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叁人幸

撒娇的唐阳

叁人幸 阿罗先生 2560 2018-07-12 00:59:33

  “怎么回事?”在车上,唐卿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我昨晚被下药了。”唐阳不悦的眯眼,他没想到自己在家也中招。

  “下药?”宋轶皱眉,“家里下人有不干净的吗?”

  “没有,因为阿姐怀孕,我当初挑人都是仔细挑的。”唐阳斩钉截铁的回答。

  “是因为那杯茶吗?”唐卿想了想,问道。

  “恩,昨晚吃过饭后除了那杯茶我就没有吃过其他东西,书房里也从来没有点过熏香之类的东西。”唐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昨晚那杯茶,是李婶泡好的,然后温暖说要休息了,便拉着温汝一起上楼,因为李婶要帮助我洗涑,便让她们把茶带上去的。”唐卿回忆着昨晚哪些人碰过那杯茶。

  “温汝和暖暖?”唐阳发问,“可是给我送茶的是小于。”想到这里,唐阳表情阴森森的,又想到昨晚温汝在楼梯坐着似乎在等什么,“温汝,好样的。”

  “阳阳,你对温汝有偏见。”唐卿淡淡开口,语气平静,可唐阳还是听出了一丝不赞同。

  “阿姐,如果不是温汝,难道是外公吗?”唐阳也有些不高兴了,阿姐总是偏爱温汝,但对暖暖就是不咸不淡的。

  “唐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唐卿声音猛然拨高,“下一句话你是不是就要说是我了?就因为外公昨晚和我一起调侃你了?就因为外公昨晚说了温家两姐妹总会有一个是他孙媳妇?就因为外公刚刚说的那些话?唐阳,别说是外公了,你今天这事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你之前那么厌恶温汝,怎么可能会莫名其妙就把她睡了,难道你唐阳就是这么变态,喜欢睡自己厌恶的女人?”唐卿真的是有些生气了,连外公都怀疑上了,就是没有怀疑温暖,也不知道温暖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以为你那朵白莲花有多纯洁吗?唐阳,你醒醒吧,温家的情况和唐家的情况有什么两样吗?甚至更严重吧,温暖在温家没有人保驾护航的情况下还成长起来了,在大家族里,你以为凭几声哭泣就能平安长大吗?那我他妈为什么小时候和唐胜斗智斗勇、还硬生生把你从唐家拉出来?而且你我都清楚,温家根本就不是温暖那个温。”唐卿气的心口一阵抽痛,她有些难受的捂住胸口,唐阳见了有些担心,顺手在她背后拍拍,给她顺顺气,“阿姐……”唐阳有些后悔了,阿姐看起来真的很生气,宋轶在前面开车没说话,只是时不时担心的看着唐卿。

  “你走开,你这个小白眼狼,果然是黑心棉。”唐卿还是很生气,她挥开唐阳的手,外公从小就特别疼唐阳和自己,因为外婆是因生双胞胎难产死的,所以外公对双胞胎一直有特殊的感情,因此在外公的四个外孙里,相比宋轶和唐洛,自己和阳阳对于外公而言是比较特别的存在。“你以为我和外公都不喜欢温暖是为什么?”唐卿眯眼看向唐阳,看到唐阳又将手伸过来轻拍自己的背,她这次没有阻止,“是因为我和外公都知道温暖绝不是良善之辈,但她却还是在你面前装清纯装善良,所以我们都觉得她配不上你,只是感觉你一直比较喜欢她,因此只要她没伤害你我们都选择不作声,任你去喜欢。现在你倒好,呵呵……”唐卿冷笑两声,叫宋轶停车,要坐副驾驶座。

