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来,让我撩一下

第四十五章:你家老师啊,口是心非

来,让我撩一下 故人不识 1897 2018-09-15 00:34:38

  顾轻舟把老师跟学生的界限把握得很好,饶是她怎么撩拨也没有半点松动。

  已经来回工作室快一个月,顾轻舟的阵地还没有半点她的脚印。

  好不甘心哦。

  十月底有个外出采风,因为下一部影片的镜头要釆山景,顾轻舟当天就带着钟重年跟冯玲霖去了。

  冯玲霖完全是助理的身份,帮着做收机械器材之类的杂活。

  钟重年记得当时跟她的关系还是很和气的。

  到山上已经晚上七八点,夜色太晚只能明天再去,来之前在度假村已经定好了房间,三个人在门口道别分开往各自的方向。

  钟重年却突然喊他,“顾老师!”

  没情绪地回头,“嗯?”

  “你过来,你过来。”她远远招了个手,笑得嘴角高高扬起。

  冯玲霖正开着房门,闻声看了她一眼,眼神有点奇怪,随后转身进了门。

  顾轻舟狐疑地盯她,“怎么了?”

  “我带你去吃晚饭啊,”钟重年神秘兮兮地压声,“酒店的饭多没烟火气!走走走,我来的时候看到游泳池那边有个烧烤店!”

  本来随便吃个晚饭就好,顾轻舟也从不碰那些炭火烧的东西,但钟重年的表情却写着那东西确实很好吃,他改了主意,“走吧。”

  锁了门重新出去。

  度假村很大,格局也漂亮。从酒店门出去沿着绿林有了几米就看见三人高的许愿池,有不少人在往里扔硬币许愿。

  钟重年看了热热闹闹的人群一眼,嗤笑,“这种东西不灵的。”

  顾轻舟反问,“为什么这么说?”

  “试过。高三那年我妈带我去福禄寺求愿,希望能考上一本,也是这么大的许愿池,”她比比手势,“好像略微再大一点,我扔了硬币,没用。”

  顾轻舟边走边留意四周的布局,闻言诧异道:“你不是考上了吗?怎么说不灵?”

  “因为我根本不是许的这个愿,”她垂着脑袋叹了口气,随后抬头看他,“我当时抛硬币时想的是……”

  “我要是能长长久久跟顾轻舟在一起就好了……”

  “可后来你就辞职了……”

  微醺的风携来酒庄的香气,带着她的尾音像触手一样轻扫心脏,麻麻的,痒痒的。

  顾轻舟沉默了半晌,最后道:“走吧。”

  烧烤店满满的人,他们捡了靠湖边的那张桌子坐下。

  钟重年点了一大串各色的肉,顾轻舟只划了几样素的。

  “你这样吃不饱的,烤肉超级好吃的,你不试试?”

  “不了,”他低头写菜单,随后递给服务员,“你也少吃点,对胃不好。”

  “哦,”钟重年撑着脑袋,百无聊赖地应道,模样是根本没听进去。

  烤串上完,钟重年一个人就解决了大半,顾轻舟没咬几根后没了下文,看她吃得满嘴油光,起身去买水了。

  十分钟后,顾轻舟回来,身后还跟了一对男女。

  借着微弱灯光,后面有着丹凤眼的漂亮女人一叠声笑着,语气如银铃,清脆撩人,“原来顾老师急急忙忙赶回来话也不跟我们多说是因为有佳人在等。”

  女人还要再说就被她身侧男人拉住了,引得一阵抱怨,“扈江离你拉我干什么,顾轻舟又不是别人,他是我哥们,不会介意的。”

  叫扈江离的好看男人立马眯了眼,神色很危险,“我介意。”

  女人噤了声,也给了顾轻舟介绍的机会。

  “刚刚买水遇到的,这是我朋友肖樟,那是她男朋友扈江离。”

  钟重年正一口烤肉咬在嘴角,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只能尴尬地笑笑,“你们好,我是顾老师的学生,我叫钟重年。”

  “喝水。”他把瓶子递过去,“先把嘴擦擦。”

  肖樟看得直乐,“你对这个学生是真的好。”

  顾轻舟长身玉立,从容又坦荡,听了这话后只微微一愣,随即平淡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徒弟。”

  肖樟不说话了,转头对着扈江离神秘兮兮地笑。

  钟重年打量那两个人很久,既然是顾轻舟的朋友那资质肯定都是上乘的。

  两人都是脸蛋天才,叫扈江离的那个更甚。

  清淡绝伦,周身的气质跟顾轻舟很像却又不像。顾轻舟比他多了份尘世的烟火气,前者太干净,干净得让人避而远之。

  清风明月足矣,谪仙太过,她还是觉得顾轻舟最好。

  暗暗比较一番,她旋开笑脸插科打诨,“很快就不是徒弟了,我喜欢顾老师。”

  三人被惊到,顾轻舟立马喝断她:“钟重年!”

  女孩撇撇嘴。

  肖樟只诧异了片刻随即恢复如常,小姑娘说话时眼里全是星光,明明是大逆不道的话却丝毫不会让别人觉得厌恶。

  这孩子,很对她胃口。

  顾轻舟瞪完她,回头,“满嘴跑火车跑惯了,我会罚她。”

  肖樟笑笑,“别啊,我看她这话很真心。”

  “对啊对啊!这位姐姐很懂我,交个朋友?”钟重年露出嘴角梨涡,还偷偷瞥了顾轻舟一眼,“我从来不说假话,能追上就能追上。”

  “钟重年!”语气更严厉了。

  吃饱喝足,四人沿着湖畔跑步。因为快入深秋的缘故,湖堤旁一排的枫树全部转红,在路灯下映出迷人的色彩。

  暗红,像玛瑙,像血玉,蛊惑人心。

  钟重年跟着肖樟一排,两个男人走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什么。

  她听不懂,只依稀几个术语能明白一些。

  步子缓慢,像散步一样。

  肖樟突然拉了她,“小姑娘,你真喜欢你老师?”

  钟重年抬眼看了看前面人的背影,点点头。

  笑意在眼尾深起来,“那恭喜你了,得偿所愿。”

  肖樟没有再说,反而提脚跑到扈江离身边,对着后面钟重年神秘一笑。

  “??”

  

故人不识

今天慢性阑尾在医院打点滴。   更新少了一更。   明天补。明天六千字打底。幸运的话,身体允许的话万字更。   身残志坚。   还有一个说明:这一部分的回忆很少,你们要有耐心地看啊,主要是为了冯玲霖跟钟重年的撕逼做的前提简要,不会详写,紧张刺激的撕逼现场马上就到。请看顾老师温酒斩华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