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生之绽风华

第七十五章:风城·地下斗场

重生之绽风华 卷卷白毛 3022 2018-10-12 23:52:48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短短几个字再一次在向无忧的心里留下了痕迹,觉得心里暖暖的,美丽的误会真的是越来越大了。

  风城的地下斗场远近闻名,地下斗场虽小,可是每天都有上百场厮杀在这里进行。只是想要进入这地下斗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还得有门路,初云端有云清在自然是不用担心没有门路的,钱家主的一块令牌就让初云端顺利进入了地下斗场。

  地下斗场位于风城东北方向的地下城,谁都不会想到响当当的地下斗场的入口居然是一个再正经不过的茶楼,只是里面进进出出的人有些不同寻常而已。

  进入地下斗场,各种喝彩声喊叫声便扑面而来,似乎耳膜都可以撕碎。

  擂台上正上演着比赛,台上的两个人厮打在一起,身上已经挂了不少彩,有些地方都已经流血,可是台上的的人却像是感觉不到痛一样继续撕打着,总想要在武力上压倒对方。

  而站在看台周围呐喊的都是一些男子,有的只是市井平民,有的却是大家族的人。看着如此血腥的场面,他们没有恶心,有的只是兴奋与刺激。

  初云端的眉头皱了一下,加上上辈子也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了,刚开始还是有些不适应,灯光昏暗,环境嘈杂,空气中弥漫着汗味血腥味,真是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这里。

  向无忧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下斗场,显然有些被眼前混乱的场景给吓到了,不自觉的往初云端身边靠近,小声询问:“哥哥真的在这种地方吗?”

  初云端点点头:“没事别怕,会帮你找到你哥哥的。”

  向无忧不放心地点点头,心里面有些感动。她与初云端两个人萍水相逢无亲无故,可是初运输还这么一次又一次地帮助她,她走不知道要怎么报答了。

  难道.....这是因为初云端喜欢上了自己才这样老是帮助自己的?

  只能说......向无忧的脑洞有些大了……

  “别跟丢了。”初云端不知道向无忧在想一些什么,扭头说了一句,便往前方挪动。

  初云端慢慢靠近擂台旁站着的人,没记错的话这人在这也是个管事的,人群原本比较拥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初云端所过之处人群都不自觉的散开。初云端看了一眼云清,别以为她没感受出来云清正用着她体内的内力隔绝开四周的人,所幸周围的人都关注着擂台赛上的比赛,鲜少人在意这些。

  “刘叔。”初云端自来熟直接喊了那管事的名字。

  “哟?”刘叔转过头来,还以为是哪个熟人,结果是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人,“这位小爷有些陌生啊?”

  “的确是刚来的,来这只是找刘叔要个人的。”初云端的想法很简单,这个时候向无伤应该还没有打过比赛,这斗场的人还没看到他的实力,如果在这个时候花点钱把向无伤带出来自然是好的。

  地下斗场这种东西虽然来钱快,但是初云端并没有什么兴趣捣乱,她只要一个向无伤就够了。

  “要人?”刘叔上下打量了初云端等人一眼,斟酌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公子恐怕不知道,我们地下斗场的人可不是那么好要的。”

  初云端轻微地皱了一下眉:“钱不是问题。”

  刘叔笑着摇摇头,公子误会了:“钱自然不是问题,我们地下斗场也不差那么一点小钱。主要啊还得看眼缘,如果场主不同意的话,我们这些下人也没办法啊!”

  初云端心里面闪过疑惑,上辈子自己看到向无伤到时候他已经几乎被打废了,是自己被他那坚毅的眼神打动才出手买下了他,那时候刘叔可是好说话的很。

  “公子也不必太过担心,不如公子随我去后面看看如何?”刘叔似乎也看出了初云端的犹豫,笑着提议,初云端看上去就是个冤大头啊,估计又是一个赚一大笔的买卖。

  初云端不知道是上辈子向无伤的确被打得够惨,斗场的管事看向无伤也是没用了,正好初云端提出来要买向无忧自然是迫不及待双手奉上,可这次初云端可是主动送上门去的肥羊,能不好好宰一笔吗?

