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一世倾情一世情

第八十一章 新年的幸福快乐

一世倾情一世情 原始物语1 3126 2018-09-15 00:32:49

  元旦下了一场好大的雪,路上又是雪又是冰的,陈新夫妻就没回江城。冰冰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跟爸爸去上海过新年,周之华跑到省城来陪冰冰玩了三天。期间,他们两家人相约一起吃了饭。

  倩倩是个温婉善良的女人,善解人意,喜欢与人为善,总是与人和乐相处。她结婚后,周之华虽然颓废了好一阵子,但他毕竟也是豁达良善之人,很快就收拾心情振作起来,并对陈新夫妻主动示好。为了女儿的事,经常打电话发信息,交往得也算是友好。这次也是周之华主动邀请他们夫妻一起吃饭的。倩倩看周之华已经看开,没了之前的那些纠缠和偏激,自然也愿意跟他好好相处。毕竟,他们是冰冰的亲生父母,如果两个人互相怨怼,牢骚满腹,受伤受苦的只能是他们的宝贝女儿。对孩子来说,这世上最亲最爱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如果最爱的两个人反目,互相厌恨,夹在中间的孩子会多么的痛苦绝望啊。倩倩一直为没有给冰冰最好的生长环境而心中愧疚遗憾,她当然希望把对孩子的伤害减轻到最小。既然周之华既往不咎,她当然乐得与他化干戈为玉帛了。

  陈新当然也清楚妻子的秉性,又有冰冰在其中,他自然也愿意与周之华友好共处。另一方面,不知为何,陈新总是觉得愧对周之华。他经常会想起周之华去江城劝退他时的无助与焦虑,还有无功而返时的无奈和失落。他对周之华的痛苦感同身受,既同情他又愧对他。甚至,有时候他竟会有自己抢了周之华的老婆的想法。所以,周之华现在主动对他示好,他就更加的谦逊低调了,说话做事处处照顾着周之华的情绪。周之华是明白人,自然心里很感动。两个人互相谦让着,一团和气,恩爱异常。这顿饭吃得开心又圆满。

  三个大人也都很明显地感觉到小冰冰的兴奋和激动。整个晚上,她像可爱的小天使,快乐地跑来跑,去给爸爸妈妈拿这拿那。小嘴巴拉巴拉甜得发腻,小脸激动得通红。尤其是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笑着说话,还彼此开玩笑的时候,她激动得两眼放光,止不住地傻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开心和兴奋。大人们看在眼里,个个酸在心里:可爱的宝贝,可怜的宝贝,你是有多么缺乏父母之爱呀,你是有多么渴望爸爸妈妈在一起才能给你的那种温暖,和那种安全感啊!

  最后,冰冰给大家分发蛋糕的时候,陈新就开玩笑地让她许下新年的愿望。可爱的小天使就很认真地对着爸爸妈妈们许下了新年愿望:希望以后每年都能跟爸爸妈妈一起过新年。几个大人面面相觑,又是一阵子心酸和伤感。

  陈新牵着倩倩的手,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妻子饱满圆润的小脸闪着莹白细腻的光泽,嘴角噙着一抹恬淡的笑意,知道她今晚心情很好。其实,今晚大家的心情都很好,尤其是小冰冰。陈新自个儿心里也是满满的感动与幸福:新的一年,定是幸福快乐的一年。

  一场大雪,倩倩和冰冰都感冒了。小孩子身子壮,没几天就好了。倩倩却病怏怏地缠绵了十几天。正好年底了,公司也不忙,这段时间陈新一直没去公司,整个人在家照顾倩倩。

  将近半个月,倩倩才渐渐好转,但是整个人精神还是有些不振,懒懒的。她天天上午去上班,下午就在家养病,然后就像个八爪鱼一样缠在陈新的身上。陈新乐得跟自己的妻子天天腻在一起,两个人就像掰不开的鲜姜,出来进去连体婴儿一样。把冰冰羡慕嫉妒得一有机会就挤到他俩中间搞破坏,陈新就赶紧地去跟女儿亲热套近乎。一家三口整日里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没个正形。

  春节期间,冰冰去了上海陪爷爷奶奶过年,陈新夫妻回了江城。

  他们夫妇好久没回家了,这一回来,爸妈弟妹都高接远迎的。一大家子汇聚一堂,热闹非凡。倩倩因为病没好透,勉强打着精神跟大家寒暄。陈新就拉她在沙发上坐好,又用薄被给她围盖着腰腿,不许她起来跟着忙活。陈新一边跟弟弟妹妹聊天,一边不时地给妻子端水倒水,拿这递那,知冷知热的。大家见多了他老婆奴的模样,也都见怪不怪了。再加上他们也都看到了倩倩病恹恹的虚弱,一向爱美的她,竟然没再穿修身的裙装和外套,直接裹着大羽绒服就进门了,也就知道她确实是撑不住了,不禁也都对她嘘寒问暖的。陈妈妈一边亲自伺候着大儿媳吃这喝那,话语里更多了温情,一边在心里暗暗地失落。

