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越界,爱

要是我不碰你,我们还能不能回去?

越界,爱 段白y 5004 2018-07-12 00:59:10

  果然公司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仅剩的那一两个,也是因为没有完成工作,正在玩命的码字好早点回家,所以注意力全在工作上,没有注意到老板正在抱着一个年轻男子。

  抱着研尘走出公司,林寂像往常一样接研尘下班,看到逸凌夜抱着研尘。

  逸凌夜和林寂本身就就是情敌的身份,况且研尘刚才也说了自己喜欢林寂,所以逸凌夜跟没看到一样,直接走了,林寂追了上去,抓住逸凌夜的肩膀。

  “怎么是你?”

  “为什么不能是我,你放开,别把小尘摔了。”

  逸凌夜深情的盯着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的研尘,轻轻靠在自己的胸前,睡得可香了。

  “你对他怎么了?”林寂的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

  “刚做完,他很累我也很累,麻烦让个道。”

  逸凌夜只是故意气气他而已,刚见成熟一点儿,看到情敌小孩子的劲儿又上来了。

  林寂看到研尘泛白的嘴唇,逸凌夜和研尘的衣服确实有点不整,像是匆忙系上的。虽然这是公司,但他知道,逸凌夜就没有什么不敢的。

  “什么?你这个混………”

  林寂指着逸凌夜,恨的牙根子痒痒。

  “嘘……”没等林寂说完就被逸凌夜打断了,“小尘太累了,别吵醒他,”逸凌夜掂了一下有点往下滑的研尘,“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送他回去了。”

  “你……”

  林寂指着逸凌夜却不知道说什么,他也不想吵到研尘休息,就眼睁睁的看着逸凌夜把研尘抱到他的车上。

  上车之后还冲自己飞了个眼……真是幼稚……林寂暗自咒骂。

  逸凌夜给研尘系上安全带,看着研尘在旁边的睡颜,这么可爱的男孩子一定是男孩子喜欢啦。

  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巴掌大的脸,皮肤倒挺嫩挺白皙的,还有紧贴着脑袋的耳朵,从前面看,完全看不到有耳朵的存在。

  研尘长得没有那么好看。可是在逸凌夜眼里怎么就那么好看,那么迷人呢。比他好看的男孩子有的是,凭逸凌夜的长相和家室,明明可以找到更好的,怎么就偏偏对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研尘一见钟情呢。

  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妙最无解的东西。

  说说研尘的性格吧——在外人面前不怎么说话,总是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害羞,就连说话也是柔柔弱弱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对自己在乎的人可以付出一切,脾气特别的好,几乎不会发脾气,应该不会有几个人比他的脾气还好吧。但是也有很多小受的通病,太懦弱了。爱一个人不敢承认,因为怕被伤害就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可能也跟出生的年代有关,研尘出生在封建的时期,那个时候的教育往往是最严格最封建的,教育出来的孩子也就是最懦弱的……

  逸凌夜呢,不用说也能看得出来。和别的富家公子一样,喜欢玩,比较目中无人。唯一的不同点就是富家公子喜欢找各种消遣,而逸凌夜只钟情研尘一个人。逸凌夜脾气略暴躁,但在研尘的面前就跟个孩子一样也会撒娇,会轻轻的吻住研尘,在做的时候也会考虑研尘疼不疼,控制住自己慢慢的来,怕研尘的小身板受不了。偶尔也会生气,但是也会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他也曾因为一些因素放弃过研尘,他需要在乎的人太多了。李清儿,天儿,他爸,他姐……因为他们,他不止一次的伤害过研尘。

  而研尘只有他一个而已……逸凌夜就是他的全世界……

  逸凌夜总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够好的了。可是研尘这几年的孤独等待,因为担心他不远千里去美国看他最后还是失望而归,在他妻子生产的时候研尘不计前嫌,就因为自己一个电话就赶到了医院救自己的情敌,他因为妻子的离世悲伤的时候,是研尘陪在他身边给他无微不至的关爱,就连他需要泄火的时候也是研尘……他却一声不响的走了……

  研尘为他做的这些,他又拿什么来还?

  研尘不知道怎么的就醒了,可能是被逸凌夜火热的目光烧着了。

  睁开眼睛逸凌夜正在盯着自己,他歪歪头看着自己正在逸凌夜的车里。

  “我要下车。”

  研尘动了动他已经泛白了的嘴唇,因为刚睡醒所以声音听起来很微弱。

  “奥。”

  表面上答应,手上却默默的挂了档,一脚踩上油门,“噌”的一下开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

  “送你回家,明天我会回来接你。”

  “我不住别墅了。”

  “为什么?你不住别墅住哪?”

