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另一个我,

第十六章 原来是她

另一个我, 暮落帆 4357 2018-08-10 17:56:48

  自从这个世界的陈鑫也经历了一切,镜子破碎了之后,如今每次下课钟声响起,他都是一个人回到宿舍,守着那面残破的镜子。

  虽然镜子被固执的他用胶水全部都粘了起来,可这满是裂痕、凹凸不平的镜面,反映出的画面碎碎点点,又如何指望它能再次打开那扇穿梭平行世界的大门呢?

  以此,每天他就像失了灵魂,再也见不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甚至毫无办法再见到她。

  宿舍里的其他兄弟都看在眼里,可如何也劝不了他,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得陈鑫为何所忧,自然也就啥也做不了。

  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见陈鑫如之前一样和兄弟们欢笑、玩耍了,能理解陈鑫的也只有李子昂,只有他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积在心里。

  有时候非常想劝他,让他放下已经过去的一切,像两年前一样再坚强起来。可陈鑫觉得这事他已经放不下,成了一个遗憾埋藏在心里,没有结局,它将永远是一个阴影。

  这一天,李子昂再次一人来到宿舍看到陈鑫,他是无比沮丧地守在那面镜子前面,半埋着头,心里似乎压抑着许多事,使得他已无法保持一个正常的坐姿。

  李子昂缓缓走了过去,坐在陈鑫的身边,手轻轻搭在他肩上说:“阿鑫,还在等她吗?镜子已经破碎了,她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这些你都应该把它忘记了!”

  “我怎么能忘得了她?如果我没有跟她约定也就好了,可是我明明跟她约定好;现在她也不能过来,她一定很绝望!万一她有个三长两短,那岂不是所有的错都该怪我?”陈鑫竟然像女生一样哭喊。

  李子昂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他,胜似无情地吼道:“那个世界本来就跟你无关!你何必去想那么多呢?”

  陈鑫两只眼睛含泪瞪着他,“怎么就与我无关?她也是我,只不过是不同平行世界错别性格的我而已!”说着,他回过头又将眼神停留在残破的镜子上,“我甚至觉得,她好像就是两年前救我的那个女生,她的模样简直像极了陈欣!可是,两年前她都已经出现了,为什么她前几天出现又完全不认识我一样,甚至对那发生过的一切都毫不知情!为什么?”

  他的问题,李子昂得不到解答,反而李子昂觉得之前的那个艾黎跟陈欣很像!但是她俩除了长得很相似之外,其他各方面都不像是同一个人,艾黎可是比陈欣成熟多了!那这联系起来,她们三人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李子昂也是被这些问题所牵绊,他开始忍不住艾黎让他保守的那些秘密,想要将它清盘说出,但是又有点犹豫,“有些话,我不知道到现在该不该说!”

  陈鑫听了他这句话很好奇,“什么话,为啥不该说?快说来听听!”

  李子昂发了会儿呆,他始终在犹豫,可是又在想,即使有的事情刻意隐瞒,它终究还是会暴露出来的,隐藏不了永远!

  经这么一想,李子昂最后决定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事给说出来,“其实艾黎的真实身份不是校长外甥,她是校长破例录取到学校的,而且她真实性别是一个女生;之所以她被录取到学校,是因为她的脑袋曾经受到过重创,导致有一年多的时间都是成了植物人状态。而前不久她执着于进学校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她说她是你从很小就分别了的亲生妹妹,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灾难,把她从国外唤回来,不幸刚回国就因为车祸,她脑袋受重创,养育她的伯母在车祸中丧生。后来她成了植物人,醒来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能陪在你这个唯一的亲人身边;然而她却因为她的病情随时可能复发,便不想告诉你,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于是就瞒着你,到最后再离去。”

  陈鑫听这一切都觉得很蹊跷,自己根本就从来没听爸妈说过有妹妹这一回事,更别说有一位身在国外的伯母!自己的伯母遇车祸死亡的事也从来不曾得知,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妹妹和伯母?

  往细究一想,陈鑫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道:“李哥,艾黎跟你说她住了一年多的院,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院的?”

