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绝品灵仙

004 七天的记忆

绝品灵仙 顾仁棉 2255 2018-10-10 15:03:20

  先水里救,分明见身处被细丝勒伤痕,短短功夫,竟剩一道道红印,红印逐步变淡,偏伤口又用药痕迹,如此,自身自愈力?

  少终忍住奇,道:“修士?”

  先飞空,宁珅就河水里一大团黑色东西,本,却见人水里用仙法术。

  黑色东西碰火就慌忙逃遁,宁珅原道友除水祟,水祟走,人却迟迟浮,反而溺水住挣扎,宁珅就赶忙水人拽。

  方纪比小,十二岁模,最奇怪,宁珅居修。

  种情况,方修比高一大境界,就身遮掩法宝。

  如今,显者。

  而实并非如此。

  修士够与自己阶或高一大境界修士修,方丹田灵力含量。

  修士炼气期,每一次阶丹田内够存储灵力一,十层便炼气大圆满,此服筑基丹,丹田便生异变,原本气态灵力将被压缩液态,此便筑基境,而筑基大圆满,将灵力化液固,便金丹境。

  一般人此标准判别方修,骆青离丹田毁,宁珅当。

  少黑白分明双,骆青离微微,“体修。”

  如今修炼玉骨冰肌术,勉强算体修吧。

  “体修?”

  与宁珅行另一少叫,“一女孩子,怎……”

  实怪惊讶,印象里,体修身材魁梧大汉,一身铜皮铁骨健壮粗蛮,骆青离细皮嫩肉小姑娘,怎怎走体修路子。

  骆青离垂眸道:“道法千,殊途归,走路重吗。”

  人皆一愣,韩姓少女眸微亮,轻笑:“小道友纪轻轻,见解却凡。”

  站身,介绍一行人,“叫韩瑾瑜,沧海宗弟子,位宁珅宁师兄,位杜锋杜师兄。”

  骆青离人。

  整片修真大陆名叫浮华大陆,处大陆南方,里被称南诏,南诏九大宗门,宗,宗,宗,苏白羽之所金玄宗便属宗,而沧海宗却宗之一,炼丹制药闻名遐迩。

  人法器装扮皆凡,十七八岁纪,却炼气期修,宁珅更炼气大圆满,差一步便筑基,资质十分色,恐怕内门弟子。

  骆青离一一算打招呼,“叫骆青离,无门无派,散修。”

  宁珅由挑眉。

  韩瑾瑜拉坐,一旁被忽略妇人,“本结伴历练,听闻兴水城一带闹瘟疫,打算,既路里,顺便水祟除。”

  妇人一听话,几乎人跪磕,被拦住。

  四人坐一块商量策,妇人则退。

  宁珅突骆青离,“冒昧一道友,如今境界?”

  骆青离一怔,如实道:“刚入炼气四层。”

  “哇,炼气四层就敢一人啊!”

  杜锋怪叫一,又意思挠挠,讪讪道:“炼气四层,被师父拘门派呢,充其量就试炼林里活活筋骨,妹子胆子挺大。”

  骆青离轻叹,“所,今日若诸位恰巧路,坐里。”

  杜锋愣,“青离妹子,,就觉,门外,小心妙,若信人伴安全。”

  骆青离颔首道谢。

  宁珅清咳一,歪话题重新拉,“道友既炼气期就逼退水祟,水祟实力并算强,先空,水祟遁术一流,一眨功夫就瞧见影。”

  言之意,若一击击杀,水祟跑,再找就难。

  “而且今日骆道友水祟一番交手,其实算打草惊蛇,水祟道处修士,短期之内恐怕身恶。”

  宁珅将项一一枚举,骆青离听倒觉道。

  韩瑾瑜攒紧眉心犯愁,杜锋却听一名堂,“宁师兄意思,需诱饵,引蛇洞?”

  谁做诱饵?

  修士,水祟往跟凑,之袭击骆青离,完全因骆青身修士气息,被水祟误凡人缘故,吃一次亏,水祟再当就怪!

  “难道找村民?”韩瑾瑜摸巴,考虑行性。

  种,就算一,保证绝安全吧?

  村民凡人,谁乐意啊!

  “需村民。”宁珅弯唇,笑意味深长,“曾一书籍记载,水祟种东西溺亡之人执念所化,喜欢吸食血气,除却河鱼之外,偶尔将人拖入水,水里待久,慢慢就被鱼化,记忆间其实短。”

  骆青离心微,果就见宁珅朝。

  “水祟记忆七,七便记今生,与其让村民身犯险,如请骆道友帮小忙,毕竟比村民,骆道友一定自保之力,道友觉如何?”

  骆青离嘴角微微一抽,心宁珅人谦礼,坑人倒一含糊啊!

  确实比更合适人选。

  管怎今宁珅救,帮忙容辞之,而且父亲,一人,大本就大责任。

  接触,既走条路,力所及范围内,骆青离愿意参与其。

  人目光落身,骆青离道:“七日,愿助各位驱除水祟。”

  宁珅敛眸微笑,韩瑾瑜拍拍手道:“就太,商量一怎配合吧。”

  始讨论,便传嘈杂音,妇人哭大,引宁珅几人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