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大唐王妃传

第三十二章 真相大白(二)

大唐王妃传 绾汐凉 3428 2018-07-11 11:55:00

  “你说什么,什么表妹,我不认得你。”

  骊姬朝后躲闪,手用力想要挥开他,努力与他间隔些距离出来。

  “表妹,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不认得我了,我是你表哥啊。”

  二狗一头雾水,他不知道骊姬怎么转变得如此突然,昨天还在醉仙楼里请他吃了一顿好的,告诉他今天去东山半山腰的木屋,有好事情便宜他,现在却不承认认得他。

  “表哥,什么表哥,我没有表哥。”

  骊姬躲闪开二狗,跪着爬到李恪腿边,抱着李恪按在椅子上的胳膊,哀嚎道:

  “殿下,殿下,你要为骊姬做主啊,骊姬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他们。”

  李恪眼中闪过一丝尴尬,转瞬被冰凉代替,静姝侧首,正巧对上李恪看向她的眼神,唇边浮起一丝轻笑,好整以暇看着李恪打算如何收场。

  二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不过这一刻他想到的只有自己,李恪还未出声,他先开口嚷道:

  “好啊,今天看我被人抓了,就急着来撇清关系,我告诉你,你给我的银子我一文不动都在怀里揣着呢,你故意设计害我,叫我去什么东山,还说有好处便宜我们兄弟,我到哪儿瞧见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还当真以为你体贴至此,没想到原来就是故意引人来抓我们,现在你居然还演戏。”

  二狗不管不顾,把所有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说完之后,才发觉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讷讷闭嘴,于骊姬而言,却是太迟了。

  李恪用力一甩,甩开骊姬的手,满是憎恶。若说在刚刚骊姬哀求他的时候,他还动了恻隐之心,以为真的是自己冤枉了骊姬,可真相从二狗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李恪终于在心底里笃定,骊姬是经过了怎样的深思熟虑,非要陷害静姝不可,这样的女人,叫他不寒而栗。

  “殿下,您相信骊姬,骊姬真的不是有心的,骊姬是受了人的要挟,才……才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眼波一转,骊姬已经从先前的不安焦急中走了出来,心中突然一派清澈,早就知道这二狗不中用,没想到却窝囊成这样,竟然执意拉了她下水。李恪盛怒,今日这祸,一定要有人付出代价,骊姬自然要找个替罪羊。

  “受了谁的要挟?”

  李恪的确是怒了,骊姬的所作所为,让他不敢去想后果,伸出手去挽住静姝的手在掌心,他原本想着要护她一辈子的,却没想到要她受到如此折磨,若是今日真的叫面前这两个猥琐的男人得了手,再叫清河瞧见静姝的狼狈,依着静姝这虽然柔弱却是异常刚烈的性子,不说他们两人从此再无可能,只怕连这条命静姝也能舍了。李恪恨得牙痒痒,如此周密的计划,环环相扣,不知骊姬,其中有份参与的每一个,他都不会放过。

  “是她,是萧莲,是她要挟骊姬的。”

  骊姬梨花带雨,带起葱指直指萧莲,言语之中,满是怨恨和委屈。

  “我?”

  萧莲原本一直在一旁听着,骊姬背后的阴谋,让她恐惧,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才是骊姬的绊脚石,她会如何对付自己,甚至那时候自己是否又会有静姝的幸运。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骊姬的指控,萧莲惊讶抬头,对上李恪如发怒雄狮的眼,周围似乎又凉了几分。

  “表哥,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李恪唇角突然上扬,勾起一丝玩味的弧,骊姬见状,急忙开口:

  “殿下,骊姬所言,句句属实啊。萧莲她担心您心仪高小姐,怕未来您迎娶了高小姐,坏了她成为您的王妃的美梦,所以……所以就要挟骊姬想法子对付高小姐,别说是高小姐的清白,就是要了高小姐的命也在所不惜。”

  “是吗?”

  李恪将目光停驻在静姝的脸庞,幸好,她毫发未伤,不然今日指不定有多少人为她陪葬。静姝抬头直视李恪的眼,淡淡一笑,示意他安心。

  “那你告诉本王,萧莲她是如何要挟你的?”

  “回殿下,萧莲要挟骊姬,若是骊姬不替她想法子,就去求贤妃娘娘,要把骊姬送到掖幽廷去,让骊姬再也见不着殿下,殿下,骊姬虽然不忍心伤害高小姐,却更舍不得殿下啊。”

  泣涕涟涟,当真是要闻者心伤,萧莲愣在一边,若不是深陷其中,她也几乎相信自己就是始作俑者,这些恶毒的主意都是她想出来的法子。骊姬不知道有什么样的魔力,总能轻易让人相信。

  李恪拉着静姝的手起身,立在桌旁,声线冷漠:

  “我母妃也管不了我后院的事儿。萧莲……”

  纵然李恪知道骊姬颠倒黑白,故意指鹿为马,可萧莲也不是一身清白,正要先收拾了萧莲,话才出口,静姝捏了他的掌心,声音一顿,却听静姝清朗道:

  “萧小姐在杨妃娘娘身边服侍许久,纵然有错,却也能功过相抵,更何况我今日也并不曾受到什么伤害,杨妃娘娘离不开萧小姐,不如就让萧小姐回宫,由杨妃娘娘发落吧。”

