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穿书之师尊养成记

054 长公主殿下(1)

穿书之师尊养成记 灵菪 2003 2018-10-12 01:10:49

  楚家

  楚信白坐在楚家花园的石凳上,安静的翻着书卷,云岐守在他的身边

  此时的楚信白神色平淡,不似那日眼中带有戾气

  远处悠闲的走过来一个人影,楚信白察觉,抬头,看见云练正慢慢的往这边走

  云练走到楚信白面前,没有行礼,只是悠闲的等着楚信白发话

  “你去哪里了?”楚信白看了云练一眼,确认他没有受伤,眼睛重新回到书卷上

  “家里人来寻我,我避风头去了”云练开玩笑似的开口,轻佻的语气让人无法判断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楚家藏不了你了吗?”楚信白淡淡的问道

  “他早就将楚家查个遍了,不然我也不会跑到别出去不是”云练笑着回答

  听着云练极其不恭敬地回答,站在一旁的云岐忍不住皱眉,十分不满的瞪着云练

  云练感受到云岐的目光,抬头不着痕迹的同他对视了一眼,又继续看着楚信白

  云岐被云练那一眼惊得慌了一下,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楚信白翻了几页,似是看不下去了,将书卷放在石桌上,略带严肃的问道

  “半月前我是不是出了一次门?”

  云岐忽而紧张起来了,瞪着云练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云练故意不去看云岐,依旧笑嘻嘻的回答者,“是啊,算是出了趟远门”

  楚信白略微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又问道,“去了哪里?”

  “玄寂峰到睿Y县的一条路上”

  “……玄寂峰?”楚信白听到这三个字稍稍吃惊了一下,心里咯噔一声,不安的问道,“我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吧?”

  “啊……不算过分,”云岐笑着说到,“不过是趁着顾沐语晋升时暴打一顿带到偏僻的后山威胁了一番”

  “什么?!”楚信白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我把濛汐的哥哥……”

  “最后顾沐语被他的宝贝徒弟救走了,不过顾沐语倒是挺心慈的,你这般对他,他却只让徒弟打晕你,”云练不轻不重的笑了一声,“真是奇怪”

  相比云练的悠闲,楚信白就显得略微焦躁了

  怎么……

  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他”去找顾沐语的麻烦的!

  这下让他怎么去见濛汐?

  云练看着焦躁不安的楚信白,又看了看陪着楚信白担心的云岐,撇了撇嘴,开口道,“云练啊,我半个多月没有回来了,你的伤好的怎么样了啊?当初伤的可真是够重的呢!”

  “云岐你受伤了?!”楚信白一惊,转身面向云岐,略带紧张的问道,“到底哪里受伤了?”

  “谢主子关心,云岐的伤无碍的,这半月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云岐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云练,“也谢谢云练关心!”

  “啊……不客气不客气~”云练皮笑肉不笑道

  “下次若是‘他’,云岐你大可不必听他的话,最好不要让他出楚家门”

  “……”云岐没有回答

  云岐不知道楚信白到底是怎么了,可是不管哪一种的楚信白,都是他的主子,都是他侍奉的人,若是让他突然忤逆主子的意思,他怕是办不到

  从小就被云岐陪伴长大的楚信白知道云岐在想什么,也知道他说什么也解释不清楚,只得轻轻叹气

  ————云梦泽海底龙神殿

  几日以来,易合欢的房间都安静的要死,既没有大骂声,也没有破碎花瓶的声音,像是里面没有住过人一般安静

  自从那日易合欢知道真相之后,她每日起床简单梳洗一番,之后便坐在凳子上或床边,发呆或想事情,一坐便是一整天

  第一日,她接受事实

  第二日,她回忆过去的美好日子

  第三日,她直视难以接受的现世

  第四日,她考量着自己的价值

  第五日,安静许久的易合欢忽然开口

  “我要见凌渊!”

  ——————

  一间闺房,易合欢与凌渊面对面坐着,盯着对方,一言不发

  坐在一旁观站的顾沐语都替他们犯尴尬癌

  “凌渊,”易合欢首先开口打破沉默,“这几日我仔细考量了一下,我认为,我不能呆在这儿了”

  “……”凌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易合欢,让她把话说完

  “我承认,一开始见到你我的确是有过想招你为驸马的念头,可我发现你非常人,我以为你是妖,可你不是,你是近乎神的存在,我……我配不上你”

  凌渊眉头微皱,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当你提出要我做龙神妃的时候,我是开心的,但是你喊出‘盈子’这个名字的时候,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吗?”易合欢苦笑到,“我就是个替代品”

  “不是的,”凌渊沉闷的开口,略微无力的辩解道:“你们是同一个人”

  “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是她的替代品,我是个冒牌货!”易合欢眼眶微红,她停了一会儿,稳定好情绪之后,继续说到,“我虽然配不上你,但我好歹也是天都的公主,自小娇生惯养受不得委屈,而你,在强迫我为妻,强迫我成为一个冒牌货,你口口声声说爱说不想错过,却忽略我的感受,凌渊,我问你一句,当初在那个女孩绝望之际,你是否也在用这种隔岸观火的语气让她绝望,对你失望透顶?”

  易合欢不在意凌渊是否回答,自顾自的继续说到,“也许放在五年前,我可能会答应你,民间流传我失踪太久,怕是遭遇不幸,皇室子嗣众多,自私点来说,少我一个也不少,多我一点也不多,我完全可以在这里同你白头偕老”

  “可是你在逼我,”易合欢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我在你这里已经有五年了,五年,我敬爱的父皇已驾崩,我至亲的皇弟登上王位,他尚未弱冠却肩负天下,我实在是放心不下,我也从公主变为长公主,我的皇弟需要我,这天下需要我,求你了,放我走吧”

  这也许是易合欢这辈子第一次低声下气的请求别人

  易合欢声音颤抖,带着哭腔道

  “你同我这般,没有意义的”

  易合欢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默默淌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