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阴界惩办处

第四章 拔舌地狱

阴界惩办处 晨曦百墨 3100 2018-07-11 11:43:47

  不知走了好久,才走到隧道的尽头,当我看到这面前的伟大建筑时,让我伫立在原处呆了好久,第一次感觉到,地府也可以如此的壮观。

  从小到大,在我心里,地府一直以来都是很可怕且又望尘莫及的地方,没想到会是如此的漂亮,如此的令人震惊。

  从观望台往下看,地上并没有那么大,那么宽,但等你真正的处在这里,你才知道这里有多么的令人惊叹。

  我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整片看不着边际的天空,离地二十米高的那处,悬挂着许许多多不同色彩,不同大小的灯笼,听说,是在遇到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的时候,可以用来避难。

  你可别看它小,用处可大着呢,是冥府里避难处之一,避难的同时,也能关押地府千千万万的亡魂,更不用说是其他的了。

  地上是悬空的,有着一透明像玻璃一样的物质相隔着海面。

  如果你稍不留神,就会被吓到,总会感觉要掉下去一样。

  透过这一物质往下看,脚下有许多的船只,来来回回航行,每个船的船尾处站立着身穿灰衣的女孩,划着船桨,船头坐着一个鬼,目光呆滞的看着船头的那个方向一动不动,等到达一个既定的位置,水里就爬出一个个白骨,折磨着船上坐着的人。

  江云浅告诉我,站着的那些人,是我们地狱的渡魂人,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工作,将坐在船头的那些鬼送到判帖上所写的地方。

  江云浅还告诉我,我的工作就是这个,我有朝一日也会像她们一样,成为渡魂人,要是做的好的话,可以升任,但得看自己的造化,要想升任,就得先从最基础的做起,至少要能独自完成渡魂人该完成的任务才行。

  走过主道,随同江云浅走到一个小道上,她对我说“一会你跟着我做就行了,切记,在送鬼去地府的这一段时间里,不能跟鬼说任何一句话,也不要搭理他们,更不要答应他们的任何要求,他们说什么扰乱你心智,大乱你思绪的话,都不要去相信,只管划船就行,还有,你在渡魂的时候,一定要查看一下十大殿发出的判决书,与判决书上的亡魂一定要对上,不然...送错了亡魂就再也换不回来了,知道吗?”

  我点点头表示已知道了。

  随着,她扔给我一本书和一件衣服“书,你好好保存,没事的时候多看看,衣服,赶紧换上,我要教你如何出任务。”

  我听着江云浅的话,找个隐蔽的地方想换上衣服。

  我本以为要脱光了换,哪知道,刚一展开,衣服自己就跑到我身上附着,一点也没有让我动手,这一期间,没有浪费一秒钟,就连头发与鞋子也随着衣服上身的哪一刻也快速装扮完成,令我惊叹,居然还有这一操作。

  我与江云浅一同踏上船只,刚刚站稳,一切准备就绪后,启动船只的任务程序。

  刚刚打开,我们就接到了十殿的判决书,十殿的判决书在还没有渡魂人核对审核的情况下,只是一透明的虚体。

  江云浅娴熟的打开判决书,转过身给我边讲解边示范,说着说着,就把手放上去“看到了吧,这...就是判决书,你在打开它之前,要摊开手掌,将其放在书的表面,等待判决书上的审核,认定你就是渡魂人的时候,判决书就会自己打开,让你看书上的信息,到这里,你只要细致审核就行了,看看书上的信息是不是跟亡魂的信息是一致的,看看她是被判到那个地狱的,如果信息一致,确保无误,就让亡魂把在冥府交给他们的渡魂玉拿出来。”

  江云浅转过身,面对着那位老奶奶,开口索要着渡魂玉。

  这位老奶奶是我第一学习的对象,看上去很是年迈,动作也很迟缓的那种,半天,才把渡魂玉从包里掏出来,递给江云浅。

  江云浅示意让我去接,让其放在判决书上空缺的那一页上。

  我向前走几步,并接过,将其放上去,手刚刚离开,判决书就做出反应,发出光芒,直刺我眼睛青疼。

  光芒褪去,判决书变成实物落在我的手上,我一脸懵的看向江云浅,试图问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江云浅笑了笑,夸我学的还不错。

  紧接着,老奶奶上船,静坐在船头一动不动的闭上眼睛,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在滑到将要进入分支的那一时间,水面上泛起一波接一波的海浪,还越来越大,直接没过我们,将我们包围在其中,我很是害怕,我就怕一时站不稳,掉下去,只能蹲在船尾害怕的颤抖着。

