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战场将军商战夫人

第三十二章 小团子和小正太

战场将军商战夫人 应适 2827 2018-08-10 23:56:00

  作为一个称职的护花使者,月弘毅将月千璃送回将军府才打道回府,并一再强调三日后陪月千璃一同去铁匠郭迈那里取会员令。

  月千璃促狭地看着他,

  “怕是哥哥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妹妹,我下半生的幸福就交给你了。”月弘毅认真脸。

  “娶妻生子我可帮不了你。不过我要提醒你,安然已经有心上人了。”要不要追看你自己了。

  “谁?!”月弘毅炸毛了。

  “就是乔羽啊,你不是还夸他年少有为。”

  月弘毅捂着胸口呕血的样子。我敬你是条汉子,你居然要勾引我的妹子!

  “那个弱鸡保护不了安然姑娘,配不上她。”月弘毅崇尚武艺,他认为男人必须有魁梧的体魄,精进的武功才能给女人安全感。

  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确实如此啊,没毛病。

  “那我祝哥哥好运了。”各花入各眼,感情的事真的不好说。

  月千璃刚刚迈进府中,墨管家便捎来两封书信。

  “夫人,这封是将军留给夫人的,另一份是左相府上丫鬟送来的。”墨管家恭敬呈上后退立一旁。

  “将军给我写信干嘛?”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该不会这时代流行写情书?小样儿,有两下子昂~

  月千璃怀着小激动打开信笺。

  “致爱吾妻:吾奉皇命外出剿匪,三日后必归。性命无虞,无需挂碍。

  汝外出多加谨慎,已留燕翎暗中保护。勿念。

  挚爱汝夫:烈。”

  哦,原来将军出门打怪升级了。自成亲以来,虽然各忙各的,但还是第一次两地分别。将军往后征战在外,怕是要慢慢习惯聚少离多的日子了。

  “想什么呢?!”月千璃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明明说好三年之约的,怎么一不小心代入了军嫂身份了?温水煮青蛙太可怕了。

  月千璃甩了甩头打开第二封信,是一份拜贴,大嫂齐瑾瑜明日来将军府拜访。

  稀客。未出阁之前,月千璃和齐瑾瑜平素也只是客气寒暄,谈不上关系亲密,这次估计是有事相求吧。

  月千璃交代月瑛安排明日待客事宜,然后开始了日常健身。经过一段时间的食补和运动,月千璃的小身板已经日趋健美,软绵绵的肉开始变得结实有力,练出人鱼线指日可待。最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月千璃才十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看着自己日渐丰腴的胸部,月千璃无语。我要长的是身高!

  太阳越过地平线,美好的一天正式开始。刚到巳时,墨管家就来报齐瑾瑜已至客厅。

  “大嫂!你怎的消瘦了如此多?”月千璃看到齐瑾瑜瘦削的脸震惊到了。上次见还是如花似玉的人儿,如今两腮略微凹陷,颧骨突出,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男人见了都会产生保护欲吧。

  “阿璃……”齐瑾瑜哽咽,想说的话像喉咙被扼住了,迟迟说不出口,唯有泪千行。

  “大嫂,你先喝口水缓一缓,再与我细细诉说。”月千璃赶紧给齐瑾瑜倒上一杯茶。

  “唉…”一杯茶过后,齐瑾瑜深深叹了一口气,如葱根般的十指捂住温热的杯子,眼睛看着茶杯内的漩涡,旋转旋转。

  月千璃在一旁安静地等待着。她想说话自然会开口。

  “阿璃,我是没办法了。”齐瑾瑜的嗓音略带嘶哑。

  “发生什么事了?”听说大哥最近纳了一房妾侍,莫非是因为这事?

  “我和你大哥,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说着齐瑾瑜拿出帕子拭了拭眼角的泪珠。

  “是因为大哥新纳的妾侍吗?”万恶的封建社会,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必须三从四德。

  “我和你大哥之间,就算没有第三者,你大哥对我早已恨之入骨了。”齐瑾瑜吸了吸鼻子,一副要娓娓道来的架势。

  “你和大哥成亲,不是父亲求来的么?照理说就算大哥之前有过喜欢的女子,可是你是无辜的呀,他不应该如此待你。”有些人以为吵架会家无宁日,殊不知冷暴力是最伤人的。

  “我和你大哥,在成亲之日就已经相识了,而且这门亲事是我向爹爹求来的。”齐瑾瑜急需一个发泄的出口,可是无人诉说。昔日的好闺蜜,已经形同陌路。如果和娘家人说,必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风波。想来想去,齐瑾瑜想到了这个初嫁的小姑子。

