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小心那只吸血鬼

第八章 谈判

小心那只吸血鬼 白百安 2846 2018-07-23 22:09:54

  我终于又见到那个吸血鬼了,时隔一个月。

  看见他时,他正对着一块墓地发呆。

  墓碑的照片上是一个女子,眉清目秀,嘴角微扬,及腰的头发……而墓字是:季貊之妻季澜,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

  季貊?是他么?

  我轻嗤,名字可真是“寂寞”呵。

  他突然向我这边看来,好看的一双眼睛里全是防备。

  我不禁感叹,吸血鬼的听力不是一般的好,是太好了。

  我拿着扫把走过去,假装不记得他:“这位先生,需要我为您的妻子扫墓么?”

  他怔了怔,简单明了地拒绝:“不用。”

  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能和他熟络起来的机会,拿起扫把就扫起地来:“这位先生,墓地就是您妻子的家,干净才能让她在下边过得舒服。我叫王宋静,您是季貊季先生吧,以后您可以找我来打扫打扫着,也算是帮帮忙让我赚点生活费。”

  话音刚落,我便听见钱与钱之间摩擦的声音,我抬起头,果然看见他正在吃饭从黑色钱包里抽出几张红票。

  其实,我的目的并不是要钱!

  “一个星期打扫两次,这是一个月的打扫费。”他把钱递给我,说的话看似无情,我却从中听出了一丝爱意,怜惜,还有愧疚。

  我接过,数了数,整整有一千块钱:“好的,先生。”

  他点头,又深情款款地看了一眼他的妻子便离开了。

  我此刻才想通,早知道他这么容易接近,我就该早点发现这里有着他的妻子。

  季貊这几天的身体大不如以前,所以在那天才没能从那个吸血鬼的手里救回季澜,也因此欠上了那个人类小姑娘的一条命。

  他本该杀了她,这世界是个由人类主导的残酷世界,容不得任何一个不同于他们的物种出现,像他们吸血鬼种族更加不能在人类面前暴露身份,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们生存的法则就是,装作人类,与他们和平相处。

  这就需要他们吸血鬼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不要去释放自己的血性。

  可他今天,差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又碰上了那个救了他的小姑娘。

  他很惊讶,竟然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遇见她三次,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不过还好,小姑娘不记得他了。

  他闻见了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听觉,视觉,嗅觉,味觉……似乎都被她的滋味弥漫。

  身体里,像有蚂蚁在啃噬着,他看着她的脖子,那里一定很不错。

  好久没有这种感受了,难道是因为这几日没有进食的缘故?

  想想,他的确是有几天没喝血了。

  空荡荡的房间里,他瞬间出现,躺在家里的冰箱旁,那里面有着他现在急切渴望的食物。

  打开冰箱他就迫不及待地拿出一袋,像饥饿的狼遇到了兔子,食物一秒入肚。

  惊奇地是,他的眼瞳是红色的,血的颜色,他脸上的异样慢慢恢复成原样,长长的指甲竟往回缩。

  满足过后,他闭上眼,眼角在射进屋里的月光下显得更加闪烁,像一颗钻石,又像一滴泪。

  然而再次睁开眼后,他抹掉嘴上的红色液体,一切恢复最初的模样。

  换了一身干净的西装,他关上了门。

  Blue club,VIP包间。

  他靠坐在红色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眉头微皱,神情极其淡漠。

  “季总,您需要什么?”坐在他对面的人一副讨好的样子,两只手互相搓着。

  季貊厌恶的看了看这个叫做李尤男人,说不出的讨厌。看他这个猥琐样,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壕杰地产的副总。

  见季貊不做声,李尤击了击掌,随后进来了十名“小姐”,个个妖娆。

  看着这些个被浓妆和香水淹没的十个女人,季貊忍着恶心的冲动:“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尤没有看见他的排斥,反而鼓动那些“小姐”去他身边坐下,自己也不放过这么香艳的机会,搂着两个,笑着:“季总,这些‘小姐’怎么样?都是新来的雏儿,最老的也不过二十岁。哈哈哈哈哈!”

