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逐魔少女

第四十五章 最是情爱伤人心(三十七)

逐魔少女 畅意雨萱 2008 2018-08-10 23:46:32

  话说第二日,还阳的陈楚儿逐渐醒转,她莆睁开眼睛时发愣了好一会儿,直至昨晚的记忆慢慢回笼,她无法置信地摸摸自己的手,捏捏自己的脸,这才敢相信原来昨晚发生的一切居然都是真的,她真的活过来了。

  可没等她来得及开心,她突然发现自己此刻还躺在棺木中的事实,她尝试扯开嗓子大喊,使劲拍打着棺木,但过了好久都没有人来搭理她。

  陈家祖坟占地宽广,守墓的人手本就有限,再加上没有人看管,他们除了在陈家祭拜的日子做做样子,平时多半是偷闲躲静,而陈楚儿这又是新棺入坟,他们怕怨气未散,沾染晦气,自然更加是不敢接近,而且就算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又哪里会有人敢上前查看,跑都来不及呢!

  陈楚儿喊哑了,拍累了,不得不停了下来,她满脸失望地看着棺顶,她连这里都出不去,又如何能找范大哥问清楚?

  夜幕降临,守墓的人早早就回到房间去歇息,陈楚儿身体太过虚弱,终是支撑不住昏了过去,墓园又恢复了往日的幽深寂静。

  这时,只见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走到陈楚儿的坟边,此人叫张大勇,明里是挖坟筑穴的,实际上确是个盗墓贼,当日给陈楚儿挖坟的就有此人,看见陈楚儿的陪葬丰厚,就在筑坟时留了个心眼,做好了手脚,方便今日盗墓挖掘。

  只见他手里拿着把长形大刀,往之前做好手脚的石板处插入,手下一个用力撬开那块石板,双手一抬连同手中大刀扔在了一边,继而从怀中拿出火种点燃,往那墓冢探去,同时将别于腰间的小刀拿出来,绕着棺木走一圈后在其中一角站定,拿刀轻易挑开了之前刻意轻打的命钉,接连着又挑开了其它三颗命钉,把小刀放回腰间后,嘴里咬着火种,双手把那棺盖用力挪开去,然后拿下嘴巴的火种往棺木里照着,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啧啧称奇!

  “不愧是京城首富陈家,出手就是大方,这么多金银首饰就给个死人陪葬了,”他边说着,边赶紧拿下背在身后的大麻袋置于地上,接着就不停地扒拉陈楚儿头上的头面,连她身上的金珠首饰也尽皆取下了,最后散落棺内的匣子自然更不可能放过。

  待全部收拾完毕,张大勇才道,“陈小姐,莫怪,这些个你死了也是用不到的,我拿了权当给你积阴德了。”

  下葬那日匆匆几眼倒不觉得有啥,如今就着手中的火种,细看之下才知道陈楚儿是何等绝色,淫心顿起,按耐不住,伸手往陈楚儿脸上摸去,仔细描画着她细致的五官,“可惜了,可惜了,这么美的人儿,咦,”张大勇好像被火烧到一样缩回了双手,脸色一片惨白,怎么会这样?他一时忘了动作,死死盯着棺木中的陈楚儿。

  但毕竟是常年做着盗墓的活计,胆子终归是比常人要大些,他再次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往陈楚儿鼻子探去,又把头伸进棺木里面去,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挂在里面了,他把耳朵趴在陈楚儿胸口处听着,许久,他才回身站定,愣了会神,咕咕囔囔地道,“呼吸虽微弱,但确实没有死,陈府放出消息说陈家小姐是得急病死的,看那脖子的勒痕分明就是吊死的,别人也就罢了,想骗过老子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难不成这会儿是缓过气来,复活了,以前也是有听过类似的事,想不到如今倒让我碰上了。”

  这要是把人带回陈府,他也解释不清他为什么会发现陈楚儿没有死的原因,想来也讨不到好,何况这陈小姐长得如此标志,不如把她带回去当媳妇,反正在别人眼里,陈小姐早已经是个已死之人,断不会有人来寻她。

  张大勇往外四处瞅了瞅,见还没人注意到这边的动静,赶紧熄灭了火种,抱起棺木中的陈楚儿,把她放到外面地上,接着把棺木,坟墓迅速地恢复到原来的位置,收拾好带来的工具,把一切布置得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然后他迅速地捞起地上的陈楚儿,甩上肩膀,一路疾驰而去,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张大勇把陈楚儿带回家中,喂她些许粥水就缓缓醒了过来,她问清了张大勇来龙去脉之后马上就想回陈府,不忘承诺许以张大勇厚酬,但张大勇得了那么多珠宝首饰,这时心思早已经不在钱财上面,看着这么娇滴滴的人儿在眼前晃着,他哪里还可能答应放她回去,一时按耐不住逞了兽性,陈楚儿拼死抵抗也没有逃脱出来,这个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比死还可怕。

  张大勇事后,为怕陈楚儿逃跑,找来一根绳子将她绑在了床上,每日只喂一碗清粥吊着命,叫她也没了力气寻短见,张大勇家中还有个年届七旬的老母,也被他安排去白日里盯着陈楚儿,而他自己白天拿着陈楚儿陪葬的珠宝出去挥霍,晚上回来就使劲地折腾陈楚儿。

  日复一日,不知不觉就这样过了将近快要三年,每日吃不到一口好的,每夜又被反复的摧残,终年不见天日,陈楚儿的脸苍白无一丝血色,身子早已经是残败不堪,哪里还看得出来当年水灵矜贵的富家小姐样子,她的心也早已麻木,就连求死的欲望都没有,日日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这样子的陈楚儿怎么可能还能提起张大勇的兴趣,但他又不敢随意丢弃掉陈楚儿怕被人发现他盗墓的事情,那些珠宝也早已被他挥霍光了,如今还要养着形同废人的陈楚儿,他哪里会甘愿,所以但凡有点不顺心的事,他就往她身上挥鞭子,以致陈楚儿身上没有一块好肉,就连张大勇老母都看得不忍心,劝他放了陈楚儿,可他又怎么会听,但任凭他怎么往死里打,陈楚儿就是吊着一口气死不掉,如此这般,他更是气得跳脚,每日变着法儿的来折磨陈楚儿。

  终于,这日张大勇接了个活,要离开好几天,吩咐了他老母看紧了陈楚儿,就出门去了。

  

畅意雨萱

七月初一上封面,倒是应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