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隐婚总裁,过期不候

第十九章

隐婚总裁,过期不候 冬洱 3406 2018-07-12 05:28:40

  女儿的出现,是李祠始料不及的,虽然有种被保护的感动。

  可是她心爱的孩子,她赌不起顾远思的心仁。“惜惜你快走开!”

  面对顾远思的怒火,是骂是恨都在所不惜,那怕最后逼到直接动手得那一刻,李祠也不会惧怕半分。最怕的,还是顾远思将他的怒火央及到女儿身上。

  毕竟如果当初没有孩子,就不会有后面的一系列事情发生。

  只是一向听话乖巧的女儿却偏偏在这时候犯起了倔脾气。松开了抱顾远思的手,又挪了几步,改抱李祠的腿。“我不要,我不要,惜惜就要和妈妈在一起。”

  李祠终于不争气的在顾远思面前流下泪来,却依旧还是无动于衷,不管是顾君惜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是顾远思怒意不减的面容。她都这么坦然的站在那里,审视着他深邃的眸,静候着他接下来的所有动作。

  孩子的哭声总算惊醒了顾远思的几分醉意,缠住李祠的手缓缓松开,口中依旧怒意不减。“别以为再过五个月我就会对你回心转意,李祠,我告诉你五年你都改变不了我不爱你这个事实,就算是再过五辈子也还是一样,五个月后,我会笑着欣赏你缩在角落,变成那个伪装成幸福的小丑。”

  李祠冷笑。“你现在不就已经就是那个小丑了吗?呵呵!顾远思,你真可怜想念了人家十多年,暗恋了人家十多年,人家却连你信心意的衣角片尾都不知道。”

  要不是两年前布心蕾的来访,要不是自己问了顾母,还不知道冷漠如顾远思,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段过去呢?

  不过也是,若不是心中无人,怎么可能将自己和孩子瞥了这么久?

  李祠的一句话一句话,瞬间激起顾远思心中的千层浪…

  原本已经平息的怒火再次瞬间燃起,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来的激烈。左手顿时揪起李祠的衣领,几乎一把便将她给提起来,隐藏在身侧的拳头紧握,紧到指节发白,微微颤抖。

  一场战争,一触即发。

  “够了!”好在顾黎瑾动作很快,及时将顾远思推出了攻击范围之内。挡在李祠母女两的面前,怒火冲天的直视着他。

  “作孽啊!”柯婧一身紫色睡衣,直接哭倒在顾世豪的怀里,两人不知何时下的楼,就站在李祠的不远处。

  顾君惜小小的身子挪了几步,小糯手紧紧的拽住李祠的衣摆,抽泣声不断。“妈咪你疼不疼,惜惜来给你呼呼…”

  看着女儿,李祠吸了吸鼻子,抬手抹干泪水。艰难的挤出一抹笑意,却终究还是没有出声,仅是疲惫的朝着她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没事,不要担心。

  “走吧!太晚了,你还回去睡觉了!”牵着顾君惜的小手,先一步抬起步伐,却奈何却抵不住后腰时时传来的火辣痛感,痛得直咬牙。

  顾君惜双手紧紧拉着李祠,似依赖,似搀扶,一步一步跟着李祠上楼。

  凝望着母女两落魄的背影,顾黎瑾的的眸子里是藏不住的疼惜。望向顾远思不为所动的面容,沉声警告。“这是最后一次,我给你伤害他的权利。”随后他跟去李祠母女的步伐,一步一步护送她们上楼。

  “哈哈哈……”顾远思笑了,就是那种捂着肚子,笑到直不起腰,笑到站都站不稳的那种笑。“倘若有下一次呢?你会还手,还是打算带着她们母女,你名义上的大嫂和侄女直接远走高飞?看在我们还有那么一丁点血缘关系的份上,别怪我没好心提醒你一句,做好事也要看对人,向她这种不折手段不惜一切的女人,你觉得她会舍得放弃现在的这一切?”

  李祠带着顾君惜的步伐一滞,顾黎瑾也顿住了脚,指节捏得发白。顾家夫妇直接气得脸色发黑。

  顾远思继续笑得张扬,很欠扁的抬起手,指着顾黎瑾的的门面,“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他是指的两个人赌约的事,顾黎瑾虽气愤,但却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确实,李祠的不舍,让自己成了最大的输家。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表面上顾远思虽然赢过了顾黎瑾,但实际上,他却输给了李祠。

  因为早在他回锦城的那一天,李祠就已经把他心心念念的离婚证书拿到手了。

  “会的!就算没有他带,我也确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你的生活。还有,有的人,有些错事,不是无人知晓,就一定不会得到老天的惩罚,我相信天不纵恶,更相信因果报应。”回答他的是一直默不吭声的李祠。

  众人一惊,眼里很多的透着对前半句话的疼惜。

  唯独顾黎瑾,越是思酌后半句,越是觉得不对劲。

  但最气愤的当数顾远思,气她对五年前给自己下药的事死不承认,更愤她装模作样的潇洒,只是他的怒火还来不及爆发。

  “啪…………”

  脸上便传来火辣辣的疼。

  接着便是顾世豪怒不可解的骂。“混账东西,五年没受管教,你连家暴都学会了是吧!给我站好了,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家暴…”

  “走吧!回去睡觉了。”左手牵起顾君惜,右手抚上后腰的刺痛,在这片打骂声下,李祠带着女儿回房。

  脸上却是难得的释然,婚后五年,大学四年,九年的时间,不管是爱是恨,都足够了。

  随着房门重重一关,李祠难耐的舒了一口气。

  呼!世界终于安静了!