  说完还不住的往两个女人身上乱亲,手也不老实。

  季貊看着被李尤抱在怀里而稍微抗拒的女人,不禁皱眉。

  不过二十岁,这些女孩儿都该有应有的年华和轨道,可是世界是残酷的。

  他挑了一个眼里满是不甘心的“小姐”,搂着,又放开。

  “直奔主题。”他轻启双唇,手摸上那枚戒指。

  “那......小的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块东北的地希望您高抬贵手,让给我呗?”那个男人两眼放光,带着极大的希望。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从口袋里拿出雪茄和zippo。那个人也精明,立刻过去拿起打火机给他点烟。

  季貊用手挡住,摇头。

  男人讪讪而笑,又回去坐下。

  “让给你?好让你毁掉A市?”他点燃,不一会儿,烟雾缭绕。

  李尤更加看不清他的表情,可从他冰冷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烦躁,便打气酱油来:“季总真会说笑,一块地而已,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毁掉A市?”

  季貊不免冷哼一声:“是,你当然没这本事!可你公司老总黄克行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存的什么心思!”

  李尤心里慌了,但面子上还很镇静:“季总,我们能有什么心思啊,不过是想把那块地买下来做商场,怎么能说是毁掉A市呢?您这不是冤枉吗?”

  季貊看着手里的烟,丢在地上,踩灭。他向身后伸出一只手,一个男子便递上一份资料袋。

  “看完这再决定还要不要让我让给你们吧。”说着,资料袋便被他扔在玻璃茶几上。

  李尤看完,脸色惨白,身子瑟瑟发抖,突然他双膝跪地,两只手紧紧抓住季貊的裤管,哭着求道“季总,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回去会劝黄克行不要这块地了!”

  “其实这块地倒是无所谓,关键是你用这块地做什么事是我不能容忍的,你说呢?”

  “您……您这不是要断我的财路吗?”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必客气。今晚你就可以在监狱里睡觉了。”

  李尤更加心急,心里十分不甘,再加上此时自己一时忘形在这些“婊子”面前颜面尽失,恼火地从地上站起来,再也不是刚才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季貊,你别太欺人太甚!我局子里有的是人!”

  “哦?是吗?”说着,他嘴角一憋,冷笑。

  接着,他接通一个电话。

  “喂,张局,我这有……”

  季貊看着眼前这位夺过他手机的人,眼里的轻蔑之意更加明显。

  李尤心里真是有火发不出,张局长张力是本市最不可能被收买的人,想当年自己也差点因此被他送进牢里!他妈的,碰上枪口子上了!

  “季总,刚才是我犯糊涂,您不要放在心上,我今后一定不在A市做这样的勾当!”李尤双手奉上手机,恭敬地低头。

  “记住你说的!”季貊接下手机,“你可以走了。”

  看着李尤退出的身影,他又吩咐其他人退下。

  “等等,穿紫色裙子的留下。”他看着刚刚坐在自己身旁的“小姐”。

  她无措地站在他面前,手紧紧抓着裙角:“先生。”

  “叫什么?”

  “Linda。”

  “本名?”

  “不是。本名叫刘佳佳。”

  “还是处女?”

  “……是。”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让人通知刘姐,你也不用伺候其他人。”

  季貊看着眼前的人,惊讶和心细不表于色,看来还是懂得在这个地方的游戏规则,那双眼睛倒是像极了季澜。

  刚刚坐在暗处,看不清她长得什么模样,现在看来果然是挺清纯的,眼前似乎闪过了那个小女孩儿的模样,他竟然觉得和眼前之人有些相像。

  刘佳佳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位称得上是A市最具魅力的权势人物看上,她今天是第一次陪客,刘姐说她这副无害的样子必定会给自己揽上贵客,一语中的。

  此时她的心情说不上的高兴,感觉老天实在是照顾自己。

  她今年刚满十八,因欠债而被迫在这里陪客,可没想到眼前的男人竟然说让她跟着他,这算是包养吗?

  就算是,也总比每天陪形形色色的客人好吧。

  何况,这个男人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俊美绝伦,权势滔天。

  陈佳佳很会看脸色,她过去坐下,倒了一杯酒递给他:“季先生,我会做好自己的本分的。”

  季先生?他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他。

  他接过酒,一干而尽:“以后就叫我季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