  李子昂想了想,回答说:“她当时跟我说的好像是她刚回国不久就遇到了车祸,应该跟邱田山滑坡相隔不了几天!”

  “相隔不了几天?”陈鑫脑海里忽然回忆起一个画面,那就是当初救自己的女生,她的脑袋被飞来的一块石头砸重,那伤害应该不轻,算是重创了,“她……她……艾黎她是两年前拯救我的那个女生!”他很激动地一把手抓住李子昂,“李哥,李哥你知道艾黎现在在那儿吗?我要找到她,问清楚她到底是不是陈欣。”

  “你冷静一下,听我说!”李子昂把他稳住说:“艾黎走了,她谁也没有告诉!”

  “那校长呢,校长他肯定知道!”陈鑫想直接去到校长室跟校长问个清楚。

  李子昂却再次把他拦住,“你不要冲动!艾黎她只是通过校长这层关系进入学校,并不会告诉校长她所有的事,更别说她的行踪。”

  “那怎么办,我们该去哪里找她?”

  “我原本以为那天晚上她叫你出去是想告诉你,她的那些事;可结果你却说她只问了你一个奇怪的问题,然后就像交代了一切,一声不响地离开。”李子昂是一直不理解这些,他只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了陈鑫,接下来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能帮助到陈鑫的话。

  但因为他的这句话却给了陈鑫非常大的启发,因那天晚上艾黎问到的那个问题是,“如果世界上有另一个你,是一个女生,你会爱她吗?”这句话很明显的串联起后面见到的另一个自己,就是陈欣!

  另一个我……爱她……自己最后离去时她那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和两年前她出现在邱水村废墟旁所看我的第一眼,为什么这“两者”如此之像?她还告诉我山体二次滑坡,将我拯救!这为什么,就好像是一条被安排好的时间轮回,是她回到两年前救了我,然后才有了后来的我拯救她?这……真的是这样吗?

  陈鑫十分懊恼地抓住自己的头发,似乎想明白了一切之后又变得非常的痛苦;就像是,记忆如同梦魇一样,欲罢不能。

  “你咋了,怎么这样?”李子昂问道。

  陈鑫放下双手,面容恍然若梦一般,呆滞着一张脸,“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他一把抓住李子昂,“艾黎……艾黎就是陈欣!是她回到了两年前,到最后才成了艾黎出现在我们身边!”

  “啥玩意儿?”李子昂越听越懵,“艾黎可是先出现的,怎么可能会是你说的那样?”

  “你只是不明白,2016年到2018年仿佛已经生成了一个轮回的时间线;这两年里,陈欣救我,我救陈欣,就像是我与她的命运已经连成一线,如果拆开,彼此间都将在灾难中死去。”他解释着这一切,然而李子昂却完全无法融入其中,更无法了解其中道理。

  “到底什么‘鬼’,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也就说,就像是神明一样,把我和她的命运安排在一起,彼此互救。也许,我与她都是被安排的可怜之人,唯一的幸事,就是自己拯救了‘自己’!”

  听完了这些之后,李子昂也没问题再问了,陷入沉思;起初还是不理解,可把所有思路都整理出来,似乎又明白了其中究竟。

  “像你说的这样,那艾黎真的就是陈欣了?所以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

  “为了给我送这面镜子!”陈鑫突然打断他,“因为她两年前来救了我,我必须得回去救她!这条永恒轮回的时间线不能被打断,或者是错乱、更改!已经被这样安排,所以我们只能去遵从!”

  “那,你现在怎么样打算呢?”

  “我打算出去找她!”

  “怎么找?”

  “到处找!所有她可能存在的地方,都去找一遍!”

  “那这样你不形同于大海捞针吗?”

  陈鑫非常地坚定不移,“另一个我,她为我付出了这么多,甚至有可能是她的整个青春,我难道不应该为她尽可能的付出吗?哪怕只是付出那么一点点!”

  “那你想好了怎么去找她吗?你的学业怎么办?”

  “到现在我还顾上什么学业呢?我这样,已经学不下任何东西了!”他似乎在心里已有规划将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点儿希望之光,“接下来的一年里,我打算一直寻找她,如果没有结果,自己就安稳下来,找个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如果期间找到了她,就跟她了解清楚一切,然后尽我所能地照顾她,陪伴她。”

  “看得出你已经去意已决!”