  一进门,顾君惜一已经脱了鞋子,扭着小屁股爬上床,老老实实盖好被子,可怜巴巴的瞅着李祠。那架势,是铁定主意今晚要赖定在老娘的床上了。

  李祠叹笑着走过去!温柔不减的顺着她额前的碎发,面带苦涩。“小丫头,今天是不是吓坏了。”

  顾君惜摇了摇头小脑袋,弱弱的表明了自己的心境。“妈咪!惜惜讨厌爸爸…”她的语气很轻,像是一个正在认错的表情,咬着嘴,不时的查探着李祠的情绪。

  “惜惜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能保护好你,是妈妈没用…”李祠鼻子一酸,泪腺终于压不住,呜咽出声。拥着顾君惜,嚎啕大哭,一如五年前在医院迎接女儿出生的那天一般。

  李祠的无助,李祠的软弱,这是顾君惜小朋友第一次看见,有这被吓傻,但还是不安落后的跟上了李祠的步伐,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幕,正被随之带了药箱进来的顾黎瑾看了真切。

  心里苦涩难耐。

  几步过去,一如五年前那般,将那支离破碎的母女两紧紧拥入怀里,一手顺着两人的发。“过去了…都过去了…”

  爱而不得的苦本来就难尝,何况又发展到了今天这种恨之入骨挥手相向的场面。

  李祠没有做过激的事,仅是这样放声痛哭,已经是很难得了…

  客厅里。

  顾世豪的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还在持续。

  也是三十年来,顾黎瑾第一次被逼着跪到了顾家灵位面前。

  打在儿身,痛在母心,

  第一次看到儿子不是出自自己的手被打,虽心疼,但柯婧并没有劝说老公一句,更没有阻拦一分,只是坐在一旁偷偷的抹眼泪。

  因为她比谁都明白,如果这次顾远思不接受点教训,将来受苦的就会是李祠他们母女。

  那个孩子不是母女一手捧在心窝子上长大的,自己的儿子本来就这般亏待了李祠,现在又让很人家在皮肉上受了苦,纵使不用换位思考,柯婧也觉得自己理亏,心更亏。

  “爸!妈!我错了!”一直咬牙,闷声不吭的顾远思终于来了口。

  本来自己就不是喝得特别醉,能认清家门,能记得刚刚发生的所有事,就说明,自己的醉意已经清醒完毕。

  顾远思的歉意,说了柯婧的心,却是更加逆了顾世豪的鳞。抬起手,手里黑耀耀的狼头棍舞得龙飞凤舞,又是重重一下砸在顾远思后背。“认错,道歉,是应该对着我们吗?你欠她们母女的,别说是道歉,就是一辈子你也偿还不够。”

  顾远思被打得冷汗直冒,后背大片地方,不用说都知道肯定已经乌紫了大半。

  但他还是跪得笔直,不敢动弹半分。

  打也打累了,骂也骂够了。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搞这种体力活,顾世豪上了年纪总有些吃不消。

  “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了,小祠的心算是彻底被你伤透了。还有五个月的时间,你就好好弥补这些年对她们母女的亏欠吧!公司那边的事暂时会由我接手,你就不要管了。”顾世豪说着,总算放下了手里的狼头棍。

  “爸!凭什么,做错事情的人明明是她,当初给我下药的也是她。”而且,顾氏他费心经营了这么多年,也是这除寻找布心蕾以外唯一让自己上心的事,现在布心蕾依旧下落不明,没了公司,自己便不就成了一个一事无成的人了吗?

  顾世豪气结,扬手又给他背上来了一棍。“你还好意思说,一个男人,连自己的情欲都控制不了,还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一个女人身上,真的是顾家世世代代祖先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原本还一直虚心接受教育顾远思噌一下站起来,凝着顾世豪那张已经是皱纹交加的脸。“爸,别忘了,在顾家,控制不住自己情欲的了不止我顾远思一个人,任何人用这件事来指控我都可以,但唯独你不行。”

  顾远思的指责,夹带着狂风暴雨,直震的顾世豪脸色铁青,那根黑耀耀的狼头手棍在手里捏得瑟瑟发抖,最终他怒叹了一口气,将手杖重重的砸在顾远思门面,转身上楼。

  手杖避过了顾远思的下巴,重重的砸在顾远思胸口,而后,掉落在地上,摔出“嘭嘭”的两声。

  柯婧嘤咛的抽泣声断断续续止住,半晌,才幽幽起身,捡起那根无辜狼头手杖。“远思!你错怪你爸爸了,黎瑾虽然是你爸和那个女人的孩子没错,但他却是在我肚子里面孕育,和你一样,吃我的**长大的。”

  “什么??”顾远思的瞳孔瞬间放大,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柯婧。

  

冬洱

加班,连班。又是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