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川回舟渡

第19章 直接点说你就是个孤儿(2000)

川回舟渡 檀栾 2055 2019-07-24 21:51:41

  伴随着对方的咒骂声,马青几步跨过来抬手就想要给栾川一巴掌,却被后者有准备的躲开,也几乎是同一时间马青抬在半空的手被身后的冀回舟握住。

  “这是警局,这位夫人难道想进去坐坐?”

  “你是谁?”男人身上的气势太过于凛冽,马青说着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冀回舟收回手,顺势把栾川揽在怀里。

  马青见两人亲昵的举动,脸上的表情在瞬间变得很怪异,各种神色都有,最后看向栾川,“这是你找的男人?”

  “果然,有了钱勾引人的本事也变大了呀。”

  这话栾川听在耳里很不舒服,不过也无所谓了,从小到大,从她嘴里能听到什么好话。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栾川面无表情的问。

  “你去唐家享福不管栾河,把他仍在警局,我们做长辈但难道不管吗?”

  “是吗?难为大伯母还记得自己是个长辈。不过真的只是因为担心栾河才过来的?”栾川明显不信。

  马青脸色当即一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别以为你现在有唐家给你撑腰了你就能这么跟我说话。你可是我们朱家亲手养大的,你……”

  “栾河的事不用你们管,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趁早回去。”

  栾川打断对方的话,说完绕过她朝警局里面走去。

  “你……”马青在身后气的跳脚,指着自己的老公骂道,“你看看,你看看,我们朱家怎么就养了这么一头白眼狼。”

  栾川恍若未闻,进去后一眼就看到了刚从里间走出来的何律师,而在他的身后栾川竟然还意外的看到了栾河。

  “冀先生,栾小姐,你们来了。”

  “栾河!”栾川快速跑过去,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栾河上下,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他那明显瘦了一圈的面容上。

  前前后后到现在,栾河几乎在里面被关了半个多月。

  “你没事,太好了,太好了。”栾川说着抬手紧紧的把栾河抱进怀里,眼眶在瞬间湿热。

  这么长的时间的担心,现在人被真实的抱在怀里,栾川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回来。

  相比较于栾川的激动,栾河脸上的神情却是很淡。只见他抬手淡淡的把栾川推开,目光扫了一眼一旁站着的冀回舟,然后什么也没说朝外走去。

  少年的背影清瘦单调,却透着倔强的冷漠。

  栾川的手僵在半空中,心脏在一瞬间被人狠狠攥住,传来浅浅的疼痛。

  以前的栾河,不是这样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曾经的那个爱笑、开朗的少年变成了现在这这幅漠然、沉默,甚至跟她都没有一句话……

  是在她被父亲接回唐家的时候吗?

  可是……

  “栾河,哎呀我的栾河啊,你可算是出来了,你都不知道我跟你大伯快担心死,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啊……”

  警局外面传来马青的嚎哭,栾川转头看去,只见栾河面无表情的被马青搂着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冀回舟走过来,“不上去解释解释?”

  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栾川说。

  而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知道,就算解释了,现在的栾河也是听不进去的。

  栾川转头,“这次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

  她没想到冀回舟的效率这么快,栾河这么快就能被放出来。

  “本来就没他什么事,事情解释清楚就没事了。”冀回舟说着对一旁的何律师低声说了几句,后者点头转身离开。

  “我……请你吃个饭吧。虽然你说我欠你一个人情而且也还了,可我还是觉得……”

  “觉得不够?”冀回舟看着她,“既然不够的话,帮我一个忙。”

  “嗯?”

  ……

  两人走出警局,却没想到马青他们还没离开,见两人出来马青快速走过来,“栾川,别以为你帮了栾河我们就会感激你,你是他姐,这是你该做的。”

  栾川不耐的蹙眉,视线越过她看向身后站着的栾河。

  “回了学校好好学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栾川到底没忍住,叮嘱了一句。

  “给你打电话?”栾河从出来到现在总算是正眼看了一眼栾川,“唐二小姐应该会很忙,怎么会有时间管我的破事。”

  “栾河,我……”

  栾河漠然转身,“以后我的事都跟唐二小姐没关系,也不需要你管。”

  话刚说完,身后却传来冀回舟没什么情绪的嗓音,“不要她管?你有本事现在回去继续在里面蹲着别出来。”

  栾川脸色微变,扯了扯男人的衣摆,小声开口,“冀回舟……”

  栾河的脚步微顿,背影也很明显的僵直,却是没回头。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马青脸色不善的看着冀回舟,“你别以为……”

  冀回舟却是看也没看她,目光落在栾河的背上,“想要别人不管你有志气回去别闯祸,让你姐想管也管不了。”

  “不然嘴上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让我不得不怀疑你就是一个叛逆期的毛头小子,其实心里……”

  “你知道什么?”栾河忽然转头,俊瘦的面容上有着一闪而过的恼怒,“你真以为你跟她在一起了就有权利管我了?”

  “没权利。”冀回舟面无表情,“我也没那个闲工夫。”

  “那就少管闲事,这次的事情我也没求你们帮我。”

  “哦,是吗?”冀回舟没什么情绪的眯眼,“你要是怀念里面的生活现在就可以进去找个警察揍一顿,我跟你姐保证不拦着。”

  “还有,你现在没爹没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监护人不是你姐而是你大伯一家。”

  “他们是什么人我想你心里有数,直接点说你现在就是个孤儿。你姐管你是情分,不管你是本分,你没有任何资格在这里说她的不是。”

  冀回舟的一番话说的在场的四人脸色皆在瞬间变得很难看,尤其栾河,几乎可以用愤怒来形容。

  “你别说了。”栾川脸色煞白,拉着冀回舟想走。

  可是冀回舟却没动,嗓音凉薄无情,“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自己做的事情自己就要负责,要是还想继续作死,有骨气就别让你姐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