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杀手杜若飞

猫(上)

杀手杜若飞 好吃不油腻 2294 2018-08-10 17:54:05

  杜若飞是被酒香给唤醒的。

  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已不那么热烈,看起来约莫下午的样子。方才眼前一片漆黑浑浑噩噩的时候,杜若飞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现在醒了,发现那味道更浓烈了。

  他打量着周围,自己躺在一个很普通的木床上,床前放了一个方桌,房间里除了衣服和一些日用品,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家具的材质也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材质,一点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从窗口看出去,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在姓白的家里。这么个破地方自己蹲守了十五天,再看不出来真是对他记忆的侮辱。

  他试着活动了下身子,心口痛的厉害,又试着调动体内真气,赫然发现体内真气所剩无几,几乎可以用空空荡荡来形容。冷汗瞬间附上他的背,又反复试了两次,他确信他体内的真气内力几乎荡然无存。

  “他大爷的,那姓白的阴我!”杜若飞骂了一句,掀开被子就冲了出去。心里的火噌噌的烧着,果然江湖上那些什么名门正派都不是好东西,切磋比试还耍手段:“姓白的你给我滚出来!”

  这一声可是杜若飞憋了一肚子火喊出来的,声音颇大,惊的院子里的鸟都飞起来了。

  当然此时最惊讶的还是那个凉茶摊的小老板,这一声从白沐云的酒馆后院传出来,听得那小摊贩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如果他记得没错,这可是白沐云的小院里第一次传出第二个声音。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第一个声音,因为白沐云实在是一个非常沉默的好邻居。

  很显然,那句话里的主人公听力也很好,但他并没有小摊贩那么惊讶,只是自然的放下手里活,转身向院子里走去。

  杜若飞又喊了几声,一脚踢翻门边的木桶还不解恨,刚准备冲出去搅个天翻地覆,就见白沐云慢慢走进小院。

  “你这个江湖败类敢对我下黑手!”他怒气丛生,此时手里没有剑,体内更没有什么内力,只能握了拳头直冲白沐云面门。拿剑的时候他就不敌白沐云,现在身体还虚着,没过两招就被白沐云按在手里。

  “放开我!快点放开!”杜若飞此时头上已冒虚汗,他不知道白沐云对他做了什么,只是才过两招,他仿佛已绕着京城跑了十几圈一样疲惫。被点了个穴,杜若飞又被扔回床上。

  “你大爷的你点我的穴!最好别让我逃走,只要我逃走了,就是你的死期!你这个小人,老子要把你这里一把火都烧掉!”杜若飞身上动不了,嘴上自然不饶人,恬噪的让人想捂住他的嘴。

  “你还敢走!你走啊!我就算用舌头也要爬出去!”

  “我还要把你这里的酒都喝光,然后再烧了这里,让你一辈子后悔!”

  “我告诉你我还要告诉所有人你是个伪君子,还说是什么清木派的得意门生,你们清木派除了窝囊废就是小人,居然暗算我,还说自己是什么江湖正派!我呸!”

  “我告诉你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等我逃出去我要把你一刀刀片成肉片!”

  “哎呦你回来了,怎么改主意打算杀了我?好呀好呀,士可杀不可辱,你赶紧给我一个痛快,我……”

  白沐云折身回来,又补了一个哑穴。

  凉茶小摊贩算是彻底惊呆了,甚至连客人放在桌上的钱都忘了收。杜如飞喊得嘹亮,就算是前门也能听到一二。不光是那小摊贩,那些街坊对白沐云的冷漠也是深有体会,对于这个来自于小院里的声音也是感到深深的讶异。

  杜若飞不能动又不能说话,在床上直挺挺躺着,心里已经把白沐云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然后一直琢磨着怎么杀他才解恨。技不如人被打败这事虽然挺丢脸,但是还被人家抓起来,毫无还手之力,这在杜若飞看来完完全全就是羞辱。

  不过这会儿他倒是完全忘了对方杀他的可能性比较大,他应该没有什么机会出手。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杀了他,在杜若飞看来他就有机可乘,只要让他把握到机会,就可以立马逃走。

  不知过了多久,门再一次被推开。杜若飞斜眼去看门口,果然就是白沐云,手里还端了一碗药。

  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我内力全无?杜若飞眯了眯眼。

  白沐云把他扶了起来,解开他的哑穴。

  “你大爷的,你会后悔的!你想毒死老子,没门!我告诉你你快快快快快给我个痛快的,否则等有人来救我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他全是凭空乱说,自从离开离弦阁他就一直是一人漂泊,估计死在哪里都没有人收尸。

  白沐云没有理会他,只是把药凑近杜若飞的嘴边让他喝下去,杜若飞当然闭口不喝,一副誓死抵抗的气魄。白沐云也没有多犹豫,直接捏了他下颚把药给灌进去,差点呛得杜若飞憋死。

  “你大爷的你这是迫不及待要强奸啊,就算是灌毒药也没有你这么猴急的吧!没有被毒死也要被呛死啊!”这药实在是太苦了,杜若飞这辈子怕的事情很少,刚巧喝药就是其中一项。以前他可是能躲就躲,受了伤就算是用外敷的药,也绝对不愿意喝这些苦涩的汤汤水水。一碗药喝下去,眼泪都在眼睛里打转。

  对方继续无视他,给了个哑穴就潇洒的离开了。

  第二天白沐云又来了,除了带来饭菜,又带了一晚碗药,逼他吃了饭菜喝完药。杜若飞本来就很讨厌药草苦涩的味道,这药不知加了什么,一口下去连舌头都被苦麻了,从喉咙到胃里全部都是这种苦的要命的味道。好歹是把药喝完,杜若飞真是被这种药逼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就算现在穴道都解开了他也根本没有力气逃跑。他这边刚把药咽下去,白沐云立马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糖。

  话梅糖,味道还不错。杜若飞咂咂嘴,抬头的时候白沐云已经走了。

  感觉好像没有那么苦了。

  如此反复持续了两三天,白沐云除了送饭送水送药,外加一颗话梅糖,其他时间也不理他,让他一个人躺在这个小房子里,晚上的时候就睡在对面的房间。这两天杜若飞也冷静了不少,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中毒的迹象,内力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在恢复。如果当初白沐云真的要杀他,他可以直接带一把剑,就算杀不了自己,以白沐云的武功让自己受重伤还是可以的。又或者在那晚已经得手的情况下,随便一掌了结自己的性命也很轻松。再或者在这段时间里杀他,都是轻而易举。不过显然白沐云没有这么做,虽然每天喂他喝药,但看起来不像是毒药。

  好吧,他承认,因为饭后的那颗糖,他有一点动摇,因为他还挺喜欢话梅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