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须臾晨光

二十 三年2

你是我的须臾晨光 抹茶菩提去冰 2004 2019-09-04 09:10:50

  程洛进入录音间,苏瑾坐在隔壁带上耳机,他们之间隔了一层玻璃,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每一个表情和动作。

  程洛站好之后看着苏瑾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苏瑾疑问的看着他,这时音乐的前奏响了起来,是前几天程洛给她试听的曲子,整个节奏感觉非常的甜蜜。

  程洛的声音按照节拍进入,他的声音带着温柔的磁性,让人着迷。苏瑾低着头,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脸和耳朵有多红,她不敢看向玻璃对面,她对于一些声音没有一点招架的能力。

  程洛的声音和苏瑾喜欢的歌手的声音很像,但那个歌手从来都没有唱过这样甜的歌,哪怕是翻唱。

  报纸翻页/叶子落地/哗哗作响/远处灯光闪烁/温暖的亮/我刚刚接到你/你围着我/是甜美的笑/这些声响/如此温柔/是我有关未来的想象

  程洛唱的是男声部分,节奏轻快,却被他唱出了深情的味道,歌词很直白,不像程洛的风格,毕竟他作文一向很差劲。

  程洛暂停,示意苏瑾自己开始唱女声部分了,也就是苏瑾要学的。

  苏瑾正襟危坐看向程洛,显然有点紧张,程洛看着她的模样,喝了一口水,在玻璃上认真的画了一个鬼脸,因为没有雾气,其实玻璃上什么都没有留下。

  苏瑾之所以一眼认出,是因为高中程洛的书本上有很多这样的鬼脸,搞笑的、伤心的、生气的、无聊的,有的时候还会恳请苏瑾涂色,而她每次都认真的选择颜色,没想到这样的习惯,程洛还保留着。

  苏瑾一下子就想到了程洛画过的搞笑的鬼脸,笑出声。程洛安静的望着她轻声说“小傻瓜”。

  声音很小,隔着玻璃。苏瑾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她怎么想,那个口型都像在说小傻瓜。她越来越不懂程洛了。

  程洛回到话筒前站好,音乐响起,较上一个部分曲调轻松了很多。

  课桌移动/摩擦出声响/皱眉在睡梦中惊醒/风扇晃动嗡嗡作响/抬头看/是他清晰侧脸/心脏跳动在加速/不敢妄动/怕惊动了画面/是我关于你的记忆

  苏瑾听完感觉到心跳慢了一拍,是秘密被人窥伺的惊讶与难堪。

  高一下学期她换到新的班级,整个班级的座位重新排列。苏瑾搬好自己的座椅,就趴在课桌上熟睡,被惊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正在换座位的程洛站在她的身边,那样的侧脸惊艳了她的岁月。

  程洛并没注意苏瑾的异样,一直在调试设备,打算完完整整的唱一遍。

  苏瑾看着认真的程洛,安慰自己或许一切是巧合把,也许每个姑娘都曾在年少遇见过惊艳时光的容颜。

  苏瑾快速的看了一遍歌词,回忆着程洛的语调,轻轻哼唱。

  程洛透过玻璃看到的是苏瑾认真的模样,微微侧着头,手指不经意的和头发缠绕在一起,口中默默唱着。

  程洛觉得耳机有点大了,都要把小姑娘整张脸遮住了,他记得学生时代的苏瑾默背课文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那时候的苏瑾在别人眼里是个只会读书的学霸,可在他的心中那时的苏瑾要生动、真诚的多。

  程洛默默看了很久,发现苏瑾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才对着话筒轻轻咳了一声。程洛对上苏瑾因惊吓睁的大大的眼睛,他很久没见过她毫无防备这个样子了。

  苏瑾才意识到自己太认真了,程洛已经调试好了设备,深情的把整首歌唱了一遍,听着这样甜蜜的歌,苏瑾想起很多和程洛快乐的记忆,果然音乐会带给人力量。

  苏瑾和程洛调换位置,苏瑾站在话筒前,她不是一个喜欢出风头的人,这是她第一次在注视之下唱歌,而这个人还是她喜欢的人。

  苏瑾第一遍前半部分声音唱的很小,慢慢的带入了自己的感情,那时一天天的时间大把大把的空白,却从未觉得漫长,每天都是那样的澄澈、充实。

  苏瑾录了很多遍,而程洛始终在鼓励她,没有给她任何的唱歌技巧的指导,一副任由她随便唱的样子。

  最后他们一起把歌录了几遍,声音重合在一起的时候,苏瑾有一种莫名的安心,程洛一直在寻找和苏瑾最合拍的声线。

  用了很久的时间,歌终于录好了,苏瑾送了一口气,默默希望自己没有拖后腿吧。

  在电梯出来之后,天气暗了很多,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

  “苏瑾谢谢你帮我这个忙,给我一个请你吃饭的机会吧”。

  苏瑾微笑:“你已经请了我很多次了,我帮你这一次,就当我们互不亏欠了”。

  很多的事情在经历思考、感受之后,总是会像回飞镖一样转回自己,其实大多是自作钟情的妄想。

  “苏瑾,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八月底。”

  “那快了,只是那段时间我正好出差,没办法送你了。”

  “没事的”

  程洛和苏瑾边说话边走向停车场,越走人越稀少,讲话还带有回音,声控灯的冷光,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明明刚才录歌的时候很开心很默契,但好像一回归到现在的生活,他们总是没有办法给对方想要的答案。

  “回学校之前,尝尝我的手艺吧”,程洛说的很认真,好像带着魔力。

  苏瑾避开他的眼睛,看着程洛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或许在男孩子心中这个位置没什么特殊的含义吧。

  程洛绕到另一边坐好,他没有等到苏瑾的答案,苏瑾沉默系好安全带的。

  程洛发车,良久才听到苏瑾出声“也不知道晚上还能不能买到新鲜的鱼”。

  “我知道哪里可以买到”程洛脸上是憋不住的笑意,总是出人意料的姑娘。

  苏瑾看着程洛的侧脸,柔和的弧度,很居家,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曾给宋涟漪用心烹饪过食物。苏瑾收回心思,这样的温暖就像她偷来的一样,随时会被收回,不管了,浪的几日是几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