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墨先森的小情书

第十七章 嫁给我!

墨先森的小情书 暖手宝宝 2021 2018-07-11 11:59:36

  “我不需要你帮!”容佳暖苍白着脸,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笑的如狐狸一般的男人。

  与墨凛寻的冷峻硬朗相比,聂锐的五官线条要更加阴柔,尤其是那一双眼尾上挑的狐狸眼在望着容佳暖时,带着看着猎物般的兴味。

  这样灼热的视线更加让容佳暖心底不安和不适。

  “呵呵....可是,我就是喜欢看到墨凛寻难堪的样子啊!你可别忘了,墨凛寻可是我的死对头,搞砸他的婚礼,让他难堪对我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到时候整个晋城媒体的头版头条都会写满墨凛寻的丑闻,全天下都知道他的女人是我玩剩下的。

  “现在一想,还真是有趣。”聂锐张狂的笑了起来,斜挑的眉眼满是得意的看着容佳暖,仿佛等待着她的夸赞一般。

  然而容佳暖的脸色顿时发黑,乌沉沉一片,她不在意聂锐对蒋雨涵怎么样,她在意的只有墨凛寻。

  那是她的逆鱗她的禁忌她心口上的红朱砂!

  “我不准你这么做!”容佳暖阴沉着脸伸手就要去抓聂锐的领口,张牙舞爪的模样像只被惹怒的猫咪。

  聂锐收起脸上的笑容,绯红的唇如血一般冽出森冷的寒光,“我这么做可是在帮你,这样蒋雨涵就嫁不了墨凛寻,不正如你意吗?

  “你想怎么对付蒋雨涵我不管,但你不许做出任何伤害到墨凛寻的事!”容佳暖说着,伸手朝聂锐抓去,纤细皓白的手腕顿时被聂锐紧紧握在手心。

  攥紧的疼痛传来,容佳暖皱着脸,故作凶狠的瞪着他,稚嫩精致的眉目却似嗔般引人心口泛软。

  聂锐收起脸上的笑容,绯红的唇如血一般冽出森冷的寒光,“我这么做可是在帮你,这样蒋雨涵就嫁不了墨凛寻,不正如你意吗?”

  “你想怎么对付蒋雨涵我不管,但你不许做出任何伤害到墨凛寻的事!”容佳暖说着,伸手朝聂锐抓去,纤细皓白的手腕顿时被聂锐紧紧握在手心。

  攥紧的疼痛传来,容佳暖皱着脸,故作凶狠的瞪着他,可稚嫩精致的眉目却似嗔般引人心口泛软。

  聂锐心神一震,有些恍惚,邪魅的眼中闪烁起莫名的光泽,他伸出的手攥紧容佳暖的手腕猛的一用劲将铁门后的她“砰”的一声拉摔在门上,靠近自己。

  “墨凛寻也没怎么在意你的感受,你又何必老想着他?”男人低笑一声,眼中带着嘲弄。“蒋雨涵不也是你的姘头,你这么做毁了她也坏了你的名声。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还真是够蠢!”容佳暖被聂锐禁锢在铁门边,小脸狼狈的皱起,恨不得咬死他。

  “哼,牙尖嘴利,既然你这么怕墨凛寻有事,不如答应我一个条件,作为交易我可以帮你保守他戴绿帽子这件事。”聂锐冷哼一声,攥住容佳暖的手松开,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苍白如玉的小脸。

  容佳暖很美,像个精致易碎的娃娃,外表瀛弱可欺,却又犟的似长在青山岩石上的柏松,

  可偏偏这样的她,更加让自己感兴趣不是吗?

  聂锐修长的直接摸了摸自己的下颌。

  “聂锐!你究竟想做什么?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你,嫁给我,我就放过墨凛寻。”

  “……!”荣佳暖瞪大眼睛,满脸错愕和可笑。

  她气笑一声,“聂锐你发什么疯!你让我嫁给你,如果你只是来逗我玩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

  聂锐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双臂抱怀,下巴抬起,微睨着荣佳暖没有反驳也没有在解释,只是薄唇间挂着的淡笑刺眼无比,让荣佳暖无法忽略。

  荣佳暖定了定,深深吸了一口气,“聂锐我在问你最后一遍,你究竟想做什么!”

  “嫁给我。”聂锐掀唇,露出洁白到反光的牙齿,“我知道你喜欢墨凛寻,可惜你的身份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不如嫁给我,还能给他留点面子,盖住他的绿帽子。”

  “你威胁我!”荣佳暖胸膛起伏,瞪圆了眼睛。

  “nonono!这怎么能算威胁呢,这是交易,更何况……”聂锐歪头,眉眼弯弯笑的像个狐狸,他突然认真的看着荣佳暖一字一顿无比认真,“更何况,我是真的喜欢你。”

  荣佳暖僵硬的站在原地,神色凝重的看着面前笑容狡黠的男人,不可否认,聂锐的五官俊朗儒雅,尤其是当他双眸含笑认真的说着所谓的“情话”的时候。

  如果是一般女人,恐怕早就心动了。

  可荣佳暖对聂锐只有厌恶和憎恨,她握紧拳头,任由尖锐的指甲割破掌心的软肉,沉默以对。

  她爱着大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成了心里不敢触碰的禁忌。

  她曾经天真的以为可以永远陪在他身边,哪怕是以“侄女”的身份。

  可当蒋雨涵出现后,她陷入了嫉妒的漩涡里。

  她痛恨蒋雨涵的出现,更嫉妒她要夺走大叔……

  她也尝试着放弃,但她知道了蒋雨涵不忠于大叔的一切。

  她怎么能容忍这样肮脏的女人,夺走大叔……

  可,她无能为力……

  无能为力……

  “我不否认当你说要揭穿蒋雨涵背叛墨凛寻的事时我心底是雀跃的,我甚至巴不得让她身败名裂让所有人看清她的嘴脸。

  但是……我无法容忍墨凛寻受到任何伤害……”荣佳暖说着,抵触下头,乌黑细软的发遮掩住她越发苍白的脸颊和脆弱的心。

  雪白的贝齿咬破唇瓣,鲜红的血珠低落,她单薄的身子裹着阴沉沉的乌云。

  “砰”的一声,荣佳暖跪在冰冷坚硬的地上,停止的脊梁被爱压弯了。

  “我不能嫁给你,聂锐……我求你,不要伤害墨凛寻!”

  女孩颤抖祈求的声音在冰冷的监狱中响起,聂锐的心陡然一颤。

  每次见到荣佳暖时,她都是安安静静的站在墨凛寻身后,白皙漂亮的小脸上挂着单纯美好的笑容。

  她看起来软弱可欺却性子坚韧,却在墨凛寻的事情上任人宰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