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将军令:凰乱天下

第037章 不怀好意

将军令:凰乱天下 忆否 2018 2018-07-12 15:30:52

  叶子念简直要感谢萧宸了,否则,她也要去接待那些诰命夫人们,简直要命。

  相比与虚已逶迤的女人们相处,叶子念宁愿去攻十座城!

  按照规矩,年后,叶子念要与萧宸同赴叶府回门。

  叶子念冷笑,去?开什么玩笑!

  是日子不好过,还是东西不好吃,非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叶子念并非无礼,而是礼节这种东西太美好。

  至少,叶夫人这种德行的就承受不起。

  正月十五。

  宫中举行大宴,叶子念与萧宸同往。

  自除夕夜后,两人鲜少见面,颇有些冷战的意味。

  虽然,叶子念完全是一脸懵逼……

  直到坐上了进宫的马车,那男人也没跟她说句话。

  车厢内很静,唯有外面不时传来的咕噜噜车声。

  叶子念偷瞄了那男人一眼,见他正襟危坐,正闭目养神。

  蛟珠光芒氤氲散开,他的俊脸照耀的朦胧如幻,越发显得棱角分明。

  有些人天生就是上天的宠儿,比如萧宸。

  叶子念不由暗暗撇嘴,分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却为何要生出这般绝世的容颜!

  这男人简直生来就是祸害苍生的!

  一路无话,直达皇宫。

  明月划过精致的角楼,给高墙内洒下一片朦胧如纱的光芒,远远望去,锗色宫殿熠熠生辉。

  金砖红墙琉璃瓦,碧水然绕,精致磅礴。

  参加几次宫宴后,叶子念仅有的那点好奇心也彻底消散,对这里无感了。

  两人刚到,皇上、皇后等一行人也就到了。

  叶子念的目光,立刻被走在皇帝身边的绝色女子所吸引。

  她一袭明黄色精致绣凤曳地凤袍,宽大而奢华的裙摆上正好是金凤的美丽尾巴,上镶嵌着无数耀眼钻石、宝石、珍珠及孔雀羽毛……

  巧夺天工,奢美至极!

  女子肌肤白皙如玉,吹弹可破,那双眸子犹如天上之皎月,盈盈酌亮。

  不对。

  这双澄澈如最尊贵宝石般的眸子,竟生生将头顶之月也给压了下去!

  她的出现,使得本就精致奢华的宫殿,越发生辉,宛如天生发光体,能在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去!

  叶子念也舍不得移开眼睛了,好美的女人呀!

  第一美人,果然名不虚传。

  帝后携手而行,一副恩爱眷侣的模样,其身后紧跟而至的是四妃,再往后是无数随从宫人们。

  宫妃多美貌,但遇上这样一个惊艳四座的皇后,恐怕要欲哭无泪了。

  颜如玉,太亮眼了!

  以至于等这些人入座之后,叶子念才注意到,许久未见的悦心郡主居然也跟着来了。

  许久未见,这女人竟一改跋扈的模样,乖巧如小猫般坐在陈贵妃身边,竟如换了个人似的!

  两人目光接触,悦心郡主居然破天荒一笑。

  叶子念不寒而栗,好吓人…

  莫非这女人中邪了?

  以往每次见面,悦心哪次不是要吃人的模样,恨不得将叶子念给扒皮抽筋!

  太不正常。

  华殿云顶檀木,彩绘缠绕,美轮美奂。

  巨大的水晶灯坠于中央,上放置着无数红烛,赤色、紫色、金黄色…各色交互,映于晶莹剔透的晶石之上,一时间犹如万花筒般绚烂多彩!

  夜色微凉,热闹的大殿中气氛正酣。

  熏香袅袅间,婀娜多姿如杨柳扶风般的舞姬们,乌发云髻,长袖舞动,翩然缭绕,曼妙多姿!

  今日家宴,无外臣,赴宴者皆皇亲国戚。

  什么王爷、王妃,公主郡王的,叶子念认识的人有限,也不会有意去找人寒暄,但对前来敬酒者,亦会保持礼貌。

  叶子念时有强硬,却并不蛮横,对善意之人,自以礼报之。

  太后因身体不适未到场,今个儿,皇帝显得心情不错,美女环伺,笑声朗朗,凡敬酒者一律不拒。

  觥筹交错间,悦心郡主手执一金杯至叶子念面前,彦彦笑语声中,她的声音被挤得有些弱:“靳王妃,一笑泯恩仇如何?”

  叶子念挑眉,双眸微眯,这女人是在道歉么?

  不远处的皇帝笑道:“都是一家人,之前那些小不愉快,不如随风而去。”

  霎时,殿内所有人的目光纷然而至,目光各异,舞姬们悄然退下。

  如此,叶子念还能说什么?

  她心中却越发警惕,下意识看向旁侧,这才想起,萧宸出去有一会了。

  叶子念回神,淡淡一笑,举杯一饮而尽!

  悦心郡主悄然凑近,压低声音在叶子念的耳畔道:“你想知道靳王现和谁在一起么?”

  她的眸子内带着几分狡黠,更有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远远看来,两人就像是女子间在说悄悄话。

  叶子念沉然:“不想。”

  “你!”

  有些人就是天生没情调,总能一句话,将所有话题堵死。

  悦心郡主脸上的笑意僵住,咬牙切齿道:“喂,你都被戴绿帽子!我可都是为了你好!“

  叶子念却似笑非笑:“当真?”

  悦心郡主语塞。

  这让叶子念脸上的讽刺更浓了,她们两人之间,早已是至死方休,不存在任何调节。

  所谓好心,只能是阴谋!

  悦心郡主气的牙痒痒,绝好机会稍纵即逝,却偏偏对方不上钩,毫无办法!

  叶子念淡淡看了一眼旁边的空位,又看了看高玉台之上独坐龙榻的皇帝,若有所思。

  在叶子念看来,她与靳王是合作关系,谁会去计较同事的私生活呢?

  为何心里隐隐烦躁呢?

  *

  出正月,靳王再次上书:请回封地靳。

  帝以南越长公主即将到达为由,驳回。

  黎清音的药塔已经开了,门庭若市,影响力与日俱增。

  据说这次南越公主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带来了六位本国大夫,望其在药塔深造。

  诸国皆知,清音谷一向不设外派,如今难得机会,还是少谷主亲自授课,谁也不舍得错过这绝佳机会呀!

  叶子念一直想去学医,可她与萧宸足足冷战一个月了,愣是没找到机会。

  那日皇宫之事,萧宸回来后,面色无恙,丝毫不提,这一度将叶子念很不高兴,更不会主动去搭理他。

  随着南越公主一行人临近,京城内有八卦暗暗流动…

忆否

感谢一位亲爱的推荐票票!鞠躬ing~   欢迎大家踊跃砸过来吧,十张就加更哦~打赏也有(阴险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