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卿本佳人君如珩

10

卿本佳人君如珩 星秭 1487 2018-08-10 23:44:48

  慕清歌今日一袭粉色衣裙,头上的步摇随着她快速的地走动,晃晃悠悠的。卿绾条件反射似的看了眼云奚,他的神色有一瞬间的愣神,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大概是消化了一下这该死的巧合。

  慕之珩起身去迎了她:“歌儿,今日怎么来了?”

  提起这个,慕清歌就是气鼓鼓的模样,见卿绾和云奚中间有个空位,一屁股坐下,还不忘让婢女多拿副碗筷来,才没好气地说:“还说呢,这几天在宫里,皇兄就知道让我读四书五经,要不就是女红练琴,闷死了。”

  碗筷已添上桌,慕清歌也不客气,笑眯眯地吃起来。

  “那你学得如何?”慕之珩见她吃了一会儿,问她。

  “谢谢嫂嫂。”对着给自己夹菜的卿绾扬起笑脸,然后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哎哟,我的好四哥,你还不知道我呀,还是学武功来的痛快些。”

  桌上的菜肴很快消了大半,云奚坐在慕清歌身旁,又想起慕之珩先前的调侃,心里总觉得别扭,不知道这种感觉的来源。

  他打量着眼前的人,吃相很是随意,应该是吃得急了,她咳了两声,慌忙端起杯子喝水,卿绾在旁轻拍着她的背,耐声嘱咐着:“慢点儿吃。”

  慕清歌笑得傻傻的:“没事儿,菜好吃嘛。”

  这两次的见面相处,云奚会觉得可爱,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对她有感觉,两人的捆绑,怎么想着都不是个理想的组合。

  心中思及至此,顿然觉得明朗许多。

  慕清歌察觉到云奚的目光,她这会儿也吃饱了,放下碗筷,转头:“云奚,你不吃饭,看着我做什么?”

  此话一出,自然吸引了慕之珩和卿绾的目光。两人默契对视一眼,看向云奚,他的眼中有一种豁然的明了,并不闪躲。

  本也就是玩笑话,他何必在意?

  “没什么,不过想清楚了些事情,所以走了神。”

  慕清歌也不多想,撇了撇嘴,终于说起了正事:“今晚,玄陵国有客来访,说是为了维持两国友好交往,皇兄让我来通知你参加,把嫂嫂也带上,让家里的哥哥们都见见。”

  慕之珩看向卿绾,见她没有异议,他回应:“好。”

  “云奚,你也一起去吧。”

  “我?这种场合,我去不合适。”云奚看向慕清歌,摇了摇手拒绝邀请。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只是个宴会,你是我的朋友,我想邀请你来玩。”说完,也不等他回答,拉起卿绾就走,“嫂嫂,我们去逛街。”

  脚步如她来时一般急,卿绾被拉着带了些小跑。

  慕之珩看着两人离去的举动,走到云奚身边叹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今晚一同去吧。”

  玩笑总归是玩笑,感情造化在于彼此,不需强求。

  阳光在湛蓝里按照轨迹划出弧线,此刻停在半腰处散发着淡黄色的亮丽。

  街上的行人不算太少,却纷纷侧目在两个跑得气喘吁吁的女子身上,薄汗顺着额头滑下脸颊,再到下巴。

  卿绾拂袖擦了擦汗,又替慕清歌擦了擦,然后开口:“你喜欢上云奚了,对吧?”

  虽是疑问,却是肯定。

  “嫂嫂,你会觉得这不可思议吗?”慕清歌问,毕竟她与云奚不过相处一个美食宴,当然,还有今天。

  “不会。”卿绾也许知道今日慕清歌的出现并非巧合,三日之后的约定,当时她也在场不是吗?