  “还有这种事?”说吧说吧,说出来就会舒服点了。

  其实月千璃也没什么可以帮忙的,毕竟自己也是爱情小白。也许齐瑾瑜不是需要什么建议,只是想要倾诉一下委屈。

  故事发生在瑞和四年春,五岁的齐瑾瑜和娘亲出门玩耍,看到对面马路上的捏糖人她撒着短腿就跑了过去。

  “瑾瑜!”尚书夫人第一时间想要跟着跑过去。

  “官府办案,让开让开!”十几个官兵骑着马在街道上狂奔,很多小贩来不及躲避,商品被撞翻在地。

  “夫人!小心啊!”奶娘死死拉住快要被马蹄踢到的尚书夫人。

  “奶娘,放开我。瑾瑜!”尚书夫人目之所见找不到自己女儿的身影,万分着急。

  卖糖人的大伯要看官兵们牛高马大气势汹汹,赶紧收了摊子从小巷穿到另一条街。

  “小糖人,你别走呀!”小瑾瑜一路追着捏糖人的大伯,不久就跟丢了。

  “娘亲呢?”小瑾瑜这才发现身后没有了母亲一行人的身影。

  “咦?我去马车里等娘亲好了。”齐瑾瑜看到不远处停着红绸布马车,以为就是尚书府的马车,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因为刚刚奔跑太累,竟一下子就睡着了。

  “小团子,快醒醒!”一把稚嫩的男童声把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小瑾瑜叫醒。

  “唔…”小瑾瑜用小肥手撑起身子,小手揉了揉眼睛。

  “美人哥哥,你把我吵醒了。”陌上人如玉,哥哥世无双。小瑾瑜很喜欢眼前的小哥哥,就像喜欢糖果那样喜欢。

  “小妹妹,你是和家人走散了吗?怎的在我家的马车里?”旁边一个腹部隆起的美妇人亲切地问道。腹中胎儿正是月千璃。

  原来齐瑾瑜上的不是尚书府的马车,而是左相府赶往京郊明誉山庄接养胎的左相夫人邢语嫣和十岁的大公子月明轩的马车。

  “走散?娘亲…”齐瑾瑜久久看不到熟悉的人,内心开始慌乱,水汪汪的大眼睛蓄满了泪珠,随时可能哭成荷包蛋。

  “小团子,我会帮你找到娘亲的。”月明轩熟练地从袖袋里掏出一颗糖。没办法,当哥哥好几年了,哄小孩不要太熟练。

  “小妹妹,可还记得家住何地?双亲何人?”邢语嫣轻声问道。

  “我…我爹爹在京城做大官的,我娘亲很漂亮的,比夫人还漂亮一点点哦。比哥哥,唔,和哥哥一样漂亮。”

  “那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邢语嫣循循善诱。

  “我叫……我娘说不可以把名字告诉陌生人,会有危险。”名字刚到嘴边被谨慎的小瑾瑜咽下去了。

  许是担心身份泄露,有心人绑架勒索引来横祸,小团子母亲才会如此教导她。看她身着上等布料的服饰,其父怕是京中官职不小。

  倒是也无妨,回到京中一打听定然能为小团子找到父母。

  “娘亲…哥哥,我想娘亲。”齐瑾瑜吸着鼻子咬着下唇,一副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哭的样子。

  “很快就能见到你娘亲了。你看!”月明轩手掌摊开露出一个玉葫芦,做工略显生涩粗糙,是自己在明誉山庄陪伴母亲时无聊而刻。

  齐瑾瑜盯着玉葫芦一阵犹豫,内心苦苦挣扎。娘亲说不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的,可是美人哥哥给的玉葫芦好想要。

  终于她伸出白白嫩嫩的小肥手一把拽走将葫芦。

  “丑丑的,呜呜呜。”她给了一个诚实的评价,然后继续哭鼻子。

  “咕噜~”齐瑾瑜的小肚子传来饥饿的呼喊。

  “小团子,不要哭了哈。哥哥这里有山楂糕和绿豆糕,你先吃饱了哥哥再陪你找娘亲。”月明轩再使用食物攻势。

  “真的吗?啊唔,好吃。”齐瑾瑜哭得满脸眼泪和鼻涕,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

  “你看你,都快哭成花脸猫了,哥哥给你擦擦。”月明轩掏出手帕帮齐瑾瑜擦干净,真是小吃货一枚。

  以前娘亲问自己想要个弟弟还是妹妹,他是无所谓的。月明轩望了望娘亲的肚子,这次要个妹妹吧,很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