  跟着刘叔,拐过几道弯,初云端几人总算是到了所谓的后台。

  之间空旷的房间只有几盏散发着昏黄灯光的蜡烛,一个个铁笼子并排排列着,里面关着各色各样的人。

  有些目光凶狠,有些目光麻木,还有几人警惕地打量着初云端几人。

  初云端扫视了一圈铁笼子,并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人。

  “云公子......”向无忧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打起精神来仔细看了一圈铁笼子。

  有些囚徒恶狠狠的扑在铁栏上,伸出手想要触碰向无忧,吓的向无忧又躲到了初云端的身后。

  然后云清看向无忧的眼神又更加犀利了……

  “有没有一个叫向无伤的。”看样子向无伤并不在这里,很有可能已经被人带走了,而这个带走他的人除了黄大志还有谁?

  “向无伤......向无伤......无伤......”刘叔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忽然,刘叔眼睛一亮拍了一下手:“我想起来了,原来公子要找那个人啊!不巧了,那人昨天夜里已经被人给买走了。”

  “买走了?”初云端没想到真的被自己猜对了,“谁?”

  “哎,这就不方便透露了。我们地下斗场可是讲究那么点分寸的这买主的消息可不能随随便便透露。”刘叔摇摇头,看那样子似乎真的没有想告诉初云端的打算。

  初云端假意从衣袖中实际上是万渊空间中拿出了一个纯金的元宝,在刘叔面前晃了晃,刘叔的眼睛紧紧盯着在自己面前的金元宝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我......这......公子你这不是难为我吗?”刘叔左右为难,这金元宝想收下,但是客人的信息却是不能透露的。

  “其实啊刘叔,你不说呢我也知道是谁,这只是点小意思,以后再想要人的时候行个方便如何?”初云端往前一步,拉过刘叔的手将金元宝塞进刘叔手里。

  “啊?”刘叔还是有一些不敢置信,捏了捏手里的金元宝,“可是......”

  “别可是啦刘叔,你就收下吧。”初云端接着补充了一句,“带走向无伤的人是黄大志吧?”

  刘叔一愣,笑着打哈哈:“公子这么聪明自然能自己猜到。”

  确定了向无伤在哪里,初云端也不准备继续待在着地下斗场了,以她得到的资料来看,黄大志锱铢必较,向无忧的事情一定是让他记恨上了,看来向无伤还是少不了要吃一点苦头了。

  从地下斗场出来,向无忧明显安静了许多,跟在初云端身后有一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直接说吧。”初云端不是没感受到向无忧内心的不安,只是现在事情有一些复杂。

  “我哥哥怎么办?难道云公子你不准备去救他了吗?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他好不好?只要您救了我哥哥,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向无忧眼泪汪汪看着初云端,拉着初云端的袖子不放手,似乎下一秒就要跪下来的样子。

  初云端被向无忧这梨花泪雨的轰炸吵得有些头疼,只能无奈道:“你别着急,你哥哥我会救,只是现在还要再做一些计划。”

  “真的吗?”

  初云端莞尔一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向无忧只觉得初运费的这个笑容简直比暖阳还要温暖,心中不免又荡漾了一下。

  误会再一次变大了……

  云清皱眉,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向无忧的不对劲,只是出于极低的情商让他有些没想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自然也没有机会提醒初云端哪里出问题了。

  初云端走在前方,看到不远处的几个人之后眸中闪过一道亮光:“你们在这里等一下,站着别动。”

  “啊?云公子?”向无忧想要追上去。

  云清知道初云端这么说一定又是因为有什么事情,向无忧上去也是添乱,霸气吐出两个字:“别动!”

  向无忧被云清冷漠的声音有些吓到了,一秒钟就停了下来:“好,不动......”

  初云端没一会儿就回来了,云清盯着初云端看,初云端感受到了云清的目光但没有去理会。

  “云公子,你去干嘛了?”向无忧算是同时也给闷骚的云清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

  “没什么,就给黄大志找点事情做做,让他没时间欺负你哥。”初云端脸上还挂着一丝笑意,“走吧。”

  向无忧听到初云端提到向无伤眼睛一暗,但她很快又打起精神来跟着初云端走了,既然初云端说过要帮她,那么她就相信初云端。

  云清看了一眼不远处离开的那群人,没弄错的话那些人应该是市井无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初云端把向无忧送回了客栈,不知道怎么安慰人随便安慰了几句让向无忧不必太担心,就和云清回城主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