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十章 兄弟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003 2018-07-26 23:04:34

  季貊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变化,像往常一样,他拉开冰箱的门,里面装满了血袋,诡异的笑容在他脸上慢慢扩大,此时的他真的像一个饿鬼,他伸出手,瞬间,冰箱里就少了三袋血液!

  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他坐在角落,头深埋在两腿间,打着赤脚。

  片刻,他抬起头,拿出口袋里的烟,点燃,吸一口,扔在地上,那烟杆上的星火烧到头,带着他眼里唯一的亮光也消失了。

  今天的他不像他,不仅再一次放过那个女孩,而且第一次放肆自己喝了过量的血液。

  那个叫王子的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有羊皮卷?难道是?

  宋灿!他想杀死自己的父亲宋林?!

  他立马站起来,跑到最顶层楼阁,拿出藏在书架底下的羊皮卷。

  他翻了开,眉头深皱。

  宋灿,他真的不顾父子之情要杀掉自己的父亲吗?

  正当他想着,“曹超”真的来了一通电话。

  “貊,I’m so sorry。手下人不懂事,误伤了你。”

  “看来你把他拖回去了。”

  “貊,别这么狠,他是无辜的。”

  “那你呢?你不会告诉我说是你那无知的手下自己来的吧?!”

  “怎么会?我承认是我要他去的,那还不是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把羊皮卷给我,我才想出这个下下策。”

  “哼!你可真把我当兄弟啊!”

  “唉,别生气,我这不是来给你道歉来了。再说,你又死不了。”

  “好了,不说这个。你真的要那张羊皮卷?”

  “是,非要不可。”

  “他可是你的父亲!”

  “父亲?!他就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一定要他死!”

  “如果我不给你呢?”

  “如果你是认真的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你,我会不顾兄弟情义!虽然这个回答很不仁义。”

  “灿,我是把你当兄弟的,你真的这样做的话,你会后悔的。”

  “貊,我的字典里从没有后悔这个词。”

  “三天。给我三天时间考虑。”

  “好,希望你不要做出错误的决定,我等你消息。”

  季貊之妻季澜。

  此刻,我正拿着扫把站在她的墓碑前发呆。

  其实我对这位死者有些不一样的“关注”,而这种“关注”是开始于知道她是季貊的妻子。

  那个交季貊的吸血鬼肯定会再来看他的妻子,而我也就只需要利用这样的机会去接近他。

  我现在对吸血鬼倒不像开始那样害怕,从季貊对我的态度来看,他不会轻易杀了我,所以,我更加有信心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觉得自己对这位死者有些不厚道了。

  我在昧着良心,利用她。

  做了几年的扫墓人,我知道,无论活着的人说什么,在下面的人是听不见的,可是即使听不见,我还是要说一声“对不起”来表达我的歉意,这样我的心里也好受些。

  等了许久,也不见我想等的人,看来今天去等不到了。

  我正要收拾东西回小屋,突然听到有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抬头一看,不正是那个我心心念念的帅气吸血鬼么?

  可他身后还有另外一个人,想必也是个吸血鬼。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现在也不合时宜地想着如何欣赏他们,反倒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怕自己刚才的行为已被他们全部看在眼里,这种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被人捉住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我忘记了刚刚想要见到他的心,立马拿起工具就逃。

  可是帅气吸血鬼喊住了我。

  两只吸血鬼慢慢向我靠近,我不小心触及到他的眼神,里面包含着对我的审视,我的心跳得越来越快,再也不敢抬头。

  “你对她说了什么?”他问我。

  我心里一“噔”,看来季貊是真的看见了。

  我仍低着头不敢看他,想着该怎么说才能能让她相信。

  正当我要解释时,另外一个吸血鬼倒是替我解了围。

  “貊,这小孩你认识?”那位先生上下打量着我,我偷偷看了他一眼,碰上了他的眼神,那眼神像是看待猎物一样,兴趣十分浓厚。

  难道他要吸我的血?

  我不认识他,肯定对他是有些防备的。

  为了防止他把兴趣放在我身上,我收拾收拾东西,对季貊道:“季先生,我已经把您妻子的墓地打扫干净,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季貊似是察觉了旁边吗那位的异样,竟然点头,示意我离开,可是另外一个吸血鬼却不准备放过我。

  他就想绅士一般,伸出手,向我问好,并顺带介绍自己:“你好,小妹妹,我是季貊的哥们儿,宋灿。你可以叫我灿,或者灿哥哥也可以。”

  那只手在空中晃了晃,等着我握上去。我哪敢去握他的手,生怕他突然拉住我,然后咬住我的脖子,那个时候我就一命呜呼了。

  我看着他的手,终究是没有握上去:“宋先生,您好。”

  他“噗嗤”笑出了声,摸着自己的俊脸:“我长得有那么老?”

  他看着季貊,话却是对着我问的。

  我觉得我不该逗留下去了,也不管其他,拿起工具就跑了。

  我没想到季貊会来到这个小屋,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做饭。

  他咳嗽了一声,吓得我手里的汤匙竟被自己摔在地上。

  他脸上一沉:“我有这么可怕?!”

  我捡起汤匙,尽量保持着该有的理智:“不,不是,我只是没想到您会来这。”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解开袖口处的两颗纽扣,露出强有力的小臂,声音薄凉:“我想知道,你对我妻子说了些什么。”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我说了些什么,只好随便编了个谎话:“我在唱歌。”

  他以一副“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表情看着我,嘴上却问道:“为什么?”

  我笑道:“我会为每一位死者唱歌,没有为什么。”

  他的手指很有节奏的敲打着,动作很轻,却给了我无形的压力。

  良久,他站了起来,竟然没有质问下去,默默离开。

  我松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