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川回舟渡

第49章 我不认识他

川回舟渡 檀栾 2088 2019-08-23 18:34:31

  在这之前栾川喝过酒,可却是以前大学聚餐的时候买的那种罐装的鸡尾酒,当时也只喝上一罐就适可而止了。

  更别提像此时这样直接一口气灌三瓶多的威士忌,入口的辛辣跟鸡尾酒的甘甜完全不同,冰凉的液体顺着吼道流入胃里立刻窜起火辣辣的灼烧感。

  栾川呛的眼泪直流,一瓶还没喝完就直接弯身呕吐了起来。

  “要是喝不了的话就别喝了,你这要是喝出了事我还得送你去医院呢。”身旁的王经理开口。

  “我能喝。”栾川咳嗽了两声,抬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再次仰头。

  这次,一旁的包厢门被敲响,紧随着一个服务生手里端着一箱冰镇的啤酒走了进来。

  而也就是门开的瞬间,包厢外正走过去的男人脚步忽然一顿。

  “怎么了?”申秦也跟着停步,“先生,您要是喝不了了的话就别喝了,我去跟许先生说一声,让……”

  申秦说到一半却发现冀回舟压根没听他的话,目光落在一旁已经再次关闭的包厢门上,微带醉意的俊颜上露出微微的沉凝。

  “先生,您在看什么?”申秦问。

  “没什么。”冀回舟收回目光,抬手扯了扯胸口的领带。太多酒精入腹让他此时呼出的空气都带着呛鼻的酒味,灼热而烦躁。

  “喝了多久了?”他一边往回走一边问申秦。

  “一个多小时了。”申秦担忧的看向冀回舟,“先生,您以前从没喝过这么多酒,要不……”

  “少废话,那个姓许的怎么样了?”

  “估计快不行了。”申秦说着推开包厢的门,在一片灯红酒绿间,一眼就看到了正中央坐着的一位年轻男人,此时已经喝的差不多,连坐都坐不稳了。

  徐志邦,B市有名的纨绔子弟,可虽然纨绔,他却又有一个让人觉得不搭的爱好,那就是喜欢收集各种艺术品,种类不限,什么贵他就买什么。

  而这一次唐叶松画展上那么多被烧毁的画里面就有好几幅是被他预定的,早早的就交了定金,而且还有好几幅都交了全款,就等着画展结束后拿画。

  却没想到现在所有的画都化成了灰消失在了别墅的火海里。

  其他的买主都比较好说话,虽然心疼和惋惜,可是退了定金就没什么事了。

  可唯独这个徐志邦特别难缠,不肯要退回的定金,一口咬定他付了多少的定金,预定了多少副画,那么唐叶松就一定要按这些数量给他。

  所以,在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之后,冀回舟就带着申秦飞B市过来处理这件事了。

  包厢内全是浓郁的烟酒味,冀回舟先走进去,申秦跟在身后,可是走了没几步却见前面的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申秦抬头,“怎么了?”

  话音才落,就见冀回舟什么也没说,忽然反身朝外走去。

  “先生……”

  身后传来申秦的喊声,可是冀回舟却像是没听到,径直走到刚才的那间包厢门口,看到门口站着的一个正在打电话的酒鬼,想也没想的抬手一推。

  身后的包厢门没关严,酒鬼被这一推直接倒了进去,狠狠的摔在地上,嘴里一边痛呼一边骂骂咧咧。

  门口的动静引来了包厢里面的人的注意,正在喝第二瓶威士忌的栾川下意识一顿,抹了一把嘴角后用力的咳嗽了起来。

  “怎么回事?”王经理不悦的问。

  “妈的,谁推我?”摔在地上的人踉跄的爬起来,收回手机看着门外站着的冀回舟。

  “抱歉,喝的有点多。”冀回舟面无表情的道歉,目光却是越过眼前的男人落在里面唯一站着的女人身上。

  没看错,是她!

  为了一张合同,一个女人只身来这种地方?

  男人因为酒精的渲染而微带醉意的眸子在瞬间一沉。

  “兄弟,喝不了这么多就少喝点,逞什么能?下次睁大眼睛,再撞到你爷爷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酒鬼说着转身就要出去,可冀回舟却站在门口挡住了路。

  “喂,让一让。”

  话落,冀回舟没有任何反应。

  “我说让一让,你眼瞎耳朵也聋吗?”对方话落,眼看着就要动手,可刚抬起的胳膊忽然被冀回舟轻松的一拉一扣,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咔擦”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男人杀猪般的哀嚎!

  “我C,你TM干什么?”男人歪着身子,额头冷汗直流。

  栾川听到动静,一边弯着腰咳嗽一边转回身朝这边看了一眼。

  也只是这一眼,却刚好对上对方正沉冷看过来的目光。

  栾川的视线内,对方的身影一分为二,然后重合,然后再分开……

  轮廓有点熟悉,只不过表情却有点陌生。

  冀回舟?

  想到这个名字,栾川湿润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慌乱和难堪。

  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

  “先生,你……”申秦走了过来,话说到一半看到包厢里面站着的栾川,也是一怔,“栾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栾川的表情有点躲闪。

  真的是他!

  “哦,认识?”王经理出声,目光在冀回舟和栾川两人的身上扫了一眼,笑道,“栾小姐这不会是喝不了所以故意找来的帮手吧?”

  “不是。”栾川快速回头,“我不认识他。”

  话落,再次举起手里的酒瓶,“还有一瓶半。”

  说着再次仰头。

  喝第一瓶的时候,栾川呛的眼泪直流,喉咙和胃里都火辣辣的;

  而喝第二瓶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喝的太多了,胃已经麻痹了,那股辛辣的感觉反而好了很多。

  只不过现在的她脑袋懵懵的,眼前的视线开始出现重影,身子站立不稳,就连手里握着的酒瓶都差点从手心滑下去。

  冰凉的酒水从嘴边滑下来,流入衣领,却是抵消不了她此时愈来愈热的身体,以及正翻江倒海的胃部。

  第二瓶完,栾川的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单膝跪在地上。

  “好!”王经理拍手大声的叫道,然后递过最后一瓶,“就只剩一瓶了,只要这瓶喝完,我就立刻在这合同上签字。”

  栾川闻言目光在一旁的合同封面上扫了一眼,抬手就去拿第三瓶威士忌。可是手心才碰到冰凉的瓶颈,忽然从身后伸过来一只手同样握住了瓶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