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嗨,剑下留人

第二十三章 赴宴

嗨,剑下留人 江水美 2076 2018-08-10 23:46:37

  当然前往山阳城不是叶知秋一个人的事情,即便他多带了一个顾凛,也不会只有他们两个人前去。

  本来山阳城就在凌阳宗山脚下,御剑也不过几个时辰便能到了,不过为了彰显凌阳宗的气度底蕴,叶知秋他们还是乘坐的能够载人防御外敌的宝船到了山阳城城主府。

  与此同时,貌似平静的山阳城内。

  马上就要从三流城市嫁入一流世家的张梓微理应是近来最被人嫉妒的女人之一。张梓微的父亲对她可谓是无比关爱,连同她婚后是否会因为那些外界的传言而被人看不起恶意嘲讽这样的事都考量好了,为了不让他受委屈,甚至拉下面子去向凌阳宗求助。有这样的好父亲,还能攀上谢家名门,张梓微本来就是最幸福的女人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梓微现在却满脸郁郁地对着窗户。

  已经入夜了,天上的月亮金黄明亮,还差一点就能够修得圆满。只需要再过几日,就是月。十五年来月亮最为圆满的时候,那也正是她的婚期。

  所有人都说,能够撞上月盈盛日,这是上天给予他们的祝福,张梓微这门亲事,可谓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谢怀远……”张梓微看着自己在月色照耀下更显得莹润透明的手,一张玉白的脸上满是悲戚神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她背后地走了出来,一只扭曲的手的影子从后边慢慢探出来,就在手的影子快要碰到张梓微的肩膀的时候,原本正靠在窗边的人猛然一回首,在同时已经拔剑出鞘,一剑就迎上了背后的黑影!

  “噗——”

  一只皮肤黝黑指甲尖锐的手臂顿时掉在了地上,那个黑影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慢悠悠地走到了断手旁边,蹲下来把自己的手臂捡起来。

  “你们人界不是有句话叫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吗?”黑影的主人懒洋洋地开口,完好的一只手捏着自己的断臂往伤口上面送。

  两个断面一接触,张梓微就听到一阵像是什么东西被烧焦了的声音,她心里一紧,然后转过头去看那黑影的主人。

  藏在阴影中的人见到张梓微回过头来,一张还算端正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这个时候他被砍断的手也正好接上了。

  “不要这么看着我哦。”那人笑道,“不然我又会忘了今天是来做什么的。你为了谢怀远牺牲了多少,他知道吗……”

  “别说了!”张梓微打断了他的话。

  谢怀远……

  那人也只是看着张梓微笑,并不强求什么。

  最终张梓微低下了头去,愣愣地说:“我知道了。我会按照你们的意思做的,但是谢怀远……”

  那个人发出令人无比厌恶的声音:“知道了哈哈哈哈,真是感天动地的情意。他那样对你,你居然还在意他的死活吗?”

  张梓微脸上带了怒意:“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且说叶知秋一行人驾着宝舟来到了山阳城城主府。

  张钧长得就是老实本分的样子,并不太像是一个修士,反而像个富贵老爷。他亲自前来迎接叶知秋一行人,态度偏向于谦卑,但是却又是长辈一代该有的口吻,相处起来让人觉得很是舒服。

  “师侄特意从凌阳宗赶来,想必很是辛苦吧?”张钧看向一众凌阳宗弟子中领头的那一人,只见叶知秋通身气质如同芝兰玉树于庭,眉目间神色镇定自若,好一派大家子弟风范,不由得更是欣赏起来。

  “叶师侄这般人物,当真是宗门风领,能请到师侄来敝门一聚,为小女婚嫁添彩,当真是我张家之幸。”

  张钧的马屁拍得并不算过分,叶知秋本身就是丰神俊朗,也当的起张钧的一派溢美之辞。但是叶知秋本人没有听进去,一直跟在叶知秋身边的顾凛却都听进了耳朵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顾凛皱起了眉头,拉着顾凛就往前去。

  叶知秋在这个时候可不能顺着顾凛,他手上一用力,正准备把顾凛拉回来的时候,顾凛抬起头来看着叶知秋道:“师兄。我感觉到了。”

  之前叶知秋就觉得顾凛和普通人不太一样,现在他知道顾凛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并非是顾凛前世所单纯表现出来的出众的天赋和逆天的运道,而是像现在这般——有的时候,顾凛的感觉实在是敏锐得可怕。

  顾凛那一双眼睛明明白白地告诉叶知秋他感觉到了什么,如果不是因为有着前世的记忆,叶知秋也不会把顾凛眼中的意思理解得这么清楚。

  是魔修。

  说到底,叶知秋之前不想来山阳城掺合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张梓微和谢怀远两人的婚礼期间,会有大批魔修前来攻城。叶知秋记得很清楚,虽然最后魔修是以失败告终,但是那是在山阳城已经被魔修出其不意地攻占后,个大门派组成联军前来驰援,硬生生将已经被占领了的山阳城抢了回去,而重新被正道占领的山阳城,即使被抢了回去,里面也是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叶知秋深知自己现在的修为还太低,根本不应该掺合进这样的纷争里去,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要帮谢怀恩,叶知秋就决定好人做到底。不为别的,叶知秋知道自己对谢怀恩心里有愧,所以这些是他应该做的——帮张家守住山阳城,留住谢怀远的一条性命。

  脑子里面这些东西闪过之后,叶知秋很快就作出了权衡。

  他向身后的凌阳宗弟子点了点头,接着向张钧拱手道:“晚辈同族弟有事少陪,还请城主勿怪。”

  张钧自然是不在意地让他们离开,却在看着叶知秋和顾凛两人的背影不见了的时候,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这个年轻人,带给他的感觉很是复杂,好像自己根本没办法看透他一样。可是张钧想不到为什么一个不到二十的青年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叶知秋却不知道表面上看上去憨厚老实的山阳城城主对自己已经产生了一些疑惑,他被顾凛牵着手越走越远,等到终于到了东城门的时候,叶知秋忍不住一把将顾凛扯回来:“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