  静姝的意思,明摆着要放过萧莲一回,李恪眉头一皱,却看到静姝神色清淡坦然,知道她是为了不让自己和母亲的关系紧张,顺着她的话儿接口道:

  “既然你说了,那就这么办吧,萧莲,你记住,从两仪殿到今日,你欠静姝的,本王都记得,从此以后,再不许你踏进我蜀王府一步,你若再对静姝动心思,别怪本王新帐旧帐一块儿算。”

  李恪话一出口,掷地有声,萧莲变了神色,却也知道是因为静姝的一席话,否则只怕这条命都不够给的,似是失去了全身力气,瘫倒在地,长乐挥手示意婢子依着李恪的意思把萧莲送了出去。

  萧莲离开,一屋子里的人目光都落在了骊姬身上。

  李恪上前几步,靠近骊姬身边,蹲下身子看着骊姬,道:

  “这么些年,本王自问对你不薄,为什么你就是不满足。你父兄背着本王,拿着本王的名号在外惹是生非,你真当本王是三岁孩童无知?可你呢,不说安分守己,还勾心斗角欺上瞒下,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你明知道本王最在意的就是静姝,你还敢对她下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明明是最暧昧的动作,李恪却说出最残忍的话,骊姬一惊,忙不迭的叩首哀求,道:

  “殿下,真的不关我的事,是他们逼我的啊,骊姬真的冤枉啊。”

  “冤枉?你若真的觉得冤枉,就去刑部大牢里喊冤吧。”

  李恪起身,后退一步,异常残酷。

  “殿下,求您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进了刑部,您就是要了我的命啊。”

  骊姬听到李恪说出刑部两个字时候,才知道事情远远比她想象的更严重,曾经听人说起过刑部大牢里的酷刑,桩桩都是要命的,不怕她不和盘托出。

  “本王不会要了你的命,本王要看着你不死不活,你想对静姝做的事情,本王会让你都承受一遍,让你跟着你的父亲兄弟,一起在牢房里,吃半生牢饭。”

  一刀两断,实在是太便宜骊姬了,李恪用这样的方式,给所有人警告,他在意的静姝,丝毫触碰不得。他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黑暗王者,带着嗜血的冷漠,骄傲而睥睨。

  “殿下,这么多年,骊姬尽心尽力的对您,您不能这样对我。”

  这是骊姬最后的挣扎,她希望用她心里最温暖的过去,融化他此刻眼中的坚冰,却不知道越是提到过去,越让李恪愤怒。

  “尽心尽力?这么多年,你父亲拿着我的名号欺压百姓,你兄弟拿着我的名号强抢民女。骊姬,这一件一件,我手里证据确凿,不过很快,这些证据就会出现在刑部。”

  骊姬颓然倒下,这么多年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李恪从来都是心如明镜的,只是他不说,如同看戏一般看着她像个跳梁小丑。

  骊姬膝行到静姝面前,她相信静姝是有恻隐之心的,不然不会替萧莲说话,更何况如今能改变李恪决定的,唯有静姝。

  “高小姐,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您帮我跟殿下说说,我父兄真的不曾做这些事情,必定是有人故意栽赃的。”

  静姝瞧了一眼李恪,李恪面上不见波澜,无动于衷。静姝轻叹一口气,蹲下身子,看着骊姬花容失色,道:

  “既然你说殿下手中的证据是假的,这两个人也不是你有心要害我的,不如我再差人去仔细调查,若是真如你所说,我必告诉殿下,还你清白,你说可好?”

  骊姬盯着静姝的眼中就要沁出血来一般,她发狂似的怒嚎:

  “你们都是故意的,故意要看着我死,看着我一家死。高静姝,你别再假惺惺的说什么证据真假,根本就是你存心害我。”

  静姝唇边停驻一抹悠然笑容,上前两步,站在李恪身前,突然膝盖一软,突然倒下,李恪大惊,伸手穿过静姝的腰,半抱着她,紧张到声音也不住颤抖:

  “静姝,静姝你怎么了?”

  李恪眼中有泪光闪动,长乐采薇都靠近静姝身边,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担忧和惊慌。静姝手指无力抬起,指向骊姬,虚弱道:

  “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话音刚落,就传来李恪怒吼声音:

  “湘子,给本王把骊姬拉出去砍了。”

  潇湘子拱手应下就去拉骊姬,骊姬一片迷茫,她自问什么都没有做,不知静姝为什么会突然晕倒,可李恪却从没有打算给她解释的机会。

  骊姬被潇湘子拉起退了两步,突然传来声音:

  “住手。”

  是李恪怀中的静姝,睁开眼眸,李恪不可置信扶起静姝,静姝握着他的手示意他自己没事,走到骊姬身前,俯下身子,盯着她道:

  “你瞧,如果我想要你死,根本不需要说什么证据,简直是易如反掌。”

  骊姬无言垂下了头,任由潇湘子把人拉了出去,易家兄弟各提了一个男人出去,静姝回头看向李恪,眼中闪烁着温情,脸色却苍白如纸,刚刚的动静已经消耗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阖上眼眸,静姝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