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川回舟渡

第25章 我只在乎你怎么看我(2000)

川回舟渡 檀栾 2009 2019-07-29 23:34:44

  他没去看栾川,而是朝唐城壹伸出手,“唐总,久仰大名。”

  “冀先生。”唐城壹站起身跟冀回舟握了一下,“工作有点忙,一直想说跟冀先生见一面,没来得及。”

  “哦?”冀回舟看向一旁的栾川,“因为令妹的事?”

  “算是吧。”唐城壹也看向栾川,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我这个妹妹太好,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作为哥哥,我不想她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唐总这话就有意思了。”冀回舟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觉得我会对栾栾不好,伤害她?”

  “我只是好奇……”唐城壹说着顿了顿,不带任何攻击的目光看向冀回舟,“我听说冀先生之前求亲的对象是我姐,却忽然换成了栾栾。”

  栾川站在一旁,眉头微皱。

  她没想到唐城壹会跟冀回舟说这番话。

  “虽然理由是栾栾刚回到我们唐家,你也刚回国,所以搞错了对象,可是我却不相信。”

  这句话,唐城壹是带着笑意说出来的,可不知为什么,站在一旁的栾川却从两人的中间感觉到了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氛?

  两个身高不相上下的男人,彼此相对而立,四目相对,一时间谁也没开口说话。

  栾川有点紧张,正欲开口解释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冀回舟却忽然转头朝她看了过来。

  “栾栾。”

  嗯?

  栾川微怔,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实在是每次冀回舟这样喊她的时候,那明明从别人的口中喊出来都很正常的两个字,可从他的嘴里喊出来栾川却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是因为这声音太好听?还是因为他每次喊自己的时候看着自己的目光太过于……温柔和灼热?

  “过来。”冀回舟再次开口。

  这一次,栾川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却是下意识的朝他走了过去。

  而还没等她走到他的身边,冀回舟忽然伸出手把她揽了过来。

  “你……”

  “唐总。”冀回舟看向唐城壹,“之前的确是一个误会,不管你想不相信,我对栾栾是真心的。”

  栾川,“……”

  这人还真是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演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来啊。

  “现在距离婚礼日期还有一段时间,这期间我会让唐总看到我对栾栾的心意的。”冀回舟再次开口。

  等等!

  “日期?”栾川抬头看向冀回舟,“什么日期?”

  婚礼日期?

  她怎么不知道。

  “是唐小姐,现在在凑备我们两个的婚礼,听说日子已经定了,到时准备给我们一个惊喜。”冀回舟说。

  唐颖茴?

  她又想搞什么?

  订婚的事情也就算了,现在还要凑备她跟冀回舟的婚礼!?

  她跟冀回舟注定会分手的,这都开始凑备婚礼了是几个意思?

  身为当事人,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栾川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气愤,面色也变得不怎么好看。

  “唐总,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跟栾栾就先走了,那边还有点事。”冀回舟说着不等栾川反应过来拥着她朝外走去。

  唐城壹站在身后,直到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内,他才收回目光,看向一旁栾川才吃了几口的饭盒上,脸色说不上是好是坏,晦暗不明。

  ……

  “你放开我。”栾川甩开冀回舟的手,看了一下左右,不悦的开口,“婚礼的日期是怎么回事,你怎么都没跟我说?”

  “刚知道不久,这段时间我们不是没联系?”

  “可是……”栾川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唐颖茴告诉你的吗?”

  “算是吧。”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冀回舟重复栾川的话,状是想了一秒,才点头,“知道。”

  “那你……”

  “她不喜欢你这个忽然出现的妹妹,所以让你跟我订了婚还不够,还想看着你嫁给我这个外界眼中被冀家抛弃、一无所有的儿子,这样她才会高兴。”

  冀回舟说着微微低头,眼底的情绪栾川看不到。可这样的他落在栾川的眼里却带上了让人不忍的“落寞”和从小就被亲人抛弃的“可怜”。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从没这样想过你。”栾川下意识解释,“他们说的话你都别放在心上,你很好,你……”

  “我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冀回舟忽然看向她,“我只在乎你怎么看我。”

  “啊?”栾川红唇微张,“我……”

  “说不出来的话就不说了。”冀回舟说着转身朝一旁走去,“我们今天是来工作的,走吧。”

  栾川,“???”

  她刚才是说错什么话了吗?还是有什么话伤到他了?

  可看他平时不像是这么脆弱的人啊,可此时的背影为什么给她一种……不忍的感觉。

  栾川今天过来其实只是跟这里的负责人做个交接,然后看一下现场的布置,然后回报给公司。

  本来是一件很短的时间就可以搞定的事情,然后就可以回去了。可是中途却出现了意外。

  “这怎么会潮湿?”栾川看着眼前的一幅画,“这样到时怎么展览?”

  本来只是随便看看,却没想到会在好几幅画作上看到一大片的潮湿的浅灰色痕迹。

  “你们都是怎么保存的,怎么能这么不小心。”栾川一边说着一边翻看着那些画作,眉头紧皱。

  这些画的价值现在可是都不菲,这次的展览交给他们的公司,现在却出现了这么致命的问题。

  “我们也不知道,拿出来就这样了……”说话的是个小姑娘,眼看着眼眶红红就要哭出来了。

  “这件事先别对外说,谁都不准说!”栾川面色严肃,“还有,把其他的画都再好好检查一遍,然后把所有有问题的画都找出来放在一起,都小心一点,我去打个电话。”

  栾川说着走到一旁拿出手机给公司打电话。

  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这么大的事情她自然是不能作主的。而冀回舟早在半个多小时以前接到一通电话后就离开别墅了,走之前把这里的事情都交给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