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绝品灵仙

007 玉蟾宗薛策

绝品灵仙 顾仁棉 2178 2018-10-13 16:09:31

  杜锋热情,韩瑾瑜点附,宁珅即便些什,表态。

  骆青离面三人,拱手施一礼,“麻烦各位。”

  韩瑾瑜爽朗一笑,“小事一桩!”

  宁珅言,祭一小船型飞行法器,载一向兴水城发。

  修士炼气期便开始御器飞行,宁珅炼气大圆满,保持灵力充足,长间飞行大问题,但飞行速度却太快。

  宗门山开始便如此,如今再加一人什压力。

  宁珅站船,偏眼身侧杜锋,传音道:“萍水相逢,对一算陌生人人如此热络,就算杜三少平素怜香惜玉,一黄毛丫,恐怕难入法眼吧。”

  杜锋一愣,夸张睁大眼,“,宁师兄太邪恶,爱美人,小丫片子才十二三岁,又干又瘪,至于禽兽吧?”

  宁珅扯扯嘴角置否,“别忘任务身,村子里搭手就算,兴水城再带算什?”

  “当用!”杜锋扬一张笑脸凑,“宁师兄,几虽初级丹师,哪懂医术,兴水城,除干,干嘛?”

  宁珅之村子里,骆青离救大牛场景,微微皱眉,“虽晓些医理,却未必精通,再纪,即便再才,又少?”

  “聊胜于无啊,总比几瞎子一抹黑吧?”

  杜锋伸懒腰,趴船边缘,幽幽道:“知道掌门师叔怎,兴水城又沧海宗盘,里闹瘟疫自别人收拾,非情况几意思?大老远跑,玉蟾宗人打照面,尴尬啊!”

  轻人,总面子重,更何况十七八岁血气方刚少?

  杜锋真理解掌门用意。

  宁珅一爆栗敲杜锋,“哪废话?掌门师叔自道理,难道害成?”

  杜锋皱皱鼻子,再什。

  盘膝坐船尾骆青离船人,再次闭目养神。

  三人邀请兴水城,或许古道热肠,或许另目,常听人人心险恶,轻信,但自己一身无长物小角色,骆青离实什让图谋。

  而且三人颇几分侠义心肠,随行够省一大段脚程,骆青离选择相信一回。

  ……

  七日之,一行人抵达兴水城,但几大城门已经关闭,城外布阵法,进。

  宁珅直接降落兴水城内西北角,里设一大火炉,黑烟袅袅,散发一股刺鼻焦臭,一车尸体被运里,每一具全身生满恶疮,死相凄惨。

  些尸体被投进火炉焚烧,刺鼻难闻气味愈发浓郁,韩瑾瑜差点忍住吐。

  骆青离点难受,尽量屏住呼吸。

  杜锋啧啧叹道:“听兴水城闹瘟疫,闹厉害,居封城。”

  宁珅掐掐手指,“算算日子,瘟疫已经大半月。”

  韩瑾瑜捂住鼻子,往退几步,“玉蟾宗人怎管,子明显解决嘛!”

  话音才落,身便蓦传一声冷哼。

  “韩大小姐倒记兴水城属于玉蟾宗管辖,贵人事,忘呢!”

  一听声音,韩瑾瑜面就露一副嫌恶表情。

  骆青离闻声望,一身形高大男子负手而立,长相并如何彩,但一双桃花眼却称点睛之笔。

  玄色道袍,鎏金腰带,袖口绣五毒纹,玉蟾宗宗门服饰。

  玉蟾宗与沧海宗一,属于南诏三宗,沧海宗擅长炼丹制药,而玉蟾宗却毒修,而且听大宗门之间关系。

  杜锋见果遇玉蟾宗弟子,素名气薛策,面色顿发苦,倒宁珅礼貌打招呼,“薛道友,别无恙。”

  名薛策玄衣男子朝宁珅拱拱手,宁珅解释道:“三人结伴历练,听闻兴水城现瘟疫,便顺道否帮忙,并无其意思。”

  “?”薛策,嗤笑声,“帮什忙?”

  话嘲讽屑之意太浓,韩瑾瑜暴脾气岂忍,当即大声喝道:“薛策,别太分!”

  “分谁?”

  薛策斜斜瞥,本该情桃花眼里尽冷锐,整人如一开锋刀,锋芒毕露,充满压迫。

  “南诏九宗之间互干预,儿玉蟾宗盘,沧海宗管太宽?”

  韩瑾瑜握紧双拳,深吸一口气,“瘟疫死伤动辄成百千,怜悯些怜凡人,而兴水城现第一例瘟疫,迄今已半月余,玉蟾宗除封城,做点旁贡献?”

  “又与何干,莫真沧海宗当成南诏之?”薛策呵呵冷笑,“本事就原雷神道塔!韩大小姐,别真自己当根葱,师父,必给面子。”

  “薛策!”

  韩瑾瑜简直气炸,手指一点指向薛策,口择言,“师祖已经闭关,待关之,便将南诏第一人!”

  “师妹!”宁珅刚阻止韩瑾瑜,却已经嘴快抖。

  完之,韩瑾瑜意识自己闯祸。

  沧海玉蟾素面心,自老祖闭关冲击瓶颈之事,本就门内辛密,若非老祖直系徒孙,根本知情,现居全给外人听!

  韩瑾瑜瞪大眼,双眼赤红,手一扬执一利剑就朝薛策刺。

  “薛策,杀!”

  人离近,韩瑾瑜冲势极猛,眼就刺薛策身,薛策知使什身法,身影虚虚实实,让人辨分明,脚微动腾挪侧身,指并拢点韩瑾瑜腕,劈手便夺剑。

  韩瑾瑜闷哼一声,觉右手浑无力,又酸又麻。

  骆青离瞧几眼,清楚,刚刚一,薛策点韩瑾瑜手穴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