  “所以,哥们儿多保重!”陈鑫手搭在李子昂肩上,不自觉地献上一个拥抱,“以后如果再见,一定要好好地聚聚,或者在一起找一份工作什么的!”

  “好,以后常手机联系!”

  与李子昂拥抱完了,陈鑫就去收拾了一些属于自己的必备物品,背着一个行李包把所有需要的东西、用得上的东西装进里面,然后拾着一张小纸条递交到李子昂手里。

  “李哥,这是我的辞学信,等班主任追问下来的时候交给他!”

  李子昂接过纸条,点头说:“放心,我会交上去的!保重!”

  陈鑫再次把手搭在李子昂肩上说:“保重兄弟,麻烦也告诉下其他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嗯”看着李子昂点头,陈鑫毫不犹豫地背着背包离去,通过那堵经常翻爬的墙翻了去,然后开始寻找“艾黎”的旅程。

  一个月的时间后,陈鑫的寻找没有半点音讯。而那个她与任浩的交往却越来越深,彼此间都以“夫妻”的方式交往共处,关系也愈渐暧昧,于这段时间打算到外面游玩,享安乐悠闲的生活。

  这一天,陈欣在任浩的车上行驶于市中的时候,她看见街道边有一个非常像陈鑫的男生在抄着路边宾馆的招租号码。

  他是陈鑫吗?现在是在找房还是做什么,找到工作了吗?她心里对那一经而过的一幕非常好奇,各种遐想,可就是没有想到陈鑫是在尝试各种方式来寻找她。

  他们这一别,一年半的时间随之过去,陈鑫因为没有任何她的讯息,半年前已经彻底放下,自己找了份销售的工作,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原本以为自己永远都见不到“艾黎”了,可没有想到,有的时候一切都来得这么的突然。

  一次下班回家的途中,陈鑫走在路上,他身旁突然窜出一个头发杂乱、衣着脏乱不堪的女子从面前闪过;她这么快速地跑到一个垃圾桶旁边,蹲在那里,只为那掉在地上的一个吃剩下的冷馒头,捡起来就喂到嘴里,狼吞虎咽。

  原本陈鑫没有多大理会这么一个乞丐,可当他视野从那女子身上刚要移走之时,她因吃馒头不便,突然甩开了遮住面前的头发,她的容貌就这样露了出来。

  她……她是……

  看见她的样子,陈鑫顷刻间觉得甚是熟悉,连忙过去仔细观察她,却发现,她那一头长发下面,那张脸简直与三年半之前救自己的女生一模一样!

  陈鑫好奇本想问她个清楚,因为什么而落得这样的地步,可她却一脸呆滞,没有跟他说半句话。

  与她相视了许久,她好像是没有认出来似的,眼睛里一片空白;然后过了一会儿,她突然一愣,起身大步跑开。

  陈鑫赶忙追上去拉住了她,问道:“你是艾黎对吗?你是不是认出我了,为什么要跑开?”

  她的反应却是很奇怪,似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自卑感,紧缩着脖子,视线仿佛无处安放,眼神飘忽不定。

  “你怎么了?怎么这种反应?”

  她仍是没有说话,眼睛再次停留在陈鑫身上,又注视了他一会儿,表情立马又变了,紧皱眉头苦着一张脸,像是越来越沉重,双眼忽然一闭,身子直接就倾了过去。

  陈鑫迅速地把她接入怀里,发现她已经昏迷过去,便把她送往医院。

  最后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她因为大脑曾经受过重创,再加上近期长久以来的情绪低落,导致大脑受到永久性创伤,如今久积成疾,变得疯癫。

  陈鑫有问医生,怎么样才能医治她,医生的回答是:“她的病情可以说是永久性的,虽然不排除将来康复的可能,但那种可能性,几乎于奇迹般的存在。”

  听到医生的这句话,对于陈鑫来说,简直无异于晴空霹雳!她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在消失了一年半的时间后变得这副模样,期间她经历了什么,这些难道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吗?

  另一个我,为我付出如此之多,我该怎么还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