  “嫂嫂。”慕清歌像是在卿绾这里找到了自信,她将卿绾的手臂挽得紧紧的,展开笑颜。

  “走吧,去给你挑些好看的胭脂水粉,今晚好好亮个相。”卿绾指了指前方吆喝的铺子。

  慕清歌心中雀跃,期待,却又痒痒的。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她只想好好的喜欢云奚,即使不知道他的心意,那也没有关系。

  京都城,皇宫。

  一样的热闹,一样的面孔,各家文武大臣互相打着招呼,跟随着来的闺家小姐们脸上挂着笑,十分乖巧地坐在自家父母亲身边。

  慕之珩带着卿绾和云奚出现的时候,大殿上有片刻的安静,云奚还是白天的装扮,轻便的深紫色衣袍,嘴角有疏离的笑意;而慕之珩与卿绾,一红一黑相衬着,大手握着小手,温暖的很。

  俊男靓女,赏心悦目。

  众人行礼,慕之珩点头算是应了,便同两人入了座。

  卿绾的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已经到场的所有人,有些恐慌,心脏起伏得让她有点喘不来气,不时还有些来自各家小姐嫉妒的目光,那被握着的手微微攥紧,攥了点细汗。

  眼前突然一片黑,耳边有些温热,卿绾的心突然觉得不再晃得厉害,慕之珩的手掌之下,闭着眼平复心情,他好听的声音如沐春风:“绾绾,我在。”

  卿绾拉下慕之珩的手,转过头就是他放大的俊脸,他的眼睛因为笑容有些弯弯的,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她也学他眉眼弯弯,轻启朱唇:“嗯,我知道。”

  慕睿言和凤芊姝出现的时候,就见到这副景象,相视着笑了笑便移了眼,他们身后是一同来的慕子轩,慕煜文,还有盛装出席的慕清歌。

  “臣等参见皇上,皇后娘娘,轩王,煜王,五公主殿下。”

  “平身。”一众人等纷纷入座,慕睿言拂手平礼。

  慕清歌在云奚身边坐下,不吝啬赞美:“云奚,这身衣服很衬你。”

  “歌儿你也很漂亮。”

  “真的嘛?谢谢!”慕清歌心中像吃了蜜糖,拿起桌上的橘子,剥了一半递给他。

  高位之上的慕睿言压了压手,示意安静:“今日,玄陵国贵客来访我麒霄,特此设宴,望两国交好,共创百姓太平安康。”

  身旁的高公公适时出声,吊着嗓子挥了挥拂尘:“请玄陵国贵客上殿~”

  “参加皇上,皇后娘娘。”来人身形高挑,一身藏色,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也豪放,隐隐能看到他手指上有些茧子。

  慕睿言面带笑意,伸手引向一旁的座位:“哈哈哈,严艺将军不必多礼,入座便是。”

  “今日为迎接严将军到来,朕特意准备了好酒好菜,还准备了不少好看的节目,望严将军玩得尽兴。”

  “多谢皇上。”

  乐声奏响,歌舞升平。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谈着,慕睿言和那严艺不知再攀谈何事,笑声却是爽朗。

  另一边,慕之珩正给卿绾介绍自己的哥哥认识。

  “卿绾见过二哥三哥。”卿绾与他们碰了杯算作相识。

  慕子轩和慕煜文爽快碰上,夸奖不断:“早听歌儿说起未来四弟妹如何如何,今日初见,果然是卿本佳人,落落大方啊!你说是不是,煜文?”

  “可不是,这是我们四弟运气好。”

  卿绾红了脸,她谦虚:“二位哥哥谬赞了。”

  “听说你们一月之后完婚,恭喜恭喜啊!”

  慕之珩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多谢二位哥哥,还望届时哥哥来凑个热闹!”

  热闹的对立面是安静的,慕清歌坐于云奚身边吃着东西,一时无言,她歇着片刻,终于开口:“云奚,我坚持要你来,你是不是生气了?”

  周身流转着静默的空气,耳边是酒过三巡,慕睿言的声音响起:“不知严将军看上了我麒霄哪家的姑娘啊?”

  云奚和慕清歌并不在意,云奚看着慕清歌刚要开口,便感到所有目光袭来的压迫感。

  竟是那严艺猛地站起,脸颊有些微红,他伸出一手,变掌为指,方向不偏不倚,精准地落在慕清歌这处,他的声音有些粗沉却坚定的可怕。

  他说:“别家姑娘我瞧不上,我要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