  除夕夜,兄妹三人照例要在一起打麻将赌钱玩。陈新拍出两万元崭新的钞票,说“输不完不走”,然后让倩倩上场去玩。倩倩本来不会玩,也没心思玩。但是陈新怕她无聊,就给她演示了几局,又现场指导着,她就硬着头皮上场跟陈戈陈凤还有妹夫郭军玩了起来。陈新一边指点她,一边跟旁边看热闹的爸爸妈妈说着话。陈新一句话不到,倩倩就开始放炮。打了一个多小时,输了几千元。陈凤高兴得嘎嘎大笑。倩倩越打越没情绪,就扭头看着陈新说:“我不行了,你接着输吧。”然后就起身坐到旁边,陈新上场接着打。陈新脑子好用,精打细算着,嘁哩喀喳一阵子胡牌。几圈下来,就把倩倩输的钱都给赢了回来。陈凤急得大叫:“大哥,今晚我不把你的钱全赢过来,绝不散场。”

  倩倩开始还坐在陈新的身边,后来觉得浑身乏力,就慢慢趴到他的肩上。不一会儿,竟然睡着了。陈新扭头看了一眼妻子安静的小脸,做了个“嘘”的动作。大家就都闭了嘴,放缓了动作,在静默中继续奋战。陈新看倩倩总是往一边滑,就把她轻轻移到自己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胸前,一手搂着她,一手打麻将。

  这时,小叶和陈凤就有些变了脸色,纷纷带着怨恨看向自己的老公。陈戈冷脸无视,郭军挑眉诡笑。陈妈妈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说:“让倩倩到楼上躺着去吧。”陈新摆摆手不同意。后来妈妈又让了好几次,陈新都摇头拒绝了。他知道妻子不喜欢在这个家里住。

  这个家里最大最好的房间就是陈新三楼的卧室。他打通了两个房间,按照欧式风格来精装的,既典雅又富丽。但是倩倩从不在这里住,即使累了,或者午休时间,也只是偶尔到楼上躺一会儿。无论早晚,她都要回他们鸣湖馨苑的家。陈新问过她好几次为什么,倩倩都笑着说不习惯。陈新想到她可能觉得跟公公婆婆在一起住有压力,所以,从来都是顺着她的意。

  很快就到了深夜,旁边看戏的爸爸妈妈熬不住上楼睡去了,小叶也带着孩子上了楼。陈凤不但没把大哥的钱赢过来,反而连连给大哥放炮,人民币唰唰地往大哥抽屉里跑,她气得不停地小声嘟哝。

  陈新一边轻轻摸着牌,一边不时地调整着妻子的姿势。这时,怀里的倩倩辗转了几下,忽然睁开了眼,抬眼看了陈新几秒钟,闪着亮亮的眼睛,娇娇柔柔地问了一句:“哥哥,还没打完吗?”

  陈新微低了头看着她。那张明媚耀眼的俊脸,那声宛转悦耳的轻呼,瞬间击中了陈新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他满眼含笑,满怀柔情地轻声回道:“完了,宝贝。”

  旁边三人瞬间就定住了。

  平时他们回来的时候,倩倩从未当着大家的面叫过陈新哥哥。反正陈新的全部心思都在她的身上,一个眼神就可以唤到他了。今晚,大家第一次听到倩倩喊陈新哥哥。乍一听到倩倩那声娇娇柔柔悦耳动听的呼唤,不只是陈新,旁边几个人也全都心里一抖,瞬间暖化,瞬间萌化了。陈戈与陈凤两人刚含笑对视一下,陈凤还没来得及说话,紧接着,大家又被大哥的柔情蜜意惊呆了眼球。虽是见惯了大哥的殷勤,但是大哥如此的温柔,如此的多情,还是让大家很是意外吃惊,惊诧到面面相觑,相顾无语了。但是,大家心里却都是暖暖的,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感动,为着这两个亲密无间的爱人。

  大家忍住笑,都低头看牌。陈新却一把推倒面前的牌,抱着娇妻站起身,说道:“不玩了,走人。”

  陈凤眼含笑意,道:“大哥,我还没把你的钱......”

  话没说完,陈新已经拉开自己的小钱屉,把里面的钱悉数拿出,一下甩到陈凤的手边,说道:“拿着,你也走人。”

  陈凤立马喜笑颜开,一把抓起大哥的钱,夸张地数起来。陈戈郭军连忙站起身,跟在大哥身后去送他们。

  在门口,陈新先给倩倩戴好围巾,取下羽绒服给她穿上,细心地帮她拉好拉链,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然后附身为她拿鞋换鞋。

  身后的弟弟和妹夫,静静看着,默不作声。数完了钱匆匆赶过来的陈凤看在眼里,嘴里不禁“啧啧”了几声。陈新回头冷眼甩了她一下,扶着妻子就出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