  “你的一切我都不想要,放我下车,我要回家了。”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不用,停车。”

  研尘看向逸凌夜,逸凌夜果然把车停下了,抓住研尘的肩膀就咬向他的颈部,研尘挣扎着跟逸凌夜扭打在了一起,两个男人的胳膊和胳膊纠缠在了一起,在车里上演着动作片。车摇摇晃晃的,不知道的以为是车震呢……

  逸凌夜把研尘的两个手都放在自己的一个手上,往上举摁在了椅子的靠头的地方。

  “宝贝儿,闹够了吧,跟我回家吧。”

  逸凌夜歪着头,用另一只手略轻佻的挑着研尘的下巴。

  “你放开。”

  研尘挣扎着,可是两只手都被控制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但我倒是挺待见你的。”

  捏住研尘的下巴嘴唇贴上就是一顿亲。没敢伸舌头,刚才刚被研尘咬个够呛,舌头现在还疼着呢。研尘只能通过左右摆头来挣扎。逸凌夜用手摁住研尘的后脑勺固定住他的脑袋,把研尘的嘴唇含在嘴里,慢慢的吮吸,好像要吃到肚子里一样,嘬的研尘嘴巴外面一圈都有些红肿了。

  “你个变态,流氓。”

  研尘嘴唇已经麻了,龇牙咧嘴的试探嘴唇是否还存在。

  香肠嘴……我的天呐……拜托千万不要变成香肠嘴……逸凌夜这个混蛋,你还我薄嘴唇……研尘心里声音在呐喊……

  “小宝贝儿,别挣扎了,你就从了我吧。”

  逸凌夜又露出了那种贱贱的痞痞的表情挑逗着研尘,又是一顿啃,给研尘啃全身都麻麻的,喘不过气来了,研尘好不容易逮着空隙,喘了两口粗气说:“你别做梦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唔……”

  研尘被紧紧的压住根本就没有动弹的余地,研尘那点儿小劲儿也只能当小受了。不敢想象,如果没遇到逸凌夜,是跟一个女孩儿在一起,会是多销魂的场面……

  “没用的啊,乖,好好坐着,老公带你回家。”逸凌夜扯下领带把研尘的两只手都绑住,没有绳子了,他扯下裤腰带把研尘的手举上去,捆在靠头的背椅上面。

  ……姿势有些像抖M……

  “你是谁老公。”研尘气愤的看着逸凌夜。

  “当然是你了,好媳妇儿。”

  逸凌夜挑了一下研尘的下巴,研尘歪了下头躲开了。逸凌夜笑了一下,握上方向盘踩上油门就开车走了。

  逸凌夜开进了车库里,车库里黑漆漆的也没有人,在这种黑暗的环境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喘息……

  这样的氛围,对于两个单身已久的,还互相喜欢的大老爷们儿来说,还是很容易擦枪走火的……

  逸凌夜熄了火,没有解开研尘,自己下了车,打开副驾驶的门,研尘的双手被结结实实的绑在椅背上。

  突然玩心大起,今天虽然已经做过了,体力也没剩什么了,但是这样的研尘真的是太诱人了……

  被五花大绑,绑在车里,脖子上还有刚才吮出来的绯红,乱糟糟的半长的头发,一部分都已经盖住了眉毛,再加上这个昏暗的环境,这样的气氛,还有研尘那个布满恐惧和愤怒的小脸,真是让人忍不住的犯罪……

  “小尘,我还想要。”

  逸凌夜跨过研尘骑在他的身上看着他,面前是研尘惊愕的脸。

  “什么?不行,我很累了。”

  研尘看着此时的逸凌夜就像个禽兽一样,不知满足的索取。

  “我保证这是今天的最后一次,我真的很想要。”

  逸凌夜歪着头说这看似商量的话,却是强迫性的语气。

  “明天吧好不好?我真的很累,明天我不反抗还不行吗?”

  研尘现在真是,为了现在不做想尽了办法,只要躲过了今天,什么事明天再说。

  “可是我真的忍不住了,小尘,就这一次,最后一次……”

  逸凌夜说的话根本就不可信,哪次都说是最后一次,不知道多少个最后一次了。

  “不行不行,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强暴我……救命啊……”

  研尘开始不停的大声呼救,一边胡乱的蹬着腿想把逸凌夜踹走,可是车里空间太小,研尘腿都抬不起来,何况是踢逸凌夜了。这样无关痛痒的动作对于逸凌夜来说,根本就构不成任何威胁。

  这年头,要是一个妙龄女子这么喊,也许会有一个两个见义勇为的男人上去伸手帮忙。可是一个大男人这么喊,别人只会觉得他是变态,现在的社会对男人和女人真是不同的待遇。

  “别喊了,车库里根本就没人。”

  逸凌夜用一根手指堵住了研尘的嘴,轻轻的触摸了一下研尘的嘴唇,软软的润润的,摸起来贼舒服,逸凌夜忍不住用两只手捏一捏,研尘的嘴巴被捏成了一团。

  “干嘛。”

  研尘一甩头挣脱了逸凌夜的手,幽怨的看着逸凌夜。

  “小尘,不行了,我真的忍不住了。”

  没等研尘说话,逸凌夜“嗷呜”一声咬上了研尘的脖子,滑舔着他雪白光滑的颈部肌肤,衣服的布料被撕扯的全都是可怕的布料撕裂了的响声,伸手褪掉了研尘的裤子,内裤连着外裤都快速的被褪去。

  “……唔……痛……不要……”

  “…………”

  “逸凌夜!”

  研尘挣扎着喊出了他的名字,好久没这么叫了,还有些陌生……

  逸凌夜停下了看着他,或许是被这一嗓子震慑到了。

  “我恨你。”研尘咬着牙,声音颤抖着说。

  过了好一会,逸凌夜的嘴唇动了动,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我今天不碰你,你能不能不恨我,我们能不能回到以前?”

  “放我走。”

  没有回答他,动了动两只被捆住的手,示意他解开。

  “小尘,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吧,只要你能原谅我,让我们回到从前,你让我怎样都行。”

  这不知道是逸凌夜今天第几次承认错误了,他是真的在乎研尘,为了他放弃了尊严和架子又如何?

  “解开说话。”

  研尘面无表情的看着逸凌夜,他不是不想原谅,而是不敢,他怕像以前那样的事情重演,怕再受到伤害。

  “不行,万一解开之后你跑了怎么办。”

  “你骑在我的身上,我能跑到哪。”

  研尘不说逸凌夜都忘了自己正在研尘的身上,而此刻的研尘衣衫不整,下身已经赤裸着了。

  “好。”

  逸凌夜轻轻的答应了一下,解开了研尘手上的皮带和领带,松开之后研尘握了握被勒出红印的手,提上被褪到大腿根的裤子。

  “现在你可以回答我了吧。”

  “起开。”

  研尘看着逸凌夜示意他从自己身上起来。逸凌夜也照做了,从他身上跨过去,走出了车。

  研尘也跟了出去,上去给了逸凌夜一脚,一下踹在了他的小腹上,逸凌夜被踹倒在地上,捂着小腹,皱着眉痛苦的咳了两声。

  “小尘……咳咳……你什么时候……学会踹人了……咳……”

  “不踹别人,就踹你这个人渣。”研尘狠呔呔的看着逸凌夜。

  “没事,只要你能消气,我给你随便踹。”逸凌夜手撑着地艰难的起身,双手张开让研尘尽情的出气。

  研尘本来想踹来着,但却有有些于心不忍,重重的喘了口气。

  “算了,不踹了。”研尘转过身背对着逸凌夜。

  “不踹了就是消气了,小尘,跟我回家吧。”

  逸凌夜在背后搂住了研尘,双手紧紧扣在研尘的腰间。

  “谁要跟你回家。”

  研尘挣扎了两下,可逸凌夜把手扣的更紧了,让他完全动弹不得,勒的研尘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宝贝儿,别挣扎了啊,没用的。”

  逸凌夜把手放在研尘的头上,把指尖插在研尘的头发里,轻柔的顺毛抚摸,搂住研尘的手放在了他,因为衣服已经被撕烂了,所以裸露出来了的胸膛上,上下抚摸。

  “好了,跟你回去。”

  研尘躲开了逸凌夜的手,就往前走。

  “等一下。”

  逸凌夜边脱外套边往研尘身边走,研尘有些不耐烦的转过身:“又怎么了。”

  逸凌夜把外套举在半空给到研尘面前。

  “披上吧,衣服我再给你买件新的。”

  研尘这才注意到,现在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足以遮蔽身体了,怪不得刚才感觉凉嗖嗖的,原来衣服都被扯成这奶奶样了……

  “不用你买,我自己也可以买。”研尘连忙抓过逸凌夜的衣服遮在自己的胸前。

  “傻瓜,你要这么一直举着啊。”

  逸凌夜把研尘手里的外套拿过来,刚拿一下没拿动,因为研尘正在拽着,使劲扯了一下拿了过来,展开衣服把手臂绕过研尘,研尘往后躲了一下。

  “别动。”

  逸凌夜命令道,研尘果然就没动,把袖子穿上之后,一个一个把扣子系上了。光是这样就让研尘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看着逸凌夜认真为自己系扣子的样子还真的挺帅的,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况且逸凌夜本身就长的比普通人好看不少。

  “好了,走吧。”

  逸凌夜在已经看呆了的研尘面前晃了晃手,研尘才一下次反应过来,定了定神。

  “奥,走吧。”

  “你小子不会看我看入迷了吧,我有那么帅吗。”

  逸凌夜用贱贱的表情看着研尘,研尘就算脸已经烧起来了还是强装镇定。

  “谁看你看入迷了,你别这么自恋好不好,走了走了。”

  研尘在前面走,并用手背摸了摸自己滚烫的小脸。

  “诶,你知道路吗,走这么快。你都不等我一下,这么着急跟我回家啊,喂。”

  逸凌夜在后面喊,看见研尘没有停下就快步追了上去。

  “…………”

  “你别走丢了,你要是丢了,我上哪找这么可爱的媳妇儿去。”逸凌夜很自然的把手搭在研尘的肩上说。

  “少臭美了,谁是你媳妇儿。”

  “你啊,研尘啊,研尘就是我媳妇儿。”

  “你……”

  研尘甩掉了逸凌夜的手,马上加快了脚步,逸凌夜就这么追了一道,研尘加快脚步他就加快,研尘减速他就减速,一直跟着研尘回到了自己租的宾馆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