  “阿姐,阿姐,我错了。”唐阳抱住唐卿,不让她去,用眼神示意宋轶不要停车,开玩笑,副驾驶那个位置不够安全,怎么能让阿姐去坐,宋轶也很配合,没有停车。

  “阿姐,阿姐,阿姐……”唐阳见唐卿不理自己,有些急了,“阿姐,你再不应我,我吻你了啊。”唐阳身躯凑上去,一只手拉着唐卿一双手,不让它乱动,威胁道。

  唐卿冷眼看着唐阳越凑越近,而自己已经贴在车门上不能再退了,恶狠狠的说,“唐阳,你要是敢吻上来,老娘把你的嘴巴用针缝上。”

  “缝就缝吧,为了阿姐能够原谅我,这嘴巴我不要了,反正也老是说些惹阿姐生气的话。”唐阳继续往前凑。

  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唐卿实在受不了唐阳这个神经病了,“好了好了,你起开,原谅你了。”唐卿有些无奈。

  “噗……”前面开车的宋轶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调侃道,“看吧,卿卿,我就说阳阳有恋姐癖,你还不信。”

  “我才不管呢,阿姐是我在世上最亲的人,恋姐癖就恋姐癖。”唐阳一个一八七的汉子硬是在车里弯下腰,将头放在唐卿肩膀上,搂着唐卿脖子撒娇,“哼,我看宋轶哥你就是羡慕我有个阿姐疼我,可是你却连个兄弟姐妹都没有。”

  “你给我起来。”唐卿揪着唐阳的头发将他的头提开,“重死了,你个变态,我是个孕妇,请记住我是个孕妇,好吗。”唐卿有些无语唐阳时不时的抽疯,明明在外面都是正常的人类。

  “阳阳,你阿姐可真“疼”你。”宋轶又开始取笑他。

  “宋轶哥,你不懂,孕妇的脾气都是比较奇怪的,更何况是阿姐这种美丽与气质并存的孕妇了。”唐阳对着唐卿抛了一个媚眼,笑得妩媚,“对吧,阿姐。”

  “恩,说得对。”唐卿回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宋轶在镜子里看到这一唱一和的两个活宝,嘴角一抽,“到了。”

  唐卿拉开车门下车,见四周有些荒芜,“找的地方不错。”因为到处都有人在找那个军火商,所以这种四周不见人的地方才适合藏,因为根本没人会偶然看见他。

  唐阳得了赞扬,飘的不行,眉眼一挑,“那是,所以我昨天才迟到了半小时回家。”

  “好了,别得瑟了,我们快点结束好回家赶上午餐。”宋轶停好车后,确定周围没人,走上去给了唐阳后脑勺一个爆栗。

  随后,三人进了一条小道,走进一片林子,随后,一幢破烂的小洋房出现在眼前。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从树上下来,“二少爷,小少爷,大小姐。”

  “恩,有人来过吗?”唐阳恢复到霸道总裁的高冷样子。

  “没有。”

  唐阳点头,向破房子走去,男人又重新找了一棵树栖身。

  “是你?jack?”唐卿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随即眸子一沉,“你的病不是已经被我治好了吗?”

  “唐卿小姐,我们又见面了。”jack眼里带了几分真心的笑,随即又摸了摸自己的脸,“病是好了,只是……男人嘛,脸也没有那么重要。”

  “阿姐,你认识?”唐阳疑惑了,阿姐什么时候认识这号人的?宋轶也带着不解的目光,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男人,那么卿卿怎么认识的?

  “我之前在非洲偶然救过他一次,投缘,就交了个朋友。”唐卿解释,随即又问,“你为什么和我大哥会有交易?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身份的?我大哥的死是不是和那个芯片有关?”唐卿眼里散发着危险的光芒,眸光像一头猎豹,锐利又沉稳。

  “我和你大哥一直都有军火交易,关系是长期又稳定的,至于你的身份,我那次从非洲回来后,偶然间在你大哥钱夹的照片里看到了你的照片就随口多问了一句,你大哥的死,我不知道有没有关,半年前就在我和你大哥确定交易的第二天我就被困住了。”jack不急不缓的回答唐卿的问题。

  唐卿点点头,眼神没有那么锋利了,“那你找我干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