自己的眼睛很空洞,她们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从此以后,他都不敢与宋林单独待在一块,最开始是怕他,渐渐地是深深的恨,他听墙角,查所有关于吸血鬼的资料,最后他找到了可以杀死他的方法,那就是那张羊皮卷。

  可他听说羊皮卷藏在死门,那里有千万只吸血鬼守着,而他只是个人类,与他们争夺无疑是死路!他怎么能死呢?

  为了使自己强大,他“很不小心”地弄伤宋林手下的手,从伤口流出来的血正好滴落在他藏在袖子了的小瓶。

  接着他想方设法激怒那个吸血鬼,如他所料,那个吸血鬼忍不住内心的躁怒,对他动了手,在他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喝掉小瓶里的血。

  那个时候,他对血是极其渴望的,甚至咬死过一个人,内心煎熬与罪恶感让他每次在想喝血的时候,将渐渐地獠牙刺向自己的手臂……还好他现在控制力极强,不然也不敢像人类一样生活在灯红酒绿的世界。

  “孩子,你也经历过那种痛苦,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

  “你让我怎么理解?!你为了自己的欲望,杀了妈妈和妹妹!你让我怎么理解你,你说!”

  “不,当时我只是迷了心窍,我并没有想要杀掉他们,她们一个是我的妻子,一个是我疼爱的女儿,我怎么忍心杀她们?!我这几年一直活在深深地自责中,这难道还不够?!”

  “够了,别在我面前假惺惺了!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在你心里,只要损害你利益的人包括我在内,你都不会放过!否则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甚至为了拿到羊皮卷再一次对我起了杀心?!”

  宋林此时的表情极其怪异,他不曾想过自己在儿子的心里竟是这样的人,原来在他为了权势苦心经营的时候,利欲熏黑了心,变成了连儿子都想杀掉他的罪人吗?!不!如果宋灿不会想要杀掉他,他也不会痛下杀手,他只是为了自救!

  他从一副懊悔自责的样子变成狠绝的模样,声音冰冷:“这么说,我猜的没错,羊皮卷在你或者季貊的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