  “这是很正常,不用害怕,海浪伤不到你”,江云浅这样说着。

  “那这是...”,我小心翼翼的看着身旁的海浪问着。

  “这是对于这个人在人界所犯下的罪,而应该受到的惩罚”,江云浅解释,但越解释我就越迷茫,我实在想不出,这位年迈的老奶奶会犯什么罪呢。

  “你刚才没有看到判决书上所写的吗?此人在人世间,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辨,说谎骗人,害的死伤十一人,重伤七十八人,轻伤七百六十二人,伤人身体二十八人,罪孽深重,特判处拔舌地狱受刑,之后再由小鬼掰开来人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慢地拽......入剪刀地狱,铁树地狱受刑等。”

  江云浅似乎能知道我所想,心中的疑问,开口为我解释,但语气很是硬气,明显是很愤怒,也对,我那样愚蠢,半天的学不会,也没有注意细节,就连判决书上的文字都没有看清楚,任谁,谁也会生气。

  我慢慢起身,不愿相信的看向老人,这么文静的她,居然犯下那么多的错,果然,人不可貌相,日后还是不要轻易相信人了。

  席卷而来的海浪中伸出一只只森森白骨,向老人抓扯,有些还自接刺向老人的骨肉里,发出呲呲的响声,听得我鸡皮疙瘩一颗颗蹭蹭往外长。

  不仅如此,老人的头啊,脚啊,脸啊,也遭受到白骨的折磨,就连眼珠也被白骨挖去一只,另一只则也被挖了出来,但没有全部挖走,而是由一丝筋肉连着,挂在脸部哪里甩来甩去。

  老人因此被折磨的发出啊啊的叫声,尤为凄惨,甚至,用仅剩下的眼睛看向我这边,试图向我发出求救的信号;我从来没有看到如此血腥的场景,直接让我趴在船边哇哇的吐。

  我家里也有老人,平常只是看到老人在街上发传单,捡垃圾我都心里难过的不得了,更何况是亲眼目睹老人受这番的折磨。

  我想走过去救她,却被江云浅的一个眼神给吓得退回去,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想要冲过去救老人,又被江云浅阻止“你别忘了我给你说过的话。”我又给退了回去。

  走过主道河,进入十八大分支里的第一分支道,停在一个神奇如同画的圈子。

  江云浅叫我站起来,我也顺着她的意站起来面对着她。

  “这里是拔舌地狱的上方,只要你传唤看管地狱的小兵,就会有人过来给你开门,传唤语不是别的,就是:来者渡魂人附上名字,带亡魂来此交付,还请大开地狱之门,让其进入,你记清楚了吗?”

  江云浅见我点头,直接面对着船头,一本正经的喊出刚才的那句话。

  话音还没落下,地狱的小兵就显现在我们面前,向我们索要判决书。

  查阅没有问题,小兵消失,门也随同打开。

  这个门是在我们船底,我们只需像驾驶飞机一样,慢慢的降落就行,论在降落的途中,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要去理会就好。

  纵使心里是这样想的,但一进到门里,身子就会不听使唤的做出反应。

  我耳边传来凄惨的叫声,在我耳边用3D立体声的方式不停的环绕,让我有些头晕目眩,光听都受不了,哪敢还去看,自然是闭上眼睛,捂住耳朵。

  “现在不习惯是很正常的,等你真正成为了渡魂人,多跑这里几趟,自然就适应了。”

  我已经被这凄惨的叫声给震耳欲聋一般了,那还听得进去江云浅所说的,要是能听得进去,也是左耳进右耳出的那种,早就飞的烟消云散。

  将亡魂交付给拔舌地狱,换了签字的文书,立即就离开拔舌地狱往回赶,听江云浅的意思,还有下一趟。

  来来回回中,我有个发现,我们在出发前,湖面上少说也有百来只船运送亡魂,为什么一旦我们踏进了主道后,连个鬼影都没有,湖面上就我们这一船人。

  这现象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毫无忌讳的问着“云浅姐,我们在出发前明明有好多的船只来来回回走的,为什么现在除了我们,一个都看不到。”

  江云浅向坐在后方的我看了看,才淡淡的回复“主道上有着无数的单向空间,是为了避免渡魂人的分心,交流起话语而导致没有准时的将亡魂送到判定的地狱里去,才设立的。”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你有什么要问的都可以问,在我面前,不用忌讳什么。”我不想江云浅因为我而分心,犯错,并没有在继续发问,而是安静的坐在船尾,看着江云浅办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