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橘子味可乐

第十二章

橘子味可乐 可可单 2041 2018-06-14 02:10:43

  陈知暖被夏立摇醒的时候已经八点过五分,睡眼朦胧间被推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才有点精神头,打理好自己出了卫生间夏立拿着她的书包跟一个三明治。

  赶到机场正好九点半,离起飞还有一个小时,老远就看到祁寒跟岳明坐在等候位,一身帅气打扮迷倒周围一群美女。

  “招蜂引蝶。”夏立嘟囔。

  陈知暖拉了拉夏立,犹豫道,“夏立,我们真的...”

  陈知暖说不下去了,来机场的路上心一直打鼓有种不祥的预感。

  “暖暖,海城那么大不一定会遇到他们的。”握着陈知暖的手给予温暖。

  “可是我。”

  “昨天我妈说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逃避总是解决不了问题。”这话是昨天说服沈女士的时候,沈女士突然的感慨。

  逃避,陈知暖承认。

  她不想遇到名义上的父母。

  就像她老是能梦到七岁那年跟奶奶去雨城的时候,她哭过闹过却从没说要找爸爸妈妈。后来奶奶去世,葬礼也都是邻居弄的,她哭的撕心裂肺无助的时候所谓的爸爸妈妈都没有出现。

  “夏立、小暖,这边啦。”岳明跑过来拉住夏立的手往前面走。

  陈知暖跟在后面思绪有点飘。

  祁寒收了手机,看陈知暖心不在焉的有些好笑,这丫头怎么老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

  “小白痴,想什么呢?”祁寒挑眉。

  “没什么。”陈知暖摇头。

  “切,谁信。”

  “我说你们还聊个屁,走啦。”岳明拉着夏立过了安检,回头对他们喊。

  “喏,机票。”祁寒递给陈知暖机票,头也不回走安检通道。

  陈知暖看着机票上目的地的名字海城,笑了。

  她发现她要下定决心面对过往。

  “等等我。”追上祁寒,跟着他后面走。

  祁寒勾唇,这个白痴还真是挺可爱的。

  四个人坐的是头等舱,陈知暖有点昏昏欲睡,旁边坐着祁寒陈知暖心里没底,至于为什么她不知道。

  夏立靠在岳明肩膀,两个人一起带着耳机看电视。

  陈知暖有些羡慕淡淡幸福。

  耳边突然感受到冰冷,陈知暖捂着耳朵呆呆的看着祁寒给她戴了一只白色耳机,祁寒的手很暖,碰到耳垂陈知暖颤抖了一下。

  耳机线垂在两人中间,祁寒淡定的戴上另一只,点击音乐按下播放。

  优美旋律响起:

  看着你和他走到我面前

  微笑的对我说声好久不见

  如果当初没有我的成全

  是不是今天还在眼底盘旋

  ......

  男声浑厚性感的声音散发着浓厚荷尔蒙气息。

  陈知暖知道这首歌,当时她还感慨原版唱出了放下而这个男歌手唱出了包容。

  “祁寒,如果是你会成全嘛?”陈知暖突然问祁寒。

  陈知暖问出来就后悔了,她一定是鬼迷心窍了,不然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祁寒定定的看着陈知暖,“不会。”

  说完戴上眼罩不理会陈知暖。

  陈知暖摸摸鼻子,闭上眼睛放松思绪。

  耳边旋律一首首变换,陈知暖却觉得那首“成全”她最喜欢。

  飞机降落,陈知暖莫名腿软,一个半小时时间她就来到了海城,小时候住过的城市。

  “呀!”夏立站在机场门口人行道马路兴奋大喊,引来其他人纷纷侧目,夏立不好意思的往岳明身后躲。

  “少爷,明少爷。”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很有精神的老人出现在眼前,恭敬的看着祁寒。

  陈知暖吓了一跳,来了海城胆子更小了。

  祁寒点头,“苍叔好久不见。”

  “少爷好久没回海城了。”苍叔有些感慨。

  “有空会回来的,走吧。”祁寒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抬腿走向路边的一辆豪华轿车。

  “明少爷,还望多多劝劝少爷。”

  “苍叔,阿寒就那脾气。”岳明无奈,祁寒的家事他可不想参与。

  夏立牵着陈知暖的手跟在岳明后面进了车,朝岳明眨眼,岳明摊手。

  “开车,去鸿鹄酒店。”祁寒脸有些冷,不耐的对着司机喊。

  “是。”

  轿车启动,陈知暖看着祁寒指了指外面还有人没上来。

  “闭嘴。”恶狠狠的看着陈知暖,陈知暖度嘟嘴靠着夏立不说话了。

  一辆豪华轿车行驶在车流不息的大道上,富丽堂皇的建筑忽闪而过,彰显着这个城市的豪华。

  陈知暖看着窗外城市风景,心有所思。

  “少爷到了。”司机停下车,对着祁寒道。

  下了车,“嘭”一声响,祁寒大力关门,没有一丝好脸色,“回去告诉老爷子,我不回去。”

  “少爷,这个……”司机一言难尽。

  祁寒也不看他,走进酒店。陈知暖三个人大气不敢出一声,默默跟在后面进了酒店。

  提前预订了房间,登记领房卡,服务员领着路带着他们去房间,陈知暖看着房卡号610。

  三个人房间是连在一起的,正好在一个走廊。

  站在房门前道别,一进房间,夏立直往床上扑,大呼着,“好累。”

  “好啦,先喝点水。”陈知暖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给夏立。

  打开空调,烫水壶烧水,泡上酒店提供的茉莉花茶。

  夏立喝了口水,看着陈知暖问,“诶暖暖,你怎么跟祁寒那么~熟的。”

  ‘咳咳咳咳咳咳咳’陈知暖喝水一呛,不停的咳了起来。

  “心虚了!”夏立枕着抱枕一副看透一切的表情。

  陈知暖脸涨的通红,心狂跳起来,“咳,夏、立、别乱说。”

  “我信了。”夏立高深莫测点头。

  夏立更加坚定自己的猜测?暖暖应该是'误入歧途'了!

  “夏立,真的不是。”慌忙否认。

  “你见到他不紧张、不慌、很自然的说话还有小动作。”夏立一针见血,就光这几个点就~

  “我,我...”

  陈知暖解释不下去了,本就语言缺乏的她对于这种事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暖暖,幸福靠自己争取。”凝重的拍拍陈知暖的肩膀,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陈知暖哭笑不得,越解释越不清楚。

  拉开窗帘,阳光瞬间透进来,陈知暖难受的捂住眼睛,等一段时间习惯了才把手慢慢拿下来。

  阳光很刺眼,太阳却很耀眼。

  灼灼光辉始终如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