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川回舟渡

第29章 如果你能快点醒来,我就……

川回舟渡 檀栾 2097 2019-08-03 00:00:00

  “那些画……没有被救回来吗?”栾川忽然低声问。

  说到这个,唐城壹的脸上也不免闪过黯然和沉痛,半晌才说了一句,“人没事就好。”

  “她是没事,爸可就说不准了。”唐博锦再次凉凉的补了一刀,说完转身走出病房,“我去找爸。”

  “二哥,爸他人呢?他还好吗?”

  “爸得知你没事之后去了别墅,那都是爸一辈子的心血,他……”

  这种事,换做谁都会接受不了。

  整栋别墅都烧的只剩下废墟,更别提别墅里的那些画了。

  虽然栾川的记忆里自己的怀里有抢救了好几幅画出来,可是在最后她自身都难保的情况下,那些画也不知道是掉了还是被烧了。

  栾川低着头,忽然想到了什么,问,“冀回舟呢,他怎么样,他有没有事?”

  最后的记忆中,是被冀回舟背在背上,上了三楼。

  她现在人没事,在医院,那冀回舟呢,是不是也没事?

  “我说妹妹,你还真的对那个冀回舟上心了啊?”

  唐颖茴走了过来,看着栾川,脸上的神情不怎么好看,“看来我们还真是给你找了一桩好姻缘。”

  好姻缘?

  不知为什么,栾川忽然想到了昏迷前,她对冀回舟说的那番话。

  “他的情况不怎么好,现在还没醒过来。”唐城壹回答了栾川的话。

  情况不好?

  栾川脸色微变,掀开身上的被子就要下床,却被唐城壹摁住,“你要去哪,你身上还有伤。”

  栾川抬头,脸上带了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担忧,“二哥,我想去看看他。”

  唐城壹闻言叹息一声,开口,“隔壁病房,现在冀家的人估计也在。”

  冀家的人除了冀回舟,栾川只见过冀商名。

  而此时冀回舟的病房内,冀商名不在,栾川想象中的父母也不在,只有一个年轻的女孩陪在病床边。

  光静之转头看向栾川,“你是……”

  “我……”

  “哦,我知道了,我未来二嫂对吧。”

  光静之说完一脸兴奋的朝着栾川扑了过来,“二嫂,我可算是见到你了,之前二哥都不让我见。”

  “你是冀回舟的妹妹?”栾川问。

  “嗯,你好,我叫光静之,姓随我妈,冀家最小的女儿。”

  “你好,我是栾川。”栾川一边说着目光忍不住看向一旁床上躺着的冀回舟,“你哥他怎么样,没事吧?”

  “医生说的蛮严重,现在也还没醒过来。”光静之刚还兴奋的小脸顿时一脸愁容。

  “很严重吗?”栾川忙走了过去看着昏迷着的男人,头上被绑着白色的绷带,还有胳膊和腿上也有。

  “嗯,听说头部被撞到,有脑震荡,还有肺部吸入的浓烟过多,胸腔内的肋骨也断了两根,身上其他地方也有或多或少都有轻微的烫伤……”

  听着光静之的话,栾川低着头,视线不知怎么忽然变得有点模糊。

  原来她平安无事的出来不是幸运,而是因为他。

  现场那么危险,可是他却把那些危险都与她隔绝,落在他自己的身上。

  为什么,冀回舟?

  明明那么危险,你为什么会进去救一个才见过几面的人?

  要是出不来怎么办?

  “二嫂,你别担心,我二哥会没事的。”光静之走过来,“他既然把你救了出来,怎么会让自己出事。”

  栾川的目光落在冀回舟的脸上,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半晌没有说话。

  忽然,只见她转头看向光静之,“光小姐,是因为我,你哥才变成这样的,你……不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光静之像是听到了什么不理解的问题,“你是我哥未来的老婆,她保护你不是应该的吗?”

  未来的……老婆!

  栾川的目光有点恍惚,她跟冀回舟,两人会有未来?

  “好了,二嫂,你就别担心了,医生都说了,二哥虽然伤的严重,可也没什么大问题,好好修养会没事的。”

  光静之说完拿过放在一旁的包,“我都守了一夜了,要去吃点东西,你帮我在这看着点吧。”

  “嗯,好。”栾川点头,心里忍不住疑惑,冀回舟伤成这样,除了光静之,冀家的其他人都没来吗?

  光静之离开,栾川坐在病床边,看了一会,挪动了一下位置,离床边近了一点。

  两秒后,觉得还是不够,又挪了一下,这次坐稳后,栾川才觉得可以。

  这样的距离,她微微倾身,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到男人的五官,以及,感觉到他浅浅的呼吸。

  虽然身穿着病号服,虽然身上都包着很不好看的纱布,可这却不影响男人英俊的五官散发出来的魅力。

  以前,栾川好像都没有怎么像这样认真的这样看过冀回舟,这个,自己的未婚夫。

  不得不说,他长的真的很好看,这五官,一定是被上帝特意眷顾过的吧。

  而这个男人,从见面到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帮自己,这一次,甚至差点丢掉自己的性命。

  她之前说,如果两人能平安的出来,他们就……不分手。

  “冀回舟,如果你能快点醒过来的话,我就……”

  栾川说着,忽然凑近了身子,唇移到男人的耳畔,轻声说了几个字,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

  一连几天的时间,栾川都往这边跑,然后一坐就是一整天。

  而这些天,除了光静之,以及后来来过一次的冀商名,她再也没见过冀家的任何人。

  儿子出了这样的事,身为父母,却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之前只是听说,而这几天,亲身见过,才真切的能感受到“被冀家从小抛弃到美国”这句话中所代表的真实含义。

  “冀回舟,都三天了,你要是再不醒的话我就要出院了。”

  栾川握着男人的手,“真的,我二哥下午就要过来帮我办理出院了,你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我出了院之后就不会再来医院了。”

  “医生不是说你没什么事吗?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呢。”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要是能听到的话,回我一声好不好?”

  身上的手机忽然响起,栾川拿起来接听,“二哥……嗯,没什么东西,我不急,你忙完再过来,好,我……”

  栾川的声音忽然顿住,低头,看着自己握在手里的手。

  刚才,好像动了一下?

  “冀回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