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的须臾晨光

十八 约定

你是我的须臾晨光 抹茶菩提去冰 2024 2019-09-01 19:55:06

  当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苏瑾有一瞬间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她原以为程洛会带她去一些著名的景点,却没有想到是这所大学。

  曾经苏瑾最想去的大学,曾经和程洛约好的地方。

  两个人约定的时候是怎样的场景呢。高三上半年一开学的时候,老师就通知的大家,所有的课余活动都没有了。对于这样的事情大家并没什么怨言,习以为常的进入学习里面,除了程洛。

  十八岁的程洛没有现在的稳重,那时他和朋友们与别的学校的学生产生了争执,约好用一场篮球赛决定话语权。

  时间定在高三开学第一天的晚自习,校内的篮球场肯定是用不了,所以他们在外面包了一个地方,但是班里好几个人一起请假,一定会引起老师注意的。

  那天晚自习正好是历史老师值班,而苏瑾是历史课代表。

  所以程洛把十几个人的空白请假条交给苏瑾,那时的苏瑾想的不是阻止,却是如何帮助他。

  “苏瑾,我和朋友有事,晚自习不来了,你看着办吧”。程洛没有看向苏瑾,带着理所应当的口气。

  苏瑾连拒绝都来不及说出口,她看着程洛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之后苏瑾认真的为每个人想出令人信服的请假借口,好在老师并没有追究。或许那时的老师对一切心知肚明吧,只是在尽一切力量维护着他们。

  晚自习结束之后,苏瑾等了很久都没有收到程洛的消息,看着越来越阴沉的天空,终究还是混在走读生的队伍中出了校门。

  那时的她做这一切的时候从未想过后果,当她带着伞到达程洛他们在的球场的时候,雨已经下的很大了,可是球赛还是没有结束,少年们像打了鸡血。

  苏瑾努力的睁大眼睛看着场上的程洛,不打扰只是默默的支持。

  后来球赛结束了,也不知道是谁赢了,她看着程洛在大雨中走向她,她冲上去为他打伞,把自己干净的校服外套递给他,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

  “哇,苏瑾我们怎么没有这种待遇”

  “行呀,程洛,把我们班的学霸拿下了”

  ……

  被那些起哄的什么声音包围着,苏瑾却察觉到了程洛的不开心,只是那时的苏瑾像一个无所畏惧的小野兽。

  程洛没有接过苏瑾的外套,一言不发,面无表情。苏瑾毫不在乎,一手拿着伞,一手用外套替程洛擦去雨水。

  直到程洛狠狠推开苏瑾,自己走进雨中和朋友们一起,而苏瑾紧紧的跟在他身后,苏瑾听得出男孩子语气中的调侃。

  后来大家都陆续回家了,只留下拿着打着伞,拿着湿外套的苏瑾和程洛。

  当时已经很晚完了,宿舍肯定回不去了,这个样子回家肯定也是不行的。苏瑾出来的时候把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带着了,应该够去宾馆呆一宿。

  “你干嘛过来?”一直沉默的程洛终于开口了,带着苏瑾听不懂的情绪。

  “我看到下雨了,我很担心”其实现在想来苏瑾的担心,毫无缘由。那时的苏瑾拼命介入程洛生活的样子,应该很让人讨厌吧,真的太不矜持了。

  程洛显然有点烦躁,小城市的半夜很安静,整条街道除了灯光一个人都没有,苏瑾被冷风一吹,在雨里瑟瑟发抖。她看着在外面淋雨的程洛,把伞举高靠近。

  后来程洛带着苏瑾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半夜开门,还不需要身份证的宾馆。宾馆很破,带着发霉的潮湿味道,很不安全的样子。

  程洛开了一间房,当他们一起上楼时,苏瑾看到老板眼神中猥琐的异样目光。

  程洛带着苏瑾找到房间,用生锈的钥匙打开房门,房间很小但好在有独立卫生间,程洛进入卫生间去调试热水器,苏瑾安静的坐在床上,毫无防备的信任。

  “你先洗吧”良久程洛在卫生间出来。

  “好”那时的苏瑾很冷很冷,没有羞涩没有矜持,她走去卫生间,路过程洛的时候,有一瞬间离得很近很近。

  热水器的温度正好,很舒服。苏瑾的衣服大多是半干,洗完之后她就直接穿上了,出来正好看到程洛在用吹风机吹她的外套。

  程洛看到她出来,把吹得差不多的校服外套,铺在床上“床单有点不干净,先凑活睡吧”。

  之后程洛没有过多注视苏瑾,直接走进卫生间。

  苏瑾边擦头发边走过去:“好”,苏瑾已经很困了,来不及把头发吹干,刚刚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苏瑾在朦胧之中,感觉到程洛拿走她包着头的毛巾,抱起她的头枕在什么地方,苏瑾是被吹风机的声音吵醒的“太吵了”。

  程洛好像回答了什么,但是吹风机的声音没有停止,她感受到自己的头发被吹风机的热风吹过,很舒服。

  ”苏瑾,你想考哪所大学?“

  “A大”

  “那我们一起”

  像梦一样,苏瑾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回答那个'好',但是再次睡着的她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第二天苏瑾是被闹钟吵醒的,时间很早,应该是程洛用她的手机定的。昨晚手机没电了,今天早上电是满的。

  桌子上有早饭,还带着热气,但程洛已经不见了,对于昨晚的对话,苏瑾的心中充满怀疑。

  吃过饭之后,苏瑾赶到学校,到了教室就看到程洛早已换了一身校服,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没有人提起昨晚,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让苏瑾更惊讶的是,整个早读没有老师喊她去办公室,也没有人问她为什么昨晚不在宿舍。

  直到早读结束之后,刘子娴走到苏瑾身边,她才明白。

  “苏瑾如果老师问你昨晚为什么不在宿舍,你就说你去了我家”。

  “啊?”苏瑾不解的看着她。

  “你不知道昨晚老师们找你都找疯了,然后半夜程洛给我打电话,让我帮你请假”

  苏瑾轻轻点头,那时高三的老师们,严肃中总是带着很多的小心翼翼。他们都在尽力守护着这群孩子们,用严肃的